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独奏诸天 > 第三十三章 八臂神剑方东白身陨

  阳晖楼在临安算得上是一个大酒楼,毕竟高达七层,高度有着八丈之高。
  而此时阳晖楼下挤满了围观老百姓,皆是仰头看着阳晖楼五层时不时飞出的木桌椅子,时而掉下碗碟落在地上撞碎。围观人群看着上方指指点点,交头接耳相互传送消息。
  “上面怎么了?”
  “好像又是江湖人闹事情!”
  “我记得前几个月阳晖楼发生了一次,嘿嘿这次又要来一次吗?这得一次要陪多少,我看别整栋楼都垮了!”
  ……
  阳晖楼五层内。
  殷十三双足控制着坐在椅子的自己,在五层楼内四处移动,一脸玩味地看着满头大汗的阿三。
  “阿三,算了吧!”王保保在不远处墙角看着四周倒乱在地上的破碎的桌椅出声,现在是个傻子都能看得出,殷十三武功高出阿三太多,王保保现在很想拉拢殷十三为朝廷效力。
  “我还想再一试,能不能把这位李先生逼下座位。”阿三沉声说着。“我出身西域金刚寺,苦修四十年,就不信不能将你椅子上打下来!”
  “好啊!”殷十三对着阿三勾了勾手指。
  阿三一怒,胸膛剧烈起伏,大口呼气喘气,一双虎目怒视一直戏耍自己的殷十三。上前猛然一脚踏在地板上,阿三一脚深入木质地板内,运足全身气力朝着殷十三一踢。
  嘣!
  木板被强大的力量,从地面上分离,如同波浪朝着殷十三涌去。
  而殷十三因为木板起伏遮盖视线缘故,前方失去阿三身影。不过立刻发现在左侧不出一丈位置,阿三面部凶神恶煞,其胸腔凸起,殷十三见状心中莫名。
  “不好!是狮子吼!”远处观战的方东白急忙捂住王保保双耳,而一旁的阿二也是快速捂住赵敏耳朵。
  吼!
  不是短暂的一声吼,而是雄浑且连绵不绝的怒吼,阿三仿佛是一只发狂的狮子,对着殷十三耳朵处怒吼而出,发出阵阵音波。
  地板开始出现犹如蜘蛛网般的裂缝……
  阳晖楼外的围观群众,听到此道巨吼纷纷本能反应捂住耳朵,却是有不少人鼻子耳朵已经开始流出鲜血,不一会儿站在阳晖楼外的围观人群已经有了一半倒在地上。
  阿三见到微微失神的殷十三,心中一喜暗道:得手了。
  随后身形冲向殷十三,施展出大力金刚指,一击猛然打在殷十三心脏位置处。阿三见自己已经得手之时,微微露出冷笑,教你耍我?
  阿三知道此人武功高强,就算比自己高又怎么样?死人永远没价值,阿三在汝阳王府这么多年还不知道规矩,王保保会为一个死人而怒火迁于自己?况且还是一个刚刚认识的人!?
  阿三一脸笑意抬头,顿时间一副见了鬼的模样,想撤退发现自己的手指已经黏在殷十三的胸膛上一般,任凭阿三用力也扯不下。
  殷十三面色平静,阿三对上殷十三的眼睛,只见殷十三双瞳微微转动,眼神中充满杀意,随即站起身,而坐着椅子化为粉末,说“真没想到你居然会佛门狮子吼?”
  “刚刚你这一掌似乎是朝着我心脏?可惜还未破防。”殷十三居高临下得看着还在拔自己两根黏在殷十三胸膛手指。
  阿三恐惧地看着殷十三。
  “李先生请住手!”王保保恢复神色见到殷十三一副带着杀意,而阿三在那破口大骂,立马急声大叫。
  “黄泉涌”殷十三双目骤然一凝,体内那江河内力疯狂翻涌,顺着经脉汇聚在胸膛心口。
  轰!
  阿三手臂肩膀被殷十三那道内力锁住,直接被殷十三震飞,鲜血四溅,阿三捂着断臂血口在地上打滚着,不一会儿地上流满鲜血。随即殷十三身形如同幻影,一只脚踩着阿三脑袋。
  “放开我师弟!”阿二怒喝着随即冲向殷十三,他没想到一个平常的比拼会是这样的结局?看着自己师弟满脸痛苦却被殷十三单脚踩在脚下,心中万分难受。
  “好啊!”殷十三笑着,却是让阿二全身寒颤,在阿二视线中,殷十三运起一脚朝着阿三脑袋一踢。
  头颅猛然崩断,带着血线飞向对面的阁楼内。
  ……
  “阿大帮忙!”王保保怒吼,阿三可是汝阳王在江湖上用了很大的代价才招揽的一流好手,这般死去。父王知晓岂不是要雷霆震怒?
  “先是阁下舍妹无缘无故出手,第二次你让阿三出阵拂本座面子,最后一次,这不知几斤几两的废物也妄想用诡计碎本座心脏?”殷十三与阿二双掌对撞,瞧着向自己攻来的方东白,缓缓说道“本来不想与你们为敌,但是你们偏偏要找死。”
  王保保双眼阴沉如水,冷哼一声,拉着赵敏往楼下走去,此刻三个武功高手交战,自己最好小心为妙。
  “杀!”阿二红了眼睛,全身内力暴动,欲要将殷十三大卸八块。
  “阁下这次不能了事了!”方东白与阿二阿三这两位出自西域金刚寺其实并无多少情分,说道。
  “了事?”殷十三眼神轻蔑地,看着方东白二人,不以为然“你自身难保,还在在这奉劝我?”
  说完殷十三便与二人交手起来。
  阿二身材略矮,头顶心滑油油地,秃得不剩半根头发,阿二神速如电,拳到中途、左手拳更加迅捷的抢上,后发先至,直轰殷十三面门,招术诡异至极。方东白乃是丐帮四大长老之首,一手出神入化的剑术,这时只听得楼中嗤嗤之声大盛,方东白剑招凌厉狠辣,以极浑厚内力,使极锋锐利剑,出极招术精妙。
  二人知晓殷十三非等闲之辈,皆是使出十成实力,三人交手速度极为快捷迅速,若是一旁有观战者,定会眼花缭乱。
  轰轰!拳对拳。
  荡荡!掌拍剑。
  转眼间,殷十三接过二人二十招左右,招式朴实无华,但每招每式劲道足以轰穿石板,更是内力辅佐。
  殷十三见这二人武功皆是比黛丽丝高出些许,想到难怪阿三在原著中可击杀空性神僧。
  嘣!
  三人将战场转移。
  三人飞出了五楼层,借助大街四周楼房屋檐作为借力点,三人便在大街空中交手。无数百姓见此面色惊慌,皆是夺路逃跑,有的直接躲进了附近的店铺中,偷偷探出眼睛瞧着。
  而一些正好逛到此处的江湖中人,都是拔出兵刃护着自己,站在原地眼神羡艳的瞧着空中不断交错出招成幻影的三人。
  “师傅,您说你有这么厉害吗?”一个弟子看着空中,问一旁的师傅,那一旁的师傅面色抽搐摇头。
  王保保与赵敏呆在远处观战着,王保保见阿二与方东白还未拿下殷十三,微微皱眉随后放出一个烟花。
  王保保决定驻扎在外的数百名元兵进城再说。
  “嗯?”殷十三见到不远处王保保,释放烟花,想到莫非是有军队在此?
  “还不受死!?”阿二怒吼。
  “哼!”
  殷十三顷刻间出招速度加快,一掌拍在方东白剑刃上,震得方东白从空中飘落,站在地上不过一刹那间的方东白,只听到阿二一声惨叫,还在缓和体内冲荡的劲力时的方东白猛然抬头,见阿二已经被殷十三一拳打在胸膛之上,胸膛瞬间凹陷,阿二眼珠子凸出,从空中飞倒在地面,便无声息。
  殷十三从空中落下,稳稳地站在地面上。
  而方东白一脸惊骇,呼声“主人快走!”方东白此刻知晓了原有,看得三人交战不分上下,实际上殷十三压根没用全力。
  远处的王保保看得汗毛倒立,急忙拉着赵敏向临安城外跑去。
  “没想到,八臂神剑居然这么忠心!”殷十三跨过已经被自己震碎心脉的阿二尸体,边走边说着。
  随之着八臂神剑称呼一出,方东白微微窒息,而四周正在观战的江湖中人皆是震惊不已,武林中对于八臂神剑方东白可是如雷贯耳。
  “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方东白本能的退却一小步,面色惊骇却又不解。
  丐帮的没落,自己为了一展武功与抱负,装病去世,假死十年,加入了汝阳王府。除却汝阳王与王保保之外,没人知晓自己真正的身份,此刻的赵敏也不知。
  “嗯!?”殷十三见已跑远的王保保二人,不再回答方东白。
  这时候,是殷十三第一次在这个世上全力出手,当然除了那只灵活的猿猴。霸道的内力传入双掌之间,身子向方东白爆射而去,速度骇人,在空间上形成一道狂风,方东白本能将剑刃抬起,抱着雄浑战意,朝着殷十三使出平生最厉害的剑招。
  “去死!”方东白大吼!
  便是朝着殷十三出剑,剑光在空间闪烁,此刻方东白的剑招化作数十剑刃一般。
  但在方东白的眼中,自己的剑刃一瞬间被那只袭来的手掌轰的粉碎,突破宝剑碎片的那一掌狠狠地劈在自己的胸膛之上,刚欲想说些什么,随后听到体内五脏六腑噼里啪啦的碎裂声音,最后感到心脏破碎,体内的半数血管全部炸裂,血液充斥着体内每一处,最后血液从喉咙流至嘴处涌出。
  厚茧的手掌一松,长剑咣当一声,掉落在地。
  八臂神剑方东白纵横江湖三十余载,有失败有荣耀有艰辛有……最后身陨临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