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独奏诸天 > 第二十章:追逐

  站在树枝上面的殷十三与下方的教众几乎降低呼吸频率,殷十三也是站在树枝上,双腿微微弯曲,运起内力汇聚于手掌与双足。待到那猿猴经过,殷十三便会以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其击毙。随着声音越来越近,殷十三估摸也只有差不多二十来丈的距离,下方那些弟子也是将手中的箭枝搭在长弓上,等待着猿猴的到来。
  然而就在此时,忽然一道少女叱呵声音:“什么意思?在山庄白吃白住几月!就这态度!?还要我们走,别凑热闹!?”
  声音尖锐,殷十三猛然回头看向邱开那位置,双眼射出冰冷的杀意。而然殷十三发现那东北方的声音忽然戛然而止,似乎是停下了,殷十三通过听声辨位,将箭枝搭在大弓弓弦上,将内力灌入箭宇中。朝着东北方十多丈的位置射出,箭宇猛然射出穿透几颗树木,朝着东北方一只站在树枝上警惕前方的猿猴而去。
  吼吼吼!
  声音惊恐万分,殷十三听到那树林中朝着远处离去的声音,心中一沉,显然自己那一箭并未射中。于是殷十三立马跳出树枝,朝着白猿追去。
  “邱开,把红梅山庄的人给本座拿下!”殷十三双眼中爆出怒火,双足运力踩着树叶朝着白猿追去,用内力出声说道。
  每次跃过数颗树木之时,殷十三便用箭宇阻碍猿猴的逃离的速度,但因为猿猴乃是树上生活的生灵,在这树木着实灵活。殷十三见自己与那猿猴距离愈来愈远,便跳下树木来至地上,身子化作残影,朝着猿猴方位而去。
  殷十三也不再管这么多,直接将鹰爪擒拿手逆转在脚足上,爆发出绝伦的地面速度,同时在地上捡了数颗石子,朝着猿猴追去。
  一猴一人,一上一下。
  速度极快。
  不过一刻钟,便是追逐了十余多里。
  殷十三看到眼前不远的白猿,一手运气抓住石子,猛然向猿猴甩去,石子化作白芒,击在刚好攀在树枝的猿猴手臂。猿猴怒吼一声,手臂吃疼从树木掉下。但猿猴立马在空中抓住另一跟凸出的树枝,继续向前攀飞而去。
  面色逐渐苍白的殷十三一怒,相继从身后箭筒中取出数支箭宇搭在大弓上,连续射出数箭。却全部落空,殷十三也没放弃,继续追逐着。
  咻!
  箭宇破空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穿透了猿猴的右腿。
  猿猴发出凄厉的惨叫声,殷十三继续射出利箭,但是在最后关头,猿猴爆发出超出自己极限的力量,接连躲避着殷十三射出的箭宇。在地上四肢着地往前方疯狂逃离,殷十三见状面部一抽,迈出自己疲惫的腿脚跟上。
  昆仑,悬崖无数。但每一处悬崖下,是什么风景,绝大多数世人从未见过。
  猿猴惊恐扯着流着血的右腿,在地上疯狂跳动着,嘴里发出低吼。时而看着身后紧跟的人影。猿猴疯狂的拨开草丛,朝着前方跑着。忽然猿猴拨开一处草丛后,感到前方一片的明亮。
  四周狂风大作,吹得一些的雪,飘在天空上,落在猿猴带着血迹的脸上,猿猴发出绝望的嘶吼声,看着前方那飘着茫茫白雾的悬崖。
  “呼呼!”殷十三从身后走出,大声喘着气,眼睛看着白猿,特别是在白猿腹部出,果然看到了有缝补的迹象,面露出微笑。
  “真是没想到,来到这世上,第一个将我全部内力耗完的,居然是只猴子!”殷十三一手撑着树干,看着已经无处可逃的猿猴,大口呼吸着,面上露出笑容。
  “吼吼吼!”猿猴蹦跳着,不断向着身后的悬崖挪动。
  殷十三见此忽然笑容一僵,发现自己再逼近,这猴子估计得跳崖了。这一刻殷十三忽然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于是顿足在远处,静静地看着猿猴。
  而猿猴依旧张牙舞爪,朝着殷十三低吼,警惕着殷十三,不知道从哪里找的一块石头,朝着殷十三投去。
  侧身躲开的殷十三,看到石块打进了树桩内,暗想着:好大的力气,不愧是活了几十年的猿猴。
  殷十三缓缓退后,希望让那猿猴能放松警惕,远离悬崖位置,可惜猿猴没有任何挪动位置。殷十三见此也是眉头紧皱,也不知如何是好。
  “猴子,我们谈谈?”殷十三面部抽搐,对着那只猿猴说了一句。
  “吼吼吼!”猿猴抓起一颗石头猛然扔向殷十三。
  ……
  殷十三便坐在一旁恢复着内力,但是目光一直盯着猿猴。殷十三感到身后有不少人的挪动,殷十三回头看去,发现是邱开等人。邱开手中压着两个少年,那少女殷十三也知道。
  卫壁、朱九真。
  殷十三目光冰冷看着邱开等人说道“站住,别过来!朱长龄呢?”
  邱开等人立马停驻原地,邱开说道:“大人,那家伙直接逃了。奶奶的这老家伙居然刺了我一剑!”手臂上衣服渗这大面积的血。
  殷十三冷眼看着朱九真与卫壁,心中的杀意不断升起。
  “大人,猿猴呢?”邱开虎目在四周看了看,显然没有看到站在悬崖边上的猿猴,问道。
  “在悬崖……”就在殷十三回答的时候,忽然听到猿猴那位置发出一声悲号声,而那悲号声愈来愈远。
  殷十三面色一变,身子忽然朝着猿猴站的悬崖位置冲去,速度骇然至极,看的那卫壁与朱九真面色煞白。
  站在悬崖边的殷十三,看着悬崖下方,依旧能听到猿猴的嚎叫声音,这显然是跳下去了。殷十三面色难看至极,自己从未想过会是这样的结果。
  在数年前,殷十三的心鹰功逐渐大成,便发现自己的功法完全无法长时间支撑自己所领悟的月影上的武学,便早早打算等自己有人力物力之时,便来这偌大的昆仑寻找九阳真经。
  吹来的凉风将殷十三过肩长发吹的飘扬,在悬崖边上的殷十三忽然有些恍惚。
  “跳崖?猴子跳崖?”
  殷十三阴沉的眼睛回首看向邱开方位,吓得邱开所有人都退了一步。特别是朱九真与卫壁更是面无人色,刚刚殷十三的速度已经将二人吓懵。
  “我想知道,刚刚是哪位姑娘发出的声音,惊走了猿猴?”殷十三语气虽轻松,但是传到邱开等人的耳中,却是不寒而栗。
  “大人,是……”邱开小心说着,但还未说完,那身旁的朱九真大叫:“快放开我,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是红梅山庄的大小姐!”
  殷十三走至朱九真身前,殷十三一张冷峻的面孔靠近朱九真的脸庞,轻声问着:“是你这位姑娘吗?”
  朱九真面色苍白如纸,眼中带着恐惧,嘴里喃喃自语说着:“我是……你们不能这样对我!不能……”
  “你说说,刚刚是不是她惊走了那只猿猴!?不说清楚下场很惨!”殷十三将眼神投向一旁目光呆滞的卫壁。
  “我……我,是武青婴……是她!”卫壁受不了殷十三带着毫无情感的瞳孔,疯狂摇头着,随即裤子一股热流而出。
  邱开也是一脸震惊,说实话他第一次看到这般状态的殷十三。
  “大人,要不我们立马去红梅山庄!?将那丑女人抓住!”邱开朗声说着,说实话邱开现在有点怕此刻的殷十三。
  “你认为朱长龄还会在原地等候不成?”殷十三说道。
  “请大人指示!”
  “回江南!”
  “那神猴呢?”邱开问道。
  “你想去找吗?”殷十三说道“你想继续,我也不反对!”
  “那还是回去吧!”邱开回首看看了那云雾缭绕的悬崖,摇了摇头说着。昆仑山地势复杂,自己已经出这无聊的任务已经快有半年了,着实也不想继续下去。
  殷十三走过呆滞的朱九真与卫壁身边时,双手运起一股刚猛的气旋,左右手瞬间拍在二人后腰。只听见两道咔嚓的声音,二人躺在地上,身体不断抽搐,嘴中流着鲜血。
  “啧啧,可惜了!”邱开看着倒在地上,折成几乎一个不可思议的幅度的朱九真,至于卫壁,邱开看都没看。
  一行人再次回到了红梅山庄,看着已经空无一人的山庄。殷十三下令搜查一下红梅山庄。
  不久后,邱开兴奋地跑出两手抱着两只箱子,跟殷十三说着:他娘的里面全是银子啊。然后一位天鹰教弟子拿着数本书籍而来,交予了殷十三,殷十三翻开其中一本,见其上写着:一阳指。
  看来朱长龄走时匆忙还未来得及将家底全部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