一木禾 > 独奏诸天 > 第六章:拜师

  平静的日子还在继续,留在紫薇堂的下人们,包括殷十三时不时去了厨房想听听一些可靠的消息,但是却任何新消息都没有。
  殷十三却是发现殷七那人居然也在厨房打听消息,不禁有些莫名,觉得对方那性格应该是死认堂主殷素素所定下的规矩的。
  不知不觉又是几个月。
  日子虽然平淡至极,但是比之以往有些乐趣。
  一是那殷七隔个十天便挑战自己,虽然每次都是失败收场,但是这家伙每次都来,而且在放水的殷十三手中坚持的招式越来越多,每次离去多挂着一丝微笑。
  二是袅儿也是隔三差五便来找殷十三一起前往厨房,听那下山采购完回堂内的厨子每每带来的新鲜可靠消息,那厨子为殷十三无聊枯燥的生活添加一些乐趣。
  三便是,因为大多数弟子外出,巡逻之人减少,而殷十三便开始在晚上一人偷偷练起脑海中的人影武学。因为人影仅仅只有形却未有意,只能靠殷十三的理解逐渐将那些招式化为自己的招式。
  ……
  “殷七,你今天还是继续?”殷十三站在场内,淡漠地瞳孔盯着殷七,面色笑着说。
  殷七没说话,直接点头,瞬间冲向殷十三位置,双招凌厉至极。
  嗯,速度又快了几分,殷十三一旁接招,虽然未曾学习什么轻功,但是将鹰爪擒拿手中步伐分离而出,却是躲闪的轻轻松松。
  虽然殷十三比那殷七小了五岁,力气也比对方小,但是每次都是依着招式上的理解与招式上的连贯,对其见招拆招。
  “鹰爪擒拿手,是杀人的武学,你若不报杀死我的心态,你怎么赢?”殷十三躲过一招后,微笑说着。
  “哼!”殷七稍微停顿一会,便立马摆出‘杀人架势’,虽然眼中没杀意,但那四十五招间竟然威力提升不少。
  ……
  “唉,殷七啊,你又要输了哦!”袅儿在上方坐在一处石阶上,双手撑着下巴说着。
  忽然一句叱呵声。
  “好大的胆子!”声音振聋发聩,使得殷十三与殷七二人迅速罢手,双双跳开。
  殷十三觉得自己双眼有些晕眩,脑中有些晃荡,叮住身子看着身后,却见到一个穿着紫色华贵衣服的李天垣站在身后,一双让人心惊的眼神盯着场上三人。
  “拜见李堂主!”殷十三急忙单膝跪地,低头说道。回头看向身后,发现殷七与袅儿居然还在一脸懵逼状态,似乎没缓过神。
  “咦?”李天垣五十左右岁,外表较为苍老,见到殷十三居然收到自己突然袭来的音波攻击后能迅速恢复寻常模样,虽然那只是自己三成内力,依然有些诧异。
  “叫什么名字?”
  “回堂主话,小子叫殷十三,她是紫薇堂堂主贴身侍女,而他叫殷七!”殷十三神情一愣,见那是数月前的李堂堂主连忙单膝跪地说道。
  李天垣站在原地看着单膝跪地的殷十三,神色颇为满意,又看向已经恢复神智的殷七与袅儿点了点头,喝嗽一声说道:“嗯,给你们一刻钟时间,准备好东西,跟我去天市堂!”
  三人相互疑惑地看了一眼,殷十三直接回了一个礼,便跑向自己所居之地。
  ……
  天鹰教莫说除却教主之外,武功最高者无非就是这天市堂堂主李天垣莫属,李天垣是殷天正师弟,少年时代同属于一个师门,随后与殷天正征战江湖,数十年的光阴跟随其后。
  殷七神色依旧冰冷,袅儿却是手脚有些颤抖,毕竟天市堂的堂主是出了名的严厉,袅儿以为三人犯了什么错误要去受惩罚,想起自家小姐失踪整个紫薇堂的力量都被其余两个堂抽去,不由地害怕起来。
  而殷十三却是心中如此所想:如果剧情没差错,现在的殷素素定然在了那冰火岛之上与那张翠山定居了,而这李堂主又是找我们做什么?刚刚那斥责声,便是内功修炼到深处的方可有的威力吗?仅仅是一句话便可以震得我头脑发胀,那殷天正又是什么功力?那未来的张无忌又是如何?
  殷十三深吸口气,看着四周被云烟环绕的群山,与头顶上的蔚蓝天空,看到天上那飞驰与蓝天的黑鹰。
  来到这番武侠世界。
  若无伟业若无盖世武功?岂不是白来一遭!空空入土?
  ……
  此时四人站在一艘小船上,船尾一个年过六旬的老头撑着船控制着方向,在群山间缓缓向着前方前去。过了大致一个时辰来到了另一座山头处,李天垣带着三人顺着丈宽台阶上去,走了不过半时辰便来到了山腰。
  殷十三侧目看去,发现此处比之紫薇堂那山冷了几分,放眼看那群山下,有着十数天鹰教港口,与数十的哨岗。
  难怪不准许下人出行外面,天鹰教在此建立,就是防止下人泄露,天鹰教在群山之间的哨岗布置,至于弟子那是经历过数年的观察才能准许,前往江湖。
  三人老老实实地跟随着李天垣,进入了一处与紫薇堂面积大小一般的建筑之地。走到一处小型场地,殷十三目光扫视了四周,暗自想着:格局很不一样。
  紫薇堂与天市堂对比起来,好像是女人与男人一般。只看到四周插满了锃亮的兵刃,十八般兵器几乎都有。
  “殷十三,殷七!”李天垣停住身子,背对三人说道。
  “在!”
  “在!”
  “你们两人就加入青龙坛,现在我教被那些武林人士紧逼,人才稀少。我见你们两人天赋不错,不想让尔等埋没,浪费我教之人才。”李天垣说着。
  “殷七,定当竭尽全力!”殷七说着。
  “殷十三全力以赴守卫天鹰!”殷十三说道,想到:去当炮灰?这也不需要你这堂主来请啊!
  殷十三心中疑惑大甚。
  “嗯,有心就好!”李天垣喝嗽几声,一副病老人的样子,看着站在一旁手指交错不知所措的袅儿,说道:“你是紫薇堂堂主的侍女,你可以做你的选择!是在天市还是回紫薇?”
  “…奴婢,就留在天市吧!”袅儿这时候慌了神,在原地踌躇了一会,抬头说道。
  “嗯,好那你去白虎坛!”
  ……
  三人各自走到天市堂几位弟子给他们腾出的住所。
  夜晚,夜晚的星星如同棋盘,点缀在黑幕上,那一散发出皎洁霜白的月光,笼罩着整个天鹰教地界。
  殷十三躺在床,双眼平静地看着天花板,烛光在房间内燃烧着。
  突然换了个地方,殷十三却是有些不适应地方。这时候有人在他门外传来脚步声音。殷十三皱眉,想到:过了辰时天鹰教除却巡逻之人几乎没人在外走动。
  咚咚!
  殷十三一个翻身从床上起来,走至门处,低声问道:“何人?”
  “十三兄弟!堂主有请!”
  哐当。
  开了门,通过月光见到的是一位青年男子,此时对方微笑地看着殷十三。
  “李堂主?”殷十三微微一皱眉,小声问道。
  “是的,请十三兄弟挪步!”青年人弯腰恭敬的说,后又抬起手臂指向那天市堂大堂之地。
  看此况,殷十三虽有疑惑,却没去询问,说道:“好,有劳大兄带路!”
  随即便跟着那青年男子走出,朝着天市堂后方前去,穿过几栋大屋,大致走了不到半刻,便来到了一处大厅。
  殷十三只见大厅内灯火通明,通过纱窗似乎里面还有一个人站立在那窗口一般。当然那只是一个人在屋内烛火火光射影在窗口的影像,殷十三虽有疑问,但依旧径直走去,推开大门进了去。
  ……
  “来了啊?!”
  殷十三进了大厅内,看着四周摆放些奢华装饰,便开始四周大量起来,只听到从隔壁传来声音,便顺着来源走进去。
  “殷十三!”声音此刻面对面听到显得很沉重。
  “拜见李堂主!”殷十三见到那李天垣站在一张座子后,正拿着一只毛笔在一张宣纸上写着字,虽然字迹有些不堪入目,只见那李天垣却是神情认真每个字都是用心写着。
  “你入天鹰教多久了?”李天垣问道。
  殷十三神情疑惑,但是老实说道“五月有余!”
  “你先起来吧,按照我教规矩,你是未习武加入我教,本应该在教内待满七年,才能晋升弟子,方可出堂内堂外。但是我教因为王盘山大会之事,与江南武林各派结仇,更与中原六大派之一武当派有了间隙,这段时日使得江南那些武林人士结义群攻我青龙坛总部。”李天垣因为一心二用,导致在宣纸上的字迹愈来愈难以入目,便收起了纸卷,目光一直在殷十三身上审视着。
  “而我青龙坛与白虎坛弟子死伤众多,特别是青龙坛坛主在王盘山遇害后更是群龙无首混乱不堪。”李天垣说着,将王盘山之事全部说出。
  闻言后的殷十三装作大吃一惊,满怀关心说:“那堂主大人她呢?”殷十三当然知晓那王盘山之事,毕竟那剧情事件,就是简介:死的人很多。
  李天垣见到殷十三模样,暗自点头:这小子,对救他性命的殷素素,倒是有报答之心,我只要将他收服,再用些手段,必然让其感恩戴德!
  原来数月前哪次殷十三练武之时,被李天垣注意到,还有那很早已经注意的殷七,至于那侍女便是顺带的。
  而自己亲自前往,本是去处理些教中事物,但突然见到两人切磋武功,便回想起来。
  而眼前的殷十三更是悟性比之那殷七高了许多,而且更加的成熟。
  “我教正是抵御外敌之时,小子在青龙坛之时定会拼尽全力守护我教!!”殷十三立马正色,一副我教灭我不独活一般,说道。
  “嗯!不错,只是…唉…你资质尚可。”李天垣抚须,甩了衣袖,一副严肃的眼神看着殷十三。
  殷十三暗自在心中无语,说道:“请堂主明说!”
  “唉,我一生无传承衣钵者,虽然生的那不孝子二人,但二人着实不争气,我李天垣纵横江湖三十多载,却是落得个无传人的下场。”
  见那李天垣说着,那眼泪从眼眶中制不住一般,配合那即将踏入江湖英雄晚年形象一般,殷十三心中一笑:看是弄懂了,原来是让我加入青龙坛后,便拜师啊!不过,我记得天鹰教教规有一条是,凡是坛主以上收的弟子,必须得经过教主认可,否则一律作废。
  “堂主神功盖世,请堂主收十三为徒!”殷十三叩首说着。
  “起来起来!”李天垣一脸欣慰,态度好了许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