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独奏诸天 > 第三十二章:赵敏与王保保

  一路上殷十三也早就追寻到了张无忌等人,看到蒙着面出来的黛丽丝,随瞧不出其面上情绪是何?但估计黛丽丝一时半会也无法让张无忌敞开心门,将义父谢逊所在位置告知黛丽丝。
  ……
  而在殷十三兴致勃勃地看着以下的场景之时,忽然一手掌放在座子上一块碎银子,说道:“买座!走与不走?”
  殷十三一愣神,瞧见放置在桌面的手掌皆有着厚茧显然是个练家子,呆在这种临安人流极度繁华地段,殷十三也没时刻观察与警惕四周来人,顺着手臂往上看去,见到一个五十岁有余的负剑男子,那男子身后站着一个青年与一位少女,青年与少女二人穿着汉服打扮奢华,少女头上那簪子估有千金。而两人左右站着两个护卫,殷十三定睛一看一个内功高手、另一个则是专修横练武功之人。
  在历代各朝,茶楼酒楼对于江湖人士是非常抗拒,为什么要抗拒,打烂桌椅没钱赔。有钱天天跑江湖作甚?当然这是大多数江湖中人。
  一旁的小二在掌柜的示意下急忙跑过来,弯腰低声说:“各位客官,那边有上好的雅间,可以……”
  方东白回头瞧了瞧身后的王保保与赵敏,赵敏跨出一步,直接坐在殷十三的对面,说道:“这里不错,视野开阔,正好在茶饭之余,能欣赏一下临安。”
  “在下王保保携舍妹来临安游玩,兄台能否谦让一番?”王保保说完,示意方东白一眼。方东白将桌上的碎银收回,换了一锭银子。
  一开始殷十三未认出对方,还真没想到在这里能遇到剧情人物……殷十三转头打量着年纪不过十二三岁的赵敏,面莹如玉,眼澄似水,笑意盈盈地看着临安大街上的人流,美丽之间有三分英气、三分豪态。
  “你到底让不让?”方东白见殷十三陷入沉默,以为对方还想要加钱,声音不由得大了许多。
  “请坐!这张桌子够大,不如一起?”殷十三目光越过方东白,朝着王保保说道。
  伸手将银子放回方东白的手掌中,顺加一道内力进去,方东白面色刹那间一变,微微后退一步,眼神忌惮便走到王保保耳边小声说了一句,此刻间王保保眼神变幻一番,双眼审视着殷十三。
  “既然如此,我们也不客气,我们就座!”王保保走到赵敏身旁坐着。
  看着陆续就坐的众人,王保保坐在离殷十三最远的位置,赵敏靠窗户,阿大等人离自己最近。
  “上几壶好酒!”王保保大喊。在远处观看的店小二急忙点头,下楼而去,不出一会便提了几壶酒上来,在一旁打开泥封,一股清新酒香飘出。
  赵敏嗅了嗅眼睛一亮,便直接拿起另一壶酒,给自己满上一杯,谁也没理会,自己便一杯入喉。看的一旁的王保保欲想阻止赵敏饮酒,却被一旁给各位满酒的店小二挡住视线,便作罢。
  王保保吩咐坐在一旁的阿三,要他去点些好菜。这栋酒楼位于临安中心地带,地处繁华,客人也极多,但上菜的速度丝毫不慢。
  不出一刻钟的时间,所有的菜皆是上齐。
  “王保保就先敬先生一杯,相逢偶遇在这临安此楼此桌,想来也是缘分!”王保保不愧是蒙古人,也是相当的豪爽。一旁的赵敏闻言,又给自己满上一杯,向着殷十三说道:“小女子也敬先生一杯!”而一旁的阿大阿二阿三,一见也端起酒杯朝着殷十三相敬。
  殷十三也到没什么想法,只当是纯粹的作乐,便也拒绝一一回应客气。
  “不知,先生是哪里人?”
  “正是临安人!”殷十三胡说八道。
  “临安好啊,气候适宜,粮食富有!”王保保面色和善说“其实,我家阿大是一位武林人士,刚刚他告知与我,先生也是一位身兼内功的高手!莫非先生是江南武林中人?”
  “不错,在下李顺恒”殷十三此番想到这便将王三顺与李恒的名字撮合在一起。
  武林中人?赵敏眼睛一亮,打断继续说话的王保保,好奇地说“李先生是武林中人?”
  殷十三点头,只听到赵敏说到:“还是第一次见到江湖中人啊!”
  闻言后,殷十三神色一怔,也一会儿便想清楚赵敏所言是什么意思:八成是第一次见到野生的武林中人。
  汝阳王,就任兵马大元帅之时,便四处招揽江湖中高手为其效力,而此刻年纪不过十二三岁的赵敏估计见过的江湖中人都是一些前来王府投靠,想荣华富贵的武林人士。
  “小姑娘有何请教呢?”殷十三笑着。
  一旁的王保保也是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赵敏,也不晓得她在想些什么,就在此时瞬间。王保保惊呼一声,只见到赵敏从腰间掏出一柄镶着宝珠的匕首使出一招甩尾,偷袭殷十三,若是被击中殷十三定会面容上划开一大血口。
  换做寻常之人,在这毫无危险征兆的饭桌上,定会被赵敏得手,而殷十三身子微微向后一靠,匕首在殷十三鼻尖一寸之处滑落,一刀扎在桌面内。赵敏见此一手撑着桌面,起跳一击扫腿踢向殷十三脑袋。而殷十三左手一抬挡住赵敏小腿,一把抓住赵敏小腿,本想用内力震碎赵敏的腿骨,但立马想到自己现在可是要得到屠龙刀的时期,此刻不便招惹朝廷,若是对方一而再再而三得寸进尺的话,那他也只好陪他们玩一玩。
  在赵敏的惊呼下“放手!”
  殷十三瞬间松开手,赵敏一下子摔倒在饭菜上,沾上满身的油渍与饭菜。王保保与一旁的阿大几人,还处于懵逼状态,见到赵敏掉在饭菜上面,王保保急忙把赵敏一把从桌上抱了下来。
  “真是抱歉,舍妹无礼!”王保保不想在外惹事情,毕竟只是出来游玩。
  但赵敏看到殷十三眼眸深处的玩味,瞬间就气炸了,打喊“阿三,给我教训他!居然敢让我掉在饭桌上!”
  此刻赵敏心中也只是有气,想教训殷十三一番。
  毕竟是自己出手在先,武功低丢了这个脸,赵敏一想到与自己在王府比武的那些人说自己武功在江湖上也算是高手,高手哪有见面就被这般的?
  “你站在原地干什么?”赵敏见到阿三一动也不动,说道。
  阿三低头看着王保保脸色,毕竟王保保是汝阳王世子,在赵敏与王保保之间,也只能优先听王保保的意见。
  王保保想拒绝赵敏这个要求,可是见到赵敏愤怒地盯着自己,便点了点头,说道:“那就阿三你上前与李先生切磋一下,切勿伤人!”
  阿三听到指令后,准备动手之际。
  殷十三面无表情地坐在原来的位置上,见靠近的阿三,嘴角冷笑,一掌拍在桌面,将碗碟筷子全部震起于空中,抬手便是轰出一掌,强劲的内力将这些碗碟筷子化作‘暗器’呼呼飞向阿三。
  赵敏见此却是神情一呆,王保保目光也是一凝,拉着赵敏的手往后方退开。
  阿三一见,神色微变,顿在原地直接使出大力金刚指对飞来碗碟击碎,乒乓作响,被击碎的碗碟化作碎片掉落一地,随即靠近殷十三。
  而一旁的店小二已经看呆了,随后反应过来,急忙跑下楼告知掌柜。掌柜听闻捶胸表示非常的气愤,但是还是坐在原地,面无表情看着:纷纷跑下楼的客人,和顶层上传来的桌椅毁坏的声音和不少碗碟击碎的清脆声。
  五楼上原本有着不少客人的楼层几乎被这场江湖人矛盾冲突已经走光。
  王保保赵敏站在阿大阿二身后,瞧着阿三还在艰难的请殷十三离座……
  “世子殿下,这人武功估计阿三对不了,要不我们上去帮忙?”方东白走到王保保身前,低声问道。
  “不用了,本就无端生事。”王保保说完,撇撇一旁看得津津有味的赵敏要阿三快点拿出真本事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