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独奏诸天 > 第二十七章:蝶谷之战

  又是过了十来日,一群天鹰教教众已经被张无忌这小子,全部治愈好。这些天鹰教教众见到自己坛主还未来,又不敢离去,只好坐自己搭建在蝶谷外的草房居住,等候着命令。
  而那些正派武林的人士,也是靠着张无忌边读着医术,便向胡青牛请教,暗自摸索着。
  逐个逐个,便居然把这些人的伤势治好了。
  这期间内张无忌也与纪晓芙等人相认,知晓种种来由后,也对纪晓芙放下了成见,纪晓芙见张无忌一人忙不过,也帮其忙为其采些药材与煎药。
  张无忌不由地感叹人间险恶,却是从纪晓芙身上得来,原来峨眉派的灭绝师太准备将掌门之位传授于纪晓芙之时,哪知丁敏君竟然知晓纪晓芙有了孩子,竟然逼宫灭绝让其将掌门人之位交予她丁敏君,所以在心灰意冷下的纪晓芙辗转回到了江南,将寄住在一家农户的杨不悔接走。
  ……过了近十日。
  “华山派薛公远,定会记得小神医的大恩大德!日后恩公有什么难事,定要告知公远!”薛公远依然伤势痊愈,向着张无忌抱拳,朗声说着。
  “我崆峒简捷……”
  说到这,这两人猛然感到体内五脏六腑一阵剧痛,跪在地上面部痉挛,汗水忽然犹如淋了雨一样,好像是旧伤复发。
  张无忌一见大吃一惊,急忙走去握着薛公远的手腕,想为其切脉。但未曾想,被其推开,只听薛公远说:“我不是好了吗?你这个小子,竟胡乱用药!”
  “你找死!”袅儿直接取出身后紧贴在身后的暗器,对准其额头,说道:“公子,已经救你一命,你却这般对待公子?”
  “袅儿姐姐,住手!”宅心仁厚的张无忌大叫,此刻的张无忌并不是在乎被恩将仇报,而是疑惑自己明明没有错药,为什么会这般模样?
  不仅仅是薛公远,还有那些本来好的七七八八的江湖人士,也是伤情转恶,就连坐在一旁的纪晓芙也是面色煞白,身体站立不稳,依照张无忌所见,仿佛是中毒一般。
  ……
  山上丛林间看着蝶谷内百般无聊的生活,邱开吃着一颗不知在哪来的西瓜,吧唧吧唧的瞧着下方发生的景象,见此突然无聊的双眼出现了神采。
  “剧情突转啊!有意思啊,大人你瞧见没?”邱开说着。
  求看看着一旁紧闭双眼修炼,而一动不动的殷十三,邱开感觉索然无味,继续吃着自己的西瓜,津津有味地看着张无忌该如何做。
  这一日,邱开晒着太阳在这从林中睡了个午觉,见到一旁的殷十三还在修炼,这得有两日了吧。在这山林中居然能不受任何外物影响修炼。邱开佩服至极,又继续瞧着下方的张无忌,已经满头大汗,从茅房内走出走进,不断的翻弄医书。
  ……
  夜晚。
  邱开似乎发现,张无忌居然鬼鬼祟祟的跑进了,那带着孩童漂亮妇女的房内,心中不由的暗暗惊呼:小小年纪难道这般厉害!?
  过了一会,忽听蝶谷内,传来不少争吵声音,虽然声音很小,但邱开还是能听到:什么师妹师兄,师兄再也不会和你争了!
  邱开想着:这语气似乎是一种即将生死别离的师兄妹啊!
  邱开又是一眼看着还在修炼的殷十三,心中非常郁闷。身形微微挪动身形,想要进入蝶谷之中,听那八卦事。
  刚欲想挪动时,一只手搭在自己肩上,说:“你按捺不住,就回去帮胡以儿。”邱开姗姗一笑,老实的坐在原地,用上内力将四周稳稳的蚊子全部震死,便点了自己的哑穴,躺在地上睡觉。
  ……
  阳光照射着,邱开稍微翻了一番身子,用手挡住阳光,想继续睡觉着,但听到下方一阵阵的噪声,心中怒火一起。刚欲破口大骂,发现自己还未解开哑穴,发不出声音。眯着眼睛看到刺眼的阳光,显然此时已是正午时分。又见殷十三站在树干后身形不动,盯着蝴蝶谷中情形。邱开心中不想理会,反正已经见怪不怪了,索性打算继续睡觉……
  “婆婆,您是江湖成名已久的前辈,胡先生昨日已经与她妻子服毒自尽了,你这又是何意?”纪晓芙说着。
  “咳咳,胡青牛的死活老婆子不关心。”一位站在药园内,拄着拐杖的老妇人说着,眼神淡然扫视着前方的张无忌、纪晓芙、袅儿,嗯,外加一个还在一旁追蝴蝶玩耍的杨不悔。
  而金花婆婆身后,蝶谷入口站着一众天鹰教教众还在站在身后瞧着,似乎每一位都开始抽离着腰间的兵刃,嗤嗤作响。
  “婆婆您这是何意?我们没什么东西能给您,我们武功低微也不能帮不到您什么!”张无忌朗声说着。
  “咳咳,你这小子倒是机灵!”金花婆婆咳嗽数声说道:“但是我对那治愈那些人的大夫非常感兴趣,不知是哪位啊,咳咳!老婆子我希望他能跟着我。”
  ……
  殷十三靠在树木上,听到一旁的声音:“这是跟大人您抢人啊?”
  殷十三瞥了一下,早已经醒来并且破开哑穴的邱开,说道:“要不要和那老婆子过上几招?”
  “好啊!正好这段时间闲来无事!正好松松筋骨。”邱开嘿嘿笑着“不是说成名已久的前辈吗!”
  “下去前,先告诉你一些事情。”殷十三缓声说着,便将心中的想法告诉邱开。
  邱开听了几遍后,也没什么建议,点了点头从山头另一边下去,换了身刚买的衣服,带上铁面具,便朝着蝶谷中前去。
  ……
  “是小子我医好那些人的!”张无忌瞧着金花婆婆坦然说道。
  “不错,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医术,将来必成大器!”金花婆婆无视在场所有人,一双老迈的眼睛看着张无忌说“蛛儿,你说拉这个人去灵蛇岛与你作伴如何?”
  “好啊,蛛儿谢谢婆婆!”站在金花婆婆身旁的少女,有神的眼眸盯着张无忌。
  “老太婆!”
  此一声,金花婆婆身形一僵,回头看着身后那一群天鹰教弟子们,咳嗽几声嘶哑地说道:“是谁喊老朽啊?”
  天鹰教弟子纷纷拔出兵刃,对着金花婆婆说着:“是我等!”
  “有什么事情吗?”
  “这位小医仙救过我等性命,我们自然不会袖手旁观!”一个天鹰教弟子大声说。其实这些天鹰教挺身而出的原因,是邱开早早就下过令,要他们保护一下那个小公子。
  “那就看看你们的斤两!”
  金花婆婆沙哑的声音发出,杵着拐杖向着那群天鹰教施展轻功飞去。而十多位天鹰教教众见此,纷纷取出箭宇再掏出藏匿在身上的弓弩,向金花婆婆射去。
  箭雨之内,利箭划破空气而发出尖锐的声音。
  不远处的袅儿一见,双目一凝,心中暗道:天鹰教的人?为什么有天鹰教的此处。
  而金花婆婆拐杖挥舞,将飞驰而来的箭宇纷纷打落,一击拐杖抽在一位天鹰教教众身上,直接将其打飞数丈之远。
  而其余天鹰教弟子面不改色,继续躲闪着拉开与金花婆婆的距离,相继将箭宇射向金花婆婆,他们已经知晓那个弟子已然无救。
  金花婆婆冷笑几声,用着轻功与杖法,分别躲闪与击落箭宇。每当靠近一个天鹰教弟子便是一条人命。
  “我们快走!”袅儿拉着张无忌衣服说着。
  “袅儿姐姐,我不可以啊,他们是为了我才这样的!”张无忌不忍心,大喊“停手啊,婆婆你住手!”
  金花婆婆却没有理会张无忌。
  纪晓芙抱着杨不悔“……”
  ……
  “怎么办?这样不是办法?”一个翻滚接头的两个天鹰教子弟问。另一个说“我怎么知道?坛主一早不是说我们一定要保住那个小公子吗!?”
  “这老婆娘武功太高了!要不我们先撤?先去找坛主……”
  就在天鹰教弟子萌生退意后,突然一记大吼。
  “老太婆,吃我一掌!”就在金花婆婆凌空即将一棍杖打死另一个人之时,从旁树林中飞出一位身材魁梧的面具人,见到金花婆婆,便是一记重掌击向金花婆婆。
  金花婆婆见此神情一动,急忙收住珊瑚杖,轻功旋转飞入了药园内,站在蛛儿身旁,咳嗽了几声。
  邱开见到自己一掌落空,站在那弟子旁边,声音冷酷至极地说着:“小子没事吧!”
  “多谢坛主!”弟子急忙拱手表示谢意。
  “我不是你坛主!”邱开嘴角抽搐,冷酷镇定说着。
  “那多谢大侠救命之恩!”那弟子一脸疑惑,上下扫视着邱开的身材后,连忙与其他人回合。
  邱开说道“听说灵蛇岛有位婆婆,武功高强让中原人惧怕不已?”
  “报上名来!老朽不杀无名之辈!”金花婆婆杵着拐杖冷眼说着。刚才那掌风非同小可,也是当世一流,才能发出的内力劲道。
  “我乃是…”邱开一下子僵住在原地,摸了摸后脑勺,说:“我乃是银花爷爷!”声音得意,显然邱开对着临场发挥的名字非常得意。
  面对他的是一道怒斥声:你找死!
  紧接着便是卷起沙尘的拐杖轰袭而来,邱开急忙躲闪。
  轰!
  原本邱开站在的地面轰然出现一处大坑,邱开背心一凉,见那老太婆突然发了疯一般,一杵拐杖被对方打出关公大刀一般凶猛气势。
  就连邱开也不敢直接硬碰硬,感叹着老太婆内功深厚之际,想到等这老太婆力竭后,自己在好好蹂躏对方。
  邱开左闪右躲地,见这金花婆婆居然拿着拐杖耍虎虎生威。邱开也不再躲避,使出刚烈至极的掌法,掌中冲出的劲力抵消着金花婆婆那冲洗而来的内力。
  “嘿嘿,怎么样,我银花爷爷也不懒吧?”关西之人的邱开好战至极,直接一手刚猛的掌法。
  荡!荡!
  “厉害啊!”金花婆婆无视邱开言语,感叹一声,见邱开能以肉体凡胎挡住自己从海外千兴万苦,淘出的珊瑚金制作而出的拐杖。
  两人再次交手数招。
  荡荡!
  声音宏大刺耳,站在一旁的人几乎掩住耳,挡住二人交手的刹那音波。邱开哈哈一笑,随手轰开那珊瑚拐杖,直击重掌朝向金花婆婆胸口。而金花婆婆亦是从容不迫,将拐杖扫开邱开刚掌。
  荡荡!
  邱开以着自己肉掌屡次接住对方拐杖,不禁感到自己双手麻木疼痛。邱开发出低吼,抓住拐杖带着金花婆婆腾空而起,想将金花婆婆甩出,或者施展轻功将之砸在药园茅房上。而金花婆婆借力打力,用巧劲化解邱开的巨大的力量。
  二人交手,皆是不留余地。不过一刻钟之间,从开始的试探,演变成二人交手打出的劲风狂舞,沙石横飞,无数刚刚长出的药材被破坏,看得张无忌一阵心疼。
  “哈哈,老太婆,没想到你倒是精力旺盛啊,是没被你相好干趴下吗?”邱开气喘吁吁着,但是大笑着。
  “去死!”金花婆婆双眼冒出冷冽的杀意,双手甩出数枚金花。邱开身形躲避几枚外,双手抓了几只于手中,说道:“原来老太婆也喜欢发着信物啊,那我就收了你这情物!”
  “哼!”金花婆婆怒气平息下来,知道眼前之人就是一粗人,直接一个横扫击在邱开手掌之间,邱开却是一掌击向金花婆婆脑门。
  嘣!
  邱开与金花婆婆二人持续比拼内力,所站之地的土地,下陷了数寸,灰尘四起。
  “想不到,你这半入土的老家伙,力气还真大啊!”邱开额头抵着金花婆婆的头,冷声说着。
  “你也不懒!”金花婆婆冷哼,全身上下的内力轰然袭击邱开。
  二人相继倒退,两人相互看着对方目光凝重。
  而一旁的天鹰教弟子们将几位被打死的弟子尸体收拢好,便躲在蝶谷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