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独奏诸天 > 第三章:梦境演武

  “那师叔认为哪个是?”殷素素反问道,紧接着又说“只要师叔传授您所学一招半式,他们资质好与坏,又有何干系,还不照样能纵横武林。”
  在殷十三眼中,那李堂主听闻殷素素的吹捧,脸色稍稍出现一丝得意,但是立马变得严肃起来,对着殷素素说“素素,其实师叔此次来,是因为教主通知下人前来喊你,但是师叔却是几月没见到你这侄儿,便自己过来了。”
  殷素素见其一脸正经,心中有些郁闷,还以为师叔特意来看自己,却是受到自己父亲殷天正之意,于是小声在其耳畔问:“有何事?”
  李天垣摇头,示意此地不可轻易说出。
  殷素素耸了耸肩,转过头对着身后十几位少年少女吩咐到“本堂主有事情,你们再休息半刻钟松松筋骨,便继续演练武功,殷七你负责所有人的教导。”
  在所有人的目送下,殷素素与那李堂主离开,一个右拐消失在圆形拱门处。
  ……
  殷十三看着已经站在众人身前的殷七,对方昂首挺胸,身子挺拔,年纪也只是比此刻的自己大了四五岁,但是那端正的五官,与挂在星目之上的剑眉,让殷十三觉得对方的确是一位古代美男子。
  只见殷七站在前方,一双冰冷的眼神,扫视了下方十数人,冷声说“刚刚练得是教主所授堂主的鹰爪擒拿手第十一招,接下来我们练第二十七招,依旧是老规矩,从十一招式顷刻间变幻为二十七招式。”
  殷十三听到那是殷天正的鹰爪擒拿手,不觉大吃一惊,但是见到四周之人迅速演练十一招与二十七招,便身体四肢开始模仿,但是对方突然从某招某式变幻,让殷十三却是有些无言,中途差点一个踉跄摔倒。
  “殷十三!”殷七在一旁冷声喊道。让还在适应对方迅速变招的殷十三一愣,转头看向对方。
  “你未曾学习过鹰爪擒拿,你且先出来,我教你罢!”殷七声音冷冰冰的。
  殷十三停止了手中的模仿招式,便出了队列,站在一旁。
  “您好,七哥!”殷十三对其微微一笑,神情装作激动,双眼内闪烁着好奇。
  “收起你那副表情,叫我殷七就行了!”殷七撇了撇殷十三一眼,使得殷十三有些尴尬,于是对其点了点头。
  “鹰爪擒拿手总共有八十一招,但是我们作为紫薇堂堂主下人,嗯……就是天鹰教小姐下人,只能学到四十五招。鹰爪擒拿乃是外功套路拳爪,前些招式可无须内力支持……我便从第一招开始,你且看好罢!”
  殷十三看着对方便在自己身旁演练起来,从开始的观鹰学爪,无不显示出鹰隼那般扑食动物般的汹涌猛烈,紧接着到了十八招后便开始变的忽快忽慢了。
  在十八招后,殷十三毫无武学知识。都以为白眉鹰王已经参透太极要理,却是在殷七解释下,知道并不如此。
  原来是数年前,在殷天正年轻时候观察老鹰逮捕猎物是,在空中盘旋时,忽快忽慢的飞行,便得以明了此之能与其鹰爪挂钩。
  对于殷七每招每式都想尽力学尽,但殷十三奈何受限于记忆力,在第十一招便难以记下。
  然后在殷七的指导下,殷十三便从慢慢悠悠的动作开始施展那,十一招鹰爪擒拿手。
  虽然地处江南,但群山依旧抵挡不了从西北呼呼而来的寒风。
  随即不知哪位在紫薇堂做事的下人一声,开饭了。就结束了少年们的演武,殷十三看着紫薇堂那边升起的炊烟,也停止了演武练习,看着一旁不远处的殷七。
  “吃饭,一个时辰后,再继续!除却被堂主大人斥责之人!”殷七对着所有人说道。有
  些少年们向殷七致谢后,说了声:殷七,我走了!
  这让一旁的殷十三有些好奇,不过结合这一个月从那绿衣少女的所言的记忆,可知道其实殷一也好,殷二也罢,其实就是殷素素收取无家可归流浪孩童的次序罢了,并不是以年纪来排序。
  而自己却是顶替了一位在天鹰教得了风寒之人的姓名。
  殷十三结束了习武的第一天生涯,躺在了床上,看着摇曳在黑暗中的烛光。不禁感到透过被褥的一丝寒冷,便想蜷缩身子,但发现自己身上的肌肉竟然在颤抖,再加上一种无力的酸痛。
  不由的心中想到:这难道是鹰爪擒拿手见效了不成?
  殷十三躺在床上眼皮上下闭合又开,感到身体四周传来的疲惫,伸手将被褥再次改的严实用来抵御寒气,回想起来到这世界到今日所发生的一切。
  天地一片的灰暗。
  殷十三仿佛站在一片黑白色的大地,环顾四周。却是发现空间广阔无垠,没有边界。四周查探但是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事物出现。
  站在黑白空间的殷十三,看到天上却是有着圆月,那明月,那银光无限放大。
  在殷十三眼中看到,在那圆月中有个人影在练习着武功,而那武功殷十三却是能看懂,正是鹰爪擒拿手。但是看到十八招之后却是变得愈来愈刚猛,速度快如闪电,出手便是仿佛见到了千手。
  然后在圆月上,那人影变幻身形,忽快忽慢,但杀意犹存,每一招结尾之时,却是必杀之意。
  在后来,那人影演练的鹰爪擒拿手,忽然从慢上到极快,比之开始那十八招式,变得愈来愈快,好比那之前千手形容,可现在却是万手。
  在那圆月人影眼帘完成后,随即化为三道人影,分别演练着鹰爪擒拿套路,最开始快到快慢再至极快。
  第一个人影,化爪为拳掌,每一招每一式却是有着手下留情之感,不再复那鹰爪擒拿手刚猛决绝之意,在招式上突然剧变变成攻伐克敌,在那圆月之上打出闷声巨声,似乎演练完成只见那人影盘膝而坐,不再有其余动作。
  第二个人影,却是以爪化作掌刃,施展数十招之后,人影手中徒然出现一柄刀刃影子,在圆月上大开大合,忽然极快忽然极慢,却是有着碎金碎铁之势,却又见那刀犹如疾风骤雨般,刀刃连连,幻影成群,刀劲大开。
  待到第三人影施展之时,殷十三却是什么也看不清,只是看到那模糊人影在圆月上跳舞一番。
  ……
  深夜。
  殷十三猛然从床上坐起,感到自己眼睛疼痛至极,脸上惊骇。发现纱窗之外依然是黑夜,但发现身上却依旧沾满了汗水,连睡衣都打湿了。
  “梦吗?”
  殷十三伸出双手,看到手掌心的汗水,不禁有些莫名其妙,顿时间哑然一笑准备睡觉之时。
  但徒然发现在脑海中,那人影所施展的招式,却是历历在目。感觉好像不是梦境,便是毫无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