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独奏诸天 > 第二十六章:来到蝶谷的袅儿

  张无忌数日来,没日没夜的忙碌,为胡青牛采取药材,为那些居然搭着草棚,给天鹰教重伤之人送药着。
  “各位前辈,请用药!”张无忌不忍直视那闻起来香味四散的美食,便看向一旁递给一个天鹰教弟子。
  ……
  张无忌在称药剂的时候,忽然外面又吵又闹,就算是以着张无忌老实性格有时候有些性情暴躁起来。
  “你们吵什么吵?”张无忌跑出来大声怒斥道,你们不知道胡先生已经得了天花吗?还如此打扰胡先生休息!
  “不是我们吵啊,有着一群人居然找我们的茬!”一个天鹰教面庞肿大无奈说。
  “是谁啊!?”忽然听到吵闹声,每天采药煎药的张无忌,此时也有些火气,一脸不高兴的问。
  “神医救命啊,外面有一群人打我们啊!他们这是算是病人吗?救命啊!”求救声从蝶谷外面传来
  那天鹰教弟子一脸尴尬,眼珠子一转,说道:“小神医,你放心,外面的事情我们包了!”
  “啊!”张无忌一脸迷惑,迷茫的看着那人说“咋包了?”
  一开始这些弟子在蝶谷外搭建一处草屋,一边喝着张无忌送来的稳住伤势的药,一边懒洋洋的躺在枯草上晒着太阳,就这样慢慢的过了几日,而胡青牛也已经治了好了数位天鹰教教众。
  然后突然从蝶谷外面跑来了十数号人,那惨样吓到了天鹰教教众。特别是一位全身皮肤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皆是被自己手抓烂,似乎是奇痒无比。另外来人皆是面色痛苦,把自己的兵刃当做拐杖朝着胡青牛居所走去,而看到一群呆呆地看着自己一行人的天鹰教教众,也不晓得哪个直接骂:看什么看,滚一边去。
  不说还好,天鹰教教众也只是怀着好奇,这一句:滚一边去,立马点燃了无脑邱开手下玄武坛弟子们的恶意。
  …然后的画面便是,有几个吃药伤势好的快一点的天鹰教弟子就在外面殴打这些前来求医的武林人士。
  “哎?你们快看这里好像有个大美人啊!?”一个天鹰教弟子一拳把中旬道人打趴在地上,目光一扫看到在这一群身后人,居然站着一位女子,女子样貌美丽。而其牵着身旁一个年纪不过八九岁小女孩。
  小女孩眼珠内充满畏惧小眼睛却生生地看着倒在地上吐血的中旬男子。而女子面色苍白,显然好像是受了重伤。
  “娘亲,我怕!”小女孩躲在女子身后。
  “不悔不怕,娘亲在这!”纪晓芙轻拍了小女孩背部,眼神警惕着看到自己双眼放光的天鹰教弟子,轻声说着。
  ……
  伤上加伤的武林人士,看向天鹰教的弟子眼神有些躲避。不敢再招惹,心中怒气交加,想到等自己伤好了再出来算账,便陆陆续续进了蝶谷中。
  张无忌对于外面发生何事随好奇,但因要把控煎药火候,便没出去瞧具体发生何事。当张无忌提着两壶热气滚滚的药汤时,看到外面来了十来个江湖之人,张无忌见其着装,似乎都不是同一个门派势力,心中不由地好奇。
  这时候在张无忌审视前来的人群之时,徒然见到一个熟人,一个自己的长辈。惊喜大于疑惑,差点喊出:纪姑姑,我是无忌。但立马反应过来,太师傅再三告诫自己千万不要暴露身份给他人。
  张无忌眼珠子,瞧着跪在地上的武林人士不断哀求着:医仙救命!
  此时的张无忌才仔细观察着来求医的伤者,见到他们这般模样,心中一凛,说“你们是何人?”
  “武林同道,求见医仙胡先生!求求他老人家救我等一命!”一个汉子头上包裹着绷带,跪在地上,说道。
  “各位来的不巧,胡先生在前几日得了天花,自己都已然难保,至于蝶谷外面的病人们,胡先生也交予小子我看病!”张无忌说,外面的病人们指的就是天鹰教一众之人。
  “小医仙,请你求求医仙啊,我等奔袭数百里,命在旦夕,恳求医仙出手!”汉子急忙磕着头“若是不出援手,我等人皆是必死无疑啊!”说完便是身子摇摇欲坠,喷出一口鲜血,躺在地上,期待的双眼瞧着张无忌。
  张无忌皱眉心中有些不忍,但是的确胡青牛此刻患病在床,想到胡青牛立下的规矩,问道:“你们是何门何派!?”
  “我华山派鲜于通弟子!恳请小医仙劳烦通告胡先生!”汉子已经完全支撑不住,虚弱的说。
  而张无忌一个个问道,发现几乎都是武林正道之人,却是没有一个明教之徒,心中甚是疑惑。
  张无忌小心地把目光投向坐在一旁等待的纪晓芙姑姑,心中一时间拿不定注意来。
  “好,你们先等一会,我去问问胡先生。”张无忌说着,再三决定下,还是进茅舍问一问胡青牛,该当如何!
  ……
  而在山上的殷十三,淡漠的看着以下的场景。眉宇微微皱起,忽然殷十三目光徒然间一凝,在蝶谷的入口处来了一个女子,这女子便是——袅儿。
  她怎么会来这?殷十三想着,忽然想起在殷素素离开时,袅儿也跟着她前去,没想到她居然知晓张无忌的行踪,殷十三不由地惊奇,原以为除却自己这个剧情知晓者、常遇春、张三丰等人,这个天鹰教侍女居然也知晓。
  “我去?咋这么多人了?”殷十三耳边响起邱开的声音,只见邱开用衣服包裹了许多野果外加一只野山鸡。殷十三接过一颗果子,在衣袖上擦拭一番,便吃起来。
  “才去了一个多时辰,怎么多了这么多人!?”邱开蹲在一旁看着下方的景象,忽然看到袅儿时,邱开惊咦片刻说“那不是陈岁远身旁的侍女吗?”
  “小声点!”殷十三扫视了邱开一眼,说着。
  “大人,那我们还继续吗?按照你说的除却张无忌其余都杀了!”邱开眼中闪着,显然被杀之人也已经加入了天鹰教教众。
  而现在多了一个袅儿。
  殷十三躺在草地上本欲点头答应,但忽然听到陈岁远的名字,眼中瞳孔微微闪烁,说:“不了!”
  殷十三想着数年前袅儿跟随殷素素离开,莫非是陈岁远当时在大船上示意袅儿跟着殷素素,倘若是真的!看来被我和殷野王打压的陈岁远,倒是没闲着啊!想不到着陈岁远把注意也打到了屠龙刀之上。不怪,武林中人谁不惦记着那屠龙刀呢?
  一开始,殷十三准备套张无忌的话,说实在话他并无把握,毕竟自己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和张无忌待过的袅儿不一样啊。还有过不了多久便会来的金花婆婆,嗯紫衫龙王黛丽丝。
  黛丽丝是波斯明教之人,乃是圣女身份。本来黛丽丝是波斯明教派来偷取中原明教乾坤大挪移心法,但因为黛丽丝因为与银叶先生结为连理后一股脑也忘了,又加上身为圣女身份失去处子之身,本应该受到波斯明教刑罚。因为她隐姓埋名,导致二十多年来未被波斯明教找到。
  心中不由地想出一个全新的计划。
  若果袅儿并不是陈岁远派出,那只要告诉前来的金花婆婆张无忌身份,自己再施加一些方法将她的身份道出,估计这位黛丽丝或许如同原著一般,会急匆匆地夺取屠龙刀,保全性命。
  殷十三呵呵一笑,而一旁邱开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一副莫名其妙地表情看着殷十三。
  “袅儿姐姐!你来了啊!?”张无忌看到蝶谷外的妙影,心中一喜,放下医书,跑过去为其提着几只篮子。
  袅儿刚刚踏入蝶谷之时,先是见到正在喝药的天鹰教教众,眉宇微微一簇,柔声问着“怎么来了这么多武林中人!?”然而一些天鹰教弟子,似乎有几人见过袅儿,但是没有出声询问。
  “啊!我也不知道,就是这几日突然到访的!”张无忌说着,一脸期待的看着袅儿的脸蛋。
  “嘻嘻,瞧你的样子,谁叫小姐临终前让我照顾你呢?!这次我帮你带来了不少好吃的!”袅儿牵着张无忌的手,坐在一旁把篮子揭开,一阵肉香味飘出。
  而一旁的江湖人士,看着篮子内的食物,皆是咽了口口水,而一旁的纪晓芙身旁的杨不悔,顿时间就哭了起来,嚷嚷着要吃的。而纪晓芙一脸尴尬,倒是张无忌撕下一大块,用葱花各种料理腌制的鸭腿,走到杨不悔面前,递给对方。
  杨不悔眨巴着眼睛,瞧着身前的张无忌,一手接过,笑嘻嘻说着:“小哥哥,你真好!”
  “不用!待会就帮你娘亲治疗。”张无忌说着,其实最初听到杨不悔喊纪晓芙为娘亲之时,张无忌心中甚是愤怒,他知道纪晓芙是他六师叔的未婚妻,但可是这小女孩哪来的?我那师叔还未结婚呢!
  “谢谢,少侠!”纪晓芙面色露出微笑,显然纪晓芙也未认出张无忌,轻声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