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独奏诸天 > 第十三章:袭击行动

  胡以儿先是在殷十三房间用完餐后,擦了擦嘴巴的油渍,听到有人说是堂主喊他问话,胡以儿缓缓思绪小会。便跟着一个教众来到李天垣的房前。
  只听到里面传出大骂声,说道是:废物,滚!
  胡以儿平复一会心神,便推门而入。第一次见到李天垣那模样,心中一震,只见李天垣此时披散在身肩的发丝被内力吹鼓飘散在空中,仿佛是狂怒的狮子一般,胡以儿心中暗暗叫苦,自己从未想过殷十三的师傅的内功竟如此深厚。自己要是被发现身份岂不是死定了,手心不由的出现一层细汗。
  “师傅!十三回来了!”胡以儿硬着头皮说着。
  “嗯,你们滚!”李天垣对着跪在地上的教众怒喝道,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盯着殷十三,轻声说道:“找到什么线索了吗?”
  “回禀师傅,徒儿在扬州城四处巡查,却是没有见到可疑人!”胡以儿急忙想着邱开跟他说的内容重复一遍。
  “你!也是个废物!”李天垣怒喝着“我天鹰教在这扬州城已经快呆了一个月了,什么都没查到?除却天生神力,还有什么?!”李天垣极力克制自己大声怒吼,自己两个儿子莫名其妙被杀,自己这个当父亲的什么也查不出,到底谁是杀人凶手。
  “不过我问你,你开始去见的女子是谁?”李天垣忽然问,眼睛内充满询问。
  “额……这个…师傅!徒儿那时候只是好奇,就想去瞧瞧放灯场景!”胡以儿心中一惊急忙说道:“我也不知那女子是谁啊?!”
  “是吗?我可是听人说对方使出的可是峨眉剑法!”李天垣冷声说着。
  “啊?弟子真不知啊!”胡以儿一懵,心中忽然想到自己施展轻功来到那船上。女子竟也不怕,但是自己确实不认识额,没想到这居然是峨眉派的人。
  峨眉派的弟子也有相思的人,那女子面容绝美,是一种出尘的气质,与自己曾浪迹天涯时见过的一些胭脂俗粉有着天差地别。
  而胡以儿从李天垣嘴中说出的话语,便知晓李天垣派人去打探过,难怪殷十三要自己假扮他。
  胡以儿急忙说着:“弟子只是听闻今日七夕见那长江上灯火,心中不由神往,便随便跳入一船中,弟子并不知晓那是峨眉弟子啊!”
  李天垣眼中疑惑,但想了一会,好像的确是巧合,李天垣平复心情,说着“十三,为师怀疑你,你不会……”
  “额,师傅您怀疑十三,也是合情合理,十三哪敢有心。”胡以儿不由地心中暗自叫苦,自己说的越多便暴露的越快,心中想到这个邱开怎么还不来?!
  李天垣说道:“唉,为师累了!你…先…”
  正想回去休息的李天垣,忽然感到窗外有些吵闹,似乎是打斗声音。话音刚落下,李天垣神色一变,猛然抬头看向窗户之外,只见两个天鹰教弟子胸膛下凹进去,被人击飞破窗摔入,重重地落在地上,生死不知。
  胡以儿一见心中不由地一喜,看来邱开来了。看着破窗处装作怒气冲天一般呵斥道:“是什么人?”
  “嘿嘿,你爷爷!”胡以儿面色一黑,看到那魁梧身材带着面具的黑衣人走进房内,便是邱开无疑了。
  “大胆竟敢闯我天鹰教之地!受死!”胡以儿呵斥道,已展开攻势。
  一旁的李天垣眼瞳带着怀疑看着殷十三身上,他从未见过殷十三大声叱呵过,又见殷十三与那人过招没用鹰爪擒拿手,只是一些江湖散招御敌,心中不由有些疑惑与猜忌。在戒备黑衣人的同时也防备着胡以儿。
  身影在房内交手,数十招过后,邱开一掌击在胡以儿胸膛上,将胡以儿打出船舱。胡以儿嘴上流出血迹,心中骂着邱开下手真狠。但发现自己还不够重伤,似乎还有一战之力。立马借助影响了李天垣视线的障碍物,一掌打在额头上,顿时眼冒金星,晕了过去。
  李天垣见到殷十三被击飞战败,依旧面色不变,站在原地看着穿着黑衣蒙着脸的邱开,沉声问道:“鼠辈你这是何意呢?”
  “杀你这个老杂毛而已!”邱开哈哈一笑。
  李天垣闻言,面色阴沉,双眼布满着杀意,看着邱开,说道:“阁下莫非与我有仇?”
  “哼,你李天垣当年害我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今日我便要将你送入地狱轮回!”邱开悲戚地指着李天垣大喝。
  “原来是仇杀,本堂主倒是不记得你是何人?若是摘开面具,本堂主倒是会记起你。”李天垣镇定地说着。
  “嘿嘿,你这个半脚入棺材的家伙死到临头了,还这么心思?”邱开冷笑,说罢便抬手化掌冲向李天垣而去。
  “哼!”李天垣运起身上的内力与邱开相对一掌,却是感到自己手臂发麻,急忙退后数步,每次后退一步踩碎了地面的船舱地板,心中说道:好大力气,莫非这人便是杀子仇人?
  却是邱开见此,立马跟上,使出自己神力配合的殷十三所授掌法打出。两人不过交手十来招时间,整艘船的天鹰弟子已经发现了此处的异动,百来名弟子皆是收拾着箭宇,纷纷靠向声源之地。
  “哼,我倒要看看你是何人!?”李天垣,心中杀意大开,瞳孔布满了血丝。招式不再是重伤对方为主,而是将目标放置于邱开脸上的面具。李天垣鹰爪擒拿手,变化莫测,招招带着碎石的威力,鹰爪在内力催动下,屡次抓破邱开衣衫留下数道血痕。
  “哼,留下命吧!”李天垣双眼布满血丝说着:“杀我利儿,是不是你策划的?是否还有合谋者?不然我教你生不得死不能!”
  “我倒是打算把你那废物儿子们一起杀掉,鬼知道你那小儿子不需要我出手,却是被老天收掉。你知道我有多么遗憾吗?我本想擒住他们来个凌迟,或者五马分尸!哈哈!”邱开大声说,想彻底激怒李天垣。
  “好好!待我擒住你,会让你尝试一下凌迟与五马分尸!”李天垣已然被气得胸痛此起彼伏,李天垣使出的鹰爪擒拿手果然不同凡响,顷刻间在邱开腹部抓出数道血痕。
  “哈哈”邱开哈哈一笑,一掌击向李天垣,却见对方一个闪烁躲开。
  李天垣使出的鹰爪擒拿手虽不如殷天正那般练得登峰造极,却是非常的狠厉,只在使出鹰爪后不过数十招后便将邱开抓到血淋淋全身皆是触目惊心的伤口。
  这家伙当真厉害,邱开想到那殷七的鹰爪跟李天垣比起来,简直就是鸡爪啊。果然江湖一流好手,都不是吃素的。
  邱开心中一怒,想到制定的计划,直接用蛮力打出一掌想和李天垣直接硬碰硬,却是听到噗嗤一声,自己手掌被李天垣一记厉爪抓穿,邱开看到自己手掌内森然的白骨,忍住强烈的痛意。
  邱开不敢再恋战,不然自己绝对会被留下。一击重掌拍向李天垣脑袋,然后拍在一半却是停住,急忙转身向身后的船舱外逃去,中途单掌击飞来支援的数人后,一用力跳入江面上,说道:“李天垣老子便先留你一条狗命!”
  邱开落在江面上早就放置好的一艘游船上,拿起船桨朝着另一个方向划去。
  李天垣见到虚招,冷笑说道“重伤之躯,以为你能逃吗!?”声音用着内力传遍大船上下说道:“所有人,追击此人!抓活的!”
  说完便将身后一处门板扯下,用力扔向江面,邱开回头看到不远的飞来的门板,心中立马知道李天垣打算借助门板作为踏板,飞到自己船上,立马加大力度疯狂使着船桨,加快小船划的速度。
  李天垣纵身跳跃离开了大船,即将落在江面上时施展轻功,脚踩数次江面,在江面上划出数丈,稳身落在门板上,运起全身内力催动这木板前行追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