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独奏诸天 > 第四章:扬刀大会开始

  清晨,红日还未从天边升起,但是天鹰教教规所言,凡是本教习武之人皆应该卯时起床习武。
  殷十三推开了房门,盯着一双黑色眼眶,走向昨日学习武学场地。昨日那梦境内容,依然是清清楚楚在心中脑海不曾散去,那超出十一招式之后的鹰爪擒拿手,在殷十三满脑子困意下,就是以为那是梦境中,自己脑域未曾睡觉的神经胡乱编造成的,让殷十三疑惑地便是这些招式,只要自己愿意去回忆,便可以从记忆中回想起来所有的招式变幻。
  来到场地上,只见殷七几人站在一处,殷十三便知道对方们也是在等待着,但是此时却是卯时时分,太阳刚刚突破东方天空,逐渐将耀眼光芒洒到群山密林中。
  “来了啊!”殷七笔直站着,眼神淡漠至极,看到殷十三说了一句便不再说话。
  殷十三只是点了点头。
  却见那殷七每次来一人,便是‘来了啊’,顿时间让殷十三觉得毫无诚意之感,不过并未放在心上。
  于是乎,全部之人到齐。殷七吩咐了今日的清晨训练任务,便叫出了殷十三,继续教导鹰爪擒拿手。
  殷七先是要殷十三将昨日学会的慢慢演练一遍,却是发现对方过了一夜,并没有忘却招式,只是以为对方晚上应该是加紧了练习,便是教导殷十三,十一招后之外的擒拿鹰爪手法。
  看着身前演练鹰爪擒拿手的殷七,殷十三却是眼神愈来愈震惊不已,这不就是刚开始那个圆月上最先出现的人影演练的鹰爪擒拿手吗?
  殷十三顿时心中大为疑惑之时心中一种喜悦出现,小心翼翼的环顾四周,却是发现四周之人并未注意自己。
  殷十三依照殷七所授的武学招式与回忆起圆月上人影演练,比之昨天用时少了一半之多。这让神情冰冷的殷七有些震惊,殷七其实对殷十三的天赋极其的羡慕,但其生来性格偏冷,并未称赞殷十三的领悟能力。
  殷十三见殷七已经自己在一旁开始演练鹰爪擒拿手,心中暗道:难道这小子不教了?
  殷十三知晓天鹰教对于教导武学规矩,偷学武学招式与内功心法者,废其内力挑断手脚筋。一想到紫薇堂只会传授到四十五招,不禁有些郁闷,那岂不是自己只要学了那圆月之上人影的武学被发现,那不就是一个惨字收场。
  不知不觉又是一天过去,殷十三看着天际红霞后落日,随着殷七一声:今天到此为止,明天继续。
  殷十三见殷七就要回房休息,于是立马跟上对方,喊住对方。
  “殷十三,你有什么事情吗?”殷七现在是十五岁比之殷十三高了一个头,看着前方拦住自己的殷十三,配合语气有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见此,殷十三都也没多想,只是面色有些尴尬,问道:“殷七,你现在修习了内功吗?”
  殷七一怔,随即摇头。
  殷十三心中不由地有些失落,心中想到慢慢来。
  “内功心法是任何势力的珍贵之物,即使是普通的心法,也是不会外传的!”殷七说道。
  殷十三叹了口气,刚想说声:我好奇问问,没什么事情了。
  “不过我们是小姐的护卫,在紫薇堂待满七年之后,可以修习内功。”
  听到殷七的话,殷十三嘴角一抽,七年!?
  ……
  吃完紫薇堂为学武之人配置的肉质食物后,便回到了自己的房中。便想起殷七的话,暗自想到:想学到内功需要等待七年,而在昆仑山那有本九阳真经。
  一想到这,殷十三坐在椅子上苦笑摇头,这里地处江南,靠他一个人前往昆仑山脉寻找一本九阳真经,简直是天方夜谭。别说在那白雪皑皑的山地寻找了,或许还没到昆仑山脉自己就死在路上。就算自己侥幸到达了昆仑山脉,自己势单力薄又如何寻找。
  深深一叹后,紧紧地关上了门窗,准备练一练那脑子中的招式。殷十三便独自一人在屋内演练着,每招每式都不敢用力,防止被人察觉到,练了半时辰,便停止了。
  在屋内练习怎么行?鹰爪擒拿手本是一门刚猛凌厉的武学,我在屋内如此畏首畏尾地,怎么练的出来。还是要找个没人地方,才能百分百研习方可。
  殷十三想到,看了看床。心中想到昨日的梦境,不知道还会不会出现,心中一动,便躺在床前。
  试一试,提前睡觉。
  第二日,第三日……
  日子就这样过去,殷十三每晚再也没梦到那奇怪的梦境,日子一久殷十三便不再期望那梦境出现,能教会自己高深内功心法。
  除了与殷七一群人学武之外,在天鹰教生活便没有任何事情,殷十三形容就是一个字无聊透顶,虽然每日气力逐渐再增加,但是让殷十三在安逸的环境中感到生活上的疲倦与厌烦。
  那鹰爪擒拿手前四十五招,殷十三已经学会,配合印在脑海中的人影招式,甚至可以招招融会贯通,招式转变间没有任何拖泥带水,虽然力气小,但对于鹰爪擒拿手的要义领悟比之旁人要高出许多。
  三个月后。
  除了第一次见到殷素素外,殷十三便再也没见对方过。
  殷十三结束了今日枯燥的演练生活,听到天上一道鹰啼,便抬头看着天上一只突破蔚蓝天空的一直老鹰,向着紫薇堂后房方的教主居住所在的山峰飞去。
  这几日鹰啼之声颇为频繁,殷十三回想起记忆中,要么就是屠龙刀出现,要么就是王盘山扬刀大会了。具体时间殷十三也记不清。在紫薇堂内,他们这群人都不能随意离开,有两次殷十三跟紫薇堂一位管事说起此事想要请个假离开天鹰,便遭到对方口头上教训。
  紫薇堂建在一座山地,但因为不能出紫薇堂,殷十三压根不敢练记忆中的四十五招后的鹰爪擒拿手,在紫薇堂中,不管是白天黑夜都会有弟子巡逻。
  还有一次,殷十三打算在屋内练习,但还没一刻钟,便巡逻之人直接强行推门而入,门都没敲。幸好当时殷十三反应很快,连忙收住了招式,才没被发现。
  ……
  “堂主大人!您回来啦!”
  殷十三一愣,回头一看,就见到一个站在圆形拱门口处的殷素素,而殷素素一脸风尘,眼睛中带着一丝疲倦之意。
  殷素素见到那群少年们面上带着一丝笑容,说道:“今日练完了?”
  “是!”少年们回答。
  殷素素目光看向殷七,带着一丝询问。
  殷七从队列中踏前一步单膝跪地说道“禀告堂主大人,这段时日大伙都训练地很好,在练武上任何怠慢!”
  “甚好,练武是循序渐进地,现在你们是打磨身躯筋骨的时候,修炼内功才能精力充沛,继续努力。”殷素素说道,便走向自己堂主居所,走至不到十步,便顿足。
  殷素素突然回首看着一群少年们,说道:“看你们在堂内生活也有些枯燥,过段时日我教会在王盘山那召开扬刀大会!便带上你们罢!”
  闻言一众少年目光相互看了看,都是看到对方的疑惑之色,诠释着这一众少年们并不知晓什么是扬刀大会,不过能出这紫薇堂想来是很开心,立马面色带喜色,急忙对着殷素素,说道:“听堂主指令!”
  而殷十三一脸懵逼,心中一震:“去王盘山,怕不是被谢逊那一声狮子吼震死吗?得找借口!”
  “堂主大人,殷七因为昨日练武时,不小心伤到右脚筋骨,有些行动不便……”殷七突然跪地低头说道。
  殷十三双眼微眯,看着殷七。心中思绪万千,第一个想法就是难道这小子也是和我一样是穿越过来的不成?
  “哦?没多大事情,就带你们在一旁见识见识!你若不想去也可以!”殷素素点头说。
  “堂主,我……”殷十三连忙说话,他可不希望再有人在他之前说不去,免得自己请求时,使得殷素素一个不高兴,命令全部得去。
  “十三?”殷素素突然目光一动,心想道:几个月不见,居然了忘了这小子了!
  “属下在!”殷十三说着。
  “有何事情?”
  “属下想说,属下前几日感到头昏四肢无力,到此刻也是如此……为了在扬刀大会不丢我教脸面,属下便不去了罢!”殷十三说着。
  那群少年们一脸疑惑,想起昨日的殷十三并未出现什么头脑昏沉四肢无力的迹象啊?不过少年们也并未多想。
  “哦,准,我也只是带你们出去见见世面而已,去不去都无所谓!”殷素素声音多少有些不悦,扫视了众人。
  殷十三说道:“多谢堂主大人!”心中不由地舒了口气。
  目送殷素素离去,少年们便相继散去。
  至于殷素素命运如何,他殷十三岂能管?连自己的命运都把握不了,他又如何去相劝对方。免得劝解不成,反倒被怀疑,关进了天鹰教的大牢。
  回到自己屋内,殷十三深深吸口气,对于那绝顶武学与内功,再次有了无穷的向往,回忆起倚天屠龙记中剧情。便在一处屋内找出一支毛笔,一张淡黄色纸张,写下了倚天屠龙记大致剧情走向,将自己能记起的事件,用前世拼音记录着。
  今天突然遇到这件事情,让殷十三有些警觉,为了防止自己忘却剧情,便在一张纸记录下来,预防以后碰到某些剧情,莫要了忘了,好让自己提前占据先机。
  大致用了一个时辰,将所有能记起的剧情,倚天屠龙的剧情便概况在纸张上。拿出一个小盒子,将纸张折叠好,放置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