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独奏诸天 > 第一章:倚天屠龙

  第一章:倚天屠龙
  元朝末年,王公官吏贪婪无度,加之时遇大旱灾害,国内民众难以生计,不断爆发农民起义。
  元顺帝至元二年初。
  此时江浙一带进入了寒冬季节,虽不曾有大雪,但从那西北呼呼而来的寒风,吹得江南地带百姓们紧紧关上了房门,搓掌哈气抵御着寒冷。
  而在长江流域地带,长江下游地段,一处人迹罕至的芦苇丛中,一位身着乌黑沾满泥泞破烂衣衫的少年,蹲在地上双手抱腿,浑身颤抖着,双眼中闪烁着恐惧与迷茫。
  此少年若是除去面上污渍,他人旁观便知此少年年约八九岁,发丝凌乱不堪,在这芦苇丛深处,少年极力的掩护这身子躲避着那凛冽寒风。
  “该死,这到底是哪里?”少年心中不由得破口大骂,但是却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我……我是在做梦吗?”少年低头看着芦苇地处水池之处已经出现了冰块,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回想起,生前记忆,似乎都是历历在目。
  少年前世名为:李恒,只是在一场多年不见的同学聚会上,多喝了几小杯白酒,便觉得当时晕乎乎地,于是仰头大睡。
  不曾想是自己睁眼后,就来到了一个恐怖的场景。
  那时候在一个山洞内,山洞中火光照射,那李恒在未睁开眼睛时觉得温暖特别是听到有几人在相互讨论着一些厨艺。当时的李恒以为是吃午饭了,但当李恒睁开眼睛那一瞬间,看到那场景,瞬间窒息,头皮发麻,汗毛倒立,差点没被吓死过去。
  在李恒的眼中,只见有三个瘦骨嶙峋双手还占着鲜血的汉子,拿着人的四肢在嘴中不停的啃着,还哈哈大笑着说着香。
  那时候的李恒并未大声喊叫,因为已经吓呆了,随即当时一股陌生的记忆冲入脑内便昏过去。
  待到李恒醒来之时,发现自己原本绑缚在身上的藤蔓已经消失,只有自己一人在山洞中,吸收了那股记忆后,李恒先是一呆,原来那些人以为自己已经死了,于是将身上的藤蔓解开,李恒便立刻起身直接朝着山洞外逃跑。
  在记忆中,告知自己。
  自己这具身体的原生是一个难民,因为乡村闹灾荒,自己朋友想去野外找些吃食,但是没想到却被同村的几个饿汉盯上。而自己那位朋友却成了对方的口中的食物。
  在逃跑路上李恒每次想到那几个饿汉狰狞恐怖的面孔,手中拿着自己朋友四肢在嘴中咀嚼的场面,便是毛骨悚然,更是加快了逃跑速度。
  跑着跑着,李恒便觉得自己头脑发昏,便一头扎进了大江附近的芦苇深处躲藏。
  李恒知道自己乃是饥饿之身,根本无力跑动,也跑不了多远。
  ……
  轻微的草丛拨动声音,挑动了李恒的神经,在冰冷的环境下,李恒大气也不出声,只听见“该死,小羊仔哪去了?”
  “脚印就是在此处消失的!”
  “分头找一找,小羊仔几天没进食,能跑多远?幸好老天垂帘这天气够冷,也不怕臭了!”那声音穿过芦苇丛。
  李恒闻言,脸色更加苍白,双手颤抖,眼神中充满恐惧。
  碰到这种情况,就算有这成年人心性又如何?只要一想到那三人啃人场景,口鼻冒凉气。
  “我往那边去找!”
  “那我这边!”
  ……
  李恒用着半昏的头脑,拼命听着对方的去向,似乎是大脑短路了还是反应慢了,只是在昏昏欲睡的耳边听到。
  “嘿嘿,小羊仔原来你在这里啊!”那道仿佛是地狱饿鬼,嘴角滴着口水的声音,传进了李恒的耳朵。
  李恒模糊的双眼看着一个手中拿着小铁刀走来,只记得意识迷迷糊糊。
  ……
  在迷糊中,李恒感到喉咙中一股清凉,本能的将‘潺潺流水’吞入腹中,一会儿,又感到一股香味在自己口鼻只见来回‘游荡’着,李恒仿佛在梦中一般,一口将梦中的美食咬住,在梦中细嚼慢咽着,将之吞入腹内。
  一个时辰后。
  李恒睁开了眼睛,大脑内立马想到了原先的场景,不禁的感到胃中疼痛,有种想呕吐的感觉。
  “小弟弟起来啦!”此时一个声音传来。
  李恒异常艰难的呕吐一会,发现没有吐出什么,便转头看去。
  只见一位身着浅浅绿色衣衫,年纪十六七岁左右的少女双眼疑惑的看着自己,而李恒却是满脸的问号,不由的地心中想到:又穿越了?
  “喂!”
  李恒神情一惊,连忙将注意集中在少女身上,用着嘶哑的声音说着:“请问,这里是哪里?”
  “哦?”少女一个长声疑惑,说着:“这里是天鹰教,弟弟你不是小姐救来的吗?难道你失忆啦?”少女突然兴奋的问道。
  李恒有些莫名其妙,仔细想了想,继续问道:“你家小姐?”
  “是啊,我小姐是天鹰教教主女儿殷素素,你不会不知道吧?”少女有些疑惑,有点不可思议,完全没考虑对方年龄才八九岁而已,连忙补充道:“我家小姐是天鹰教紫薇堂堂主哦!”
  李恒听着对方所说,双眼顿时迷茫了起来,嘴中喃喃自语着
  天鹰教……天鹰教
  殷素素…殷素素
  倚天屠龙?
  闻言的李恒却是当场呆片刻,那绿衣少女见其便在旁叫喊,都没有任何反应,便在一旁大声叫喊道。
  “你是怎么了?”那少女问着。
  “啊,我没啥,就是想起了以前。”李恒突然惊醒,急忙回答。
  李恒随便回答那个不知姓名的少女一番,心中却是满是惆怅。刚刚最先听到天鹰教时,李恒原本以为是巧合,但是又听到殷素素的名字时,李恒便知晓了这个时代。
  “哼,我以为你是犯了什么病呢?”少女叉腰一脸‘嫌弃’。
  “我…没病!”李恒看着正上方的楼房木板隔层,又看了看四周的古典布置风格,心中已经完全相信自己已经身处在的元朝末年时代。
  “刚刚喂了你一块熟肉,你还躺在床上?!”徒然间那少女平静的道,紧接着说道:“没病当然得去干活。”
  顿时间,躺在床上的李恒一脸懵逼。
  “开玩笑的”那少女又道“你叫什么?”
  “我……”李恒被对方突然一问,顿时间再脑子内有种混乱的感觉,李恒?王三顺?
  王三顺是他记忆中的名字,但是因为记忆作怪,让他顿时间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谁了?不管是李恒也好,王三顺也罢,那都是他现在记忆,现在想起来仿佛都是曾经亲身经历了一番。
  那少女见李恒半天不回答,轻声说道:“那你以后就叫做,殷十三!”
  “我……”李恒刚想说话,却是见到一道银光飞射而来,只听一声嗤的声响在李恒耳边,李恒挪到头看着床头处插着一柄,让自己身体冰冷的银针。
  “你命是我家小姐救来的,所以你的命是属于我小姐的!不管你以前姓甚名谁,殷十三的名字便是你的名字。”那个绿衣服少女从原本仿佛天真浪漫的笑容瞬间化作冰冷,一双散发出杀意的眼神盯着李恒缓缓说着,随后便推开房门离去。
  “在你房间内有些吃食,休息一会便出来!”声音伴随着那绿衣女子消失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