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独奏诸天 > 第十二章 不悔

  ‘殷十三’看着一群蒙面的女子,在自己身旁匆忙走过。‘殷十三’只见对方脚步急促,丝毫不像一位深藏在家中的大家闺秀一般。
  ‘殷十三’不禁好奇,便往少女们方向而去。
  他胡以儿是华北人士,靠着超高的易容技艺与一身不错的轻功,在江湖流浪了十多年,钱也抢过,人也杀过,女人也上过。
  ‘殷十三’来到扬州长江码头后,却见那些点亮了长江的莲花灯火,在长江上汇聚成另一只河流,心中不由地好奇。
  “大人,我们该回去了!不然堂主见您不在一定会惩罚属下们!”一位天鹰教教众说道。
  ‘殷十三’摆了摆手说道“从小到大未见过这样的场景!你们先回去,我晚点回去!到时候我求情……”
  “……大人您…还是回去吧!”那男子面色难为情说道,诸多的天鹰教教众见那被莲花灯点亮的长江也有着向往的神色。
  ‘殷十三’说道:“别管我!你们自己玩自己的!”
  胡以儿看着那灯火不禁痴了,运转祖传的轻功,直接跨越了数个船宇飞到了漂泊在江中的一艘船上。
  在一群傻眼的天鹰教众面前施展了轻功,一跃再跃。
  “你们先回去禀报堂主大人!”男子轻叹口气,看着身后十几位天鹰教教众,继续说道:“我在这里等十三大人!”
  来到那船上,胡以儿看着岸上已经相继离去的天鹰教众,只留下一个人杵在原地等待着,微微舒了口气,想到:这群家伙估计去通报了吧!不管了!先看会再回去也不迟。
  胡以儿站在一艘小船上,隔这船上的纱窗,无法见到里面人的模样,似乎对方见自己忽然到此,也不惊慌。毕竟普通百姓一般来说比较怕武林中人的。
  是丑还是美?
  胡以儿对那纱窗后的飘忽的人影说着:“姑娘你好!在下……在下殷十三!”
  纱窗之内等了一会才缓缓说着“殷十三?”那女子继续说道:“殷公子请坐,请问您到小女子的船儿,有何事情吗?”
  胡以儿听到对方的如同黄鹂脆音,急忙说道“我只是从没有见过七月初七,有人在长江放着莲花灯的!”
  透过窗纱,胡以儿听到那女子轻笑一声。
  “殷公子,我们只是把心中想说的放在莲花灯下层的纸张上,也并不是偏离七夕牛郎与织女的爱恋。我们只是简简单单地将心中人写下,希望长江赠与无限的希望罢了!”纱窗后的女子耐心说道。
  “原来这样啊,载着希望的金黄色莲花灯,点缀着长江上,也是别又番美丽!”胡以儿看着江面上,说着。
  “是啊!是挺美的!”
  “不过,向我们这种人还是比较少,毕竟有些还未嫁人。所以有些会带着面纱巾。”
  胡以儿见到从船房中走出一位穿着普通的女子,而那女子眉心点缀着朱砂,面容绝美。女子出了小船船舱后,对着胡以儿微微一笑。
  此番一笑,胡以儿看着心神一荡,胡以儿对于那女子为何没带纱巾,倒是没有什么疑问。
  胡以儿却见女子手中拿着一盏莲花灯,一块黄色纸张条绑在莲花灯一角,轻轻地放在江面上,将之推出。
  而胡以儿却是瞧到纸上写着二字:不悔。
  “不悔?不后悔吗?”胡以儿问道。
  “不小心,被公子看到了,的确是这个意思!”女子神情一呆,脸上有些微红说着。
  “就是不知道,姑娘芳心暗许何人啊?”胡以儿见她脸色微红,心中不由地有些失落,问着。
  “我…唉,还是不说了罢。”女子微微动作一僵,抬头看着身前的胡以儿,笑着说:“公子,你难道也想放灯吗?”随即拿出了一个还未点燃的莲花递到胡以儿身前。
  “多谢好意,我胡……殷十三就不用放灯了,浪迹江湖逍遥自在。”胡以儿说着。
  “或许公子的有缘人不久后便会出现吧!”
  女子见其微微一笑,于是两人交谈不过一刻钟。
  “好了,我得回去了。”女子表示歉意说着,撑着船到了岸边。
  胡以儿有些不舍,问道“姑娘,明儿是否还在?”
  “不在了,多谢殷公子的短暂陪伴,后会有期。”女子微笑看着胡以儿说着,便转头离去。
  “姑娘你家离这里远不远?要不我送姑娘一段路?”胡以儿问道,却见已经远去的女子没有回答,消失在远处。
  “后会有期。”
  胡以儿微微一叹,坐在船上。
  忽然想到自己还有正事要做,心中一惊,连忙起身。待胡以儿回到了码头口,见那男子还未离开,不由地一愣,问道:“不是让你们走吗?”
  “大人你都没走,我哪敢走啊!?”一个男子说着。
  胡以儿心中冷笑,自己的需要做的事情很简单,他那好友邱开已经说过,他现在易容成殷十三就是让那些监视殷十三的人将目光投向自己。
  ……
  天鹰教大船附近不远的一艘小船内,小船内没有点燃灯火,安静的漂浮在岸边。
  船内坐着两个黑衣人,正是殷十三与邱开二人。殷十三坐在原地闭目养神着,倒是邱开在一旁小声嘟囔道:“辰时都快过了,胡以儿怎么还没回来?不会真的去窑子玩了吧?”
  感到身旁殷十三一丝疑惑的目光,邱开有些尴尬。邱开想起自己那时候开玩笑着说:公费进窑子,点个最贵的啊!到时候分享分享……
  邱开扯开船舱的帆布看着天空的明月,忽然看到天鹰教那艘停靠的大船外,有几人朝着大船而去,借助明亮的月光,见到是胡以儿假冒的殷十三。
  “大人,胡以儿到了!”邱开说着。
  “你不是说他还在窑子吗?”殷十三面无表情,双眼盯着邱开,说着。
  “开玩笑的啊!”邱开嘴角抽搐了一下。
  “半个时辰后便行动。李天垣虽然老了,但是他也是仅次于殷天正之下的,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得小心。”殷十三目光微微闪烁一下,看着邱开说着。
  “一个近六十的老头,大人你就别这么小心了!洒家直接打死他!”邱开语气狂妄地。
  “你知道殷天正是什么人吗?”殷十三平静地说着。
  “何人?难道很厉害不成?”邱开一愣,面色疑惑,对于天鹰教这个才建立不过二十多年的势力,而其教主殷天正,邱开的确不曾了解。
  “你不知道很正常,只有西域之人才听过他的名声。”殷十三借助冷调的月光见其疑惑的神色,说着“明教听说过吧?”
  “知道,中原武林各派称之为魔教,洒家倒是不觉得,他们敢举兵反抗朝廷暴政,邱开很是佩服!”邱开说着。
  “嗯,殷天正却是明教四大法王之一,在西域昆仑那边有着白眉鹰王之称。武功不弱于中原武林六大派的掌门人……”殷十三看着窗外的明月,一边揣摩着时间一边说着。
  “有这般厉害!?洒家听说那出自六大派的弟子,随随便便就能收拾我们这等野路子的人士!洒家在关西之时,只要见到是六大派弟子几乎退避,不敢招惹。”邱开好像泄气了一般,说着。
  “怎么?不敢了?”殷十三目光深处闪着寒意。
  拍的一声响,只见邱开大掌一拍桌子,说道:“洒家怎会怕?正好我就见识见识着仅次六大派掌门人的高手。”
  “见六大派弟子绕路走?六大派的三代弟子估计现在都没人够你一掌拍的!”殷十三说道。
  “哦!?”邱开立马来兴趣了,眼睛闪着一丝兴奋。
  “还是依照计划行事!与李天垣交手不要逞强,只需引出他,我来解决他!”殷十三看着邱开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