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独奏诸天 > 第七章 八年

  八年时间,对于天地对于轮回中的万物只是一刹那。
  ……
  海上那即将从东方缓缓升起的红日。直接透过红色早霞,一层暗淡的金色的光芒洒向一艘船舟。站在船舟前舱里头有着两位少年人相互交谈什么。
  两个少年是李天垣两名子嗣。
  居然这李天垣收了他为徒后,不出一个月后李天垣又收了殷七。
  距离那张五侠夫妇回归中原也不过只有两年时间。
  八年内,因为殷十三与殷七二人,将整个江南地带压得服服帖帖的。不管是那海沙帮还是那沿海的巨鲸帮与江南武林,听到天鹰教的名字皆是退避三舍。
  八年内李天垣没有出过一次手,几乎所有天市堂之事都是殷十三与殷七两人完成的,而殷十三二人地位却是水涨船高,在天鹰教中地位愈加巩固,原本一飞冲天的天微堂的殷野王却是被李天垣的威势压了下去,依旧还是天鹰教老三地位。
  八年内,对于殷十三来说是漫长的,生活就是不断的做着教中的任务,任务无一不是让殷十三前去支援哪个分坛,去抵御一些打着灭魔旗号的武林正道。
  十一岁的殷十三,第一次将敌人脖子扭断后,看对方四肢无力瘫软在地上睁开一双无神的眼睛后,对那生命也不再那么的敬畏。
  随着殷十三参加数十次大大小小的江湖征战,在战斗中成长,在鲜血中磨砺,无论是武功与内功修为也是增进的极为迅速。
  殷十三也早已学会了内功心法,名为:心鹰功。
  说道此门功法,其实是配合鹰爪擒拿手的内功心法。
  出自江南地带一个小门派,只不过由殷天正发扬光大。
  殷天正加入没多久,那门派便被其余势力打压消亡,而殷天正与师弟李天垣两人入门不久仅仅修了鹰爪拳与心鹰功。不过二人在浪迹江湖加入明教之时,不断将这鹰爪拳玩出了样子。于是不断完善了鹰爪拳与心鹰功,以至于现在鹰爪擒拿手。
  当学习内功之时,殷十三不亏感叹古代人就是古代人,比如身边这殷七,当李天垣传授那内功后,殷七对那李天垣感恩戴德,事事都是以什么“师傅如何说如何说?”
  可惜地是那青龙坛坛主却是依旧无人胜任。
  早在三年前,当殷十三独自一人将一群江南地带的数十位武林人士击败后,被青龙坛弟子们推荐其坐上坛主之位。但因为天鹰教高层以那:年龄上小不足以统领青龙坛的说法否决掉。
  更是可笑的便是,殷十三知晓了否决的最快之人便是自己师傅李天垣。
  说什么,年龄不足以承担!
  当殷十三听到后,心中杀意大起,在殷十三眼中李天垣为了自己两个废物儿子成为了自己挡路石。
  八年的接触,殷十三解了李天垣此人,因为年龄增长内功修为有着下滑迹象,但因为贪恋权势,不甘心被殷野王超越,所有暗中提拔了许多天鹰教的人才。自己与殷七不过是李天垣手中一把稳固自己势力的刀罢了。
  殷十三便是将目光投向那些青龙坛帮众身上。
  已经年龄十七岁多的殷十三,自从修炼了内功心法后,武功却是日行千里,一人将海沙帮打的退又再退,又加之游离在东海海岸的巨鲸帮,青龙与天市堂的弟子对其愈加佩服万分。
  更是有着圆月之上人影一些招式辅助,让殷十三摸索出三门武功,拳法与掌法,和刀法。
  ……
  “该死的,你们怎么回事?本少爷不是说第二日后就要看见扬州城吗?真是一群吃干饭的废物!”殷十三只见身后,一位穿着华贵衣衫的少年从船舱走出,手中一把折扇,对着穿上的水手与站在船只上的天鹰教教众怒吼。
  少年那话让那做事汗淋漓的水手们面色一变敢怒不敢言,还有那些教众们微微蹙下眉头就保持沉默。
  “哈哈,二弟,父亲不是说过吗,大海上变幻多端,阿七与那些水手忙不过来很是正常吗?”这时候一位青年直接推开了船舱的吊帘,一脸哈哈笑着。
  “是极是极!兄长果然见识不凡!日后必是圣人当世。”那少年拱手夸赞。
  殷十三坐在帆船上的帆布横杆上不禁地撇了撇嘴,眼神看着那少年全是蔑视神色。少年与青年分别是那天市堂堂主李天垣大儿子与小儿子。这两人分别叫做:李利与李新。
  这两人不学无术,平日无所事事,到惹是生非,又眼高于顶。要不是有那武功高强的李天垣做后盾,这两小子估计在就被江南武林人士抓住丢到海中喂鱼了。
  而李天垣对这两个混账儿子早已经绝望,打过骂过,完全没用。
  此番行程,原本只有殷十三自己与十几位鹰天教教众。但因为那李利知晓要去扬州,请示了父亲李天垣后又对殷天正死缠难打,然后……船上加了十数人人。
  殷七,李氏两兄弟。
  殷七却是李天垣专门派出保护李氏两兄弟的,外加那从天市堂抽离的十数人手。
  ……
  “扬州港口!到了!”一个站在船帆上的水手大声叫到。
  “哈哈,兄长扬州到了啊,果然却是如是那袁师所说的,烟花下扬州,果然是烟花之地啊!”那李利拉着李新的手臂摇晃说着。
  神情激动的李利,看着李新,只见李新端正了衣衫,说道:“靠近,扬州港口!”
  随着众人下了扬州港口后。
  “殷七,你跟着我们!”李新看着殷七说道,便带着十几位天鹰教教众从船舱中下来,相继朝着扬州繁华地带走去。
  于是殷十三站在船舱上,命令着船上众人。
  天鹰教众人各司其职相继而去。
  原来的水手却是行动干脆利落,完成任务后下了船,顺着着天鹰教众足迹追踪。
  唯独留着殷十三站在船头之上,双眼淡漠的看着李新两兄弟‘蹦蹦跳跳’朝着扬州繁华地段走去。
  ……
  楼房与砖瓦,青树与花瓣。
  扬州王家内。
  王家在扬州是大家族,是扬州唯一敢与海沙帮会做交易地家族,靠着海沙帮走私各种商品家族势力逐渐壮大,家庭幸福美满,数代同堂。
  而今天正是王家一位辈分颇高的长辈八十大寿,王家特此举行了一场宴会邀请江南不少武林人士。一来,可以为家族宣传,二来可以让自家后辈长长见识,三就是大家都来热闹热闹。
  一位中年男子穿着得体讲究,看着下方忙碌的仆人与在各处圆桌上正襟危坐的来客们,脸上浮出一丝笑意。
  此人便是王家现在的主事人,也算是家主。王家上下,几乎所有的权力在与其手。更是与江南地带无数武林群侠交好,随是商贾但对其江湖上的事情也知晓一二。看着下方的场景,仿佛预示着家族蒸蒸日上,未来前景光明一片。
  “王老爷,你们这酒当真香醇!在下行走江湖十多年都未曾喝过如此美酒!我代我神拳门诸位师兄弟敬您一杯!”此时一位站在东南角上一位汉子,便端起一大碗酒对着底台上的王家主事人王王巍宇,大声说道。
  王巍宇不禁一笑,端起一小杯,对其说道:“神拳门英雄能来此,已是我王家莫大荣耀!王家先敬神拳门一杯,望友谊长存。”
  “哈哈,王老爷这杯,虽量小但却是心意十足的很,我等先干为敬!”那汉子双颊微红显然是在之前便已经喝了许多,其吆喝了身旁几位神拳门弟子,齐齐起身对其敬酒。
  有了神拳门诸位开头,那些来自江南地带各门派的弟子,也不好意思在这里白吃白喝,于是相继对着王家一些名望颇高的人士,你来我往的。
  而那原本宴会的主角八十寿辰的大老爷却是被晾在一旁,仅仅就几个侍女服侍这。
  拿大老爷浑浊的双眼看着下方一些热闹的场景,忽然间大老爷看向一旁离自己不远处围墙上爬过一个人来,大老爷眼睛一亮。
  却是见到那自己顽皮的孙儿,心中有些开心起来,只不过那青年人面色焦急,直接越过了老人身旁,径直地向王巍宇跑去。
  老人叹了口气,便坐在椅子上,安然的吃着东西。
  王巍宇看到自己儿子急匆匆地跑来,看其身上的脏兮兮地衣物,心中不悦,沉声说道:“喜儿,你这么慌张干什么?”
  王喜义看着自己父亲,神情从慌张神色逐渐镇定,说道:“爹爹,我惹事了!”
  “你这臭小子,今日是你姥爷大喜之日,昨日我便与你说过,过了今日再出去,你就是不听……你说是何事请?”王巍宇显然没将对方的惹的什么事情放在眼里,平日为自己这儿子擦屁股的事情太多了。
  看到自家父亲镇定自若的神态,那王喜义顿时也舒了口气,就走到王巍宇耳畔,将事情细数说了一边,不过王喜义发现自己越说自己父亲那脸色越加的难看,面色逐渐变得低沉。
  啪!
  王巍宇一反手一巴掌将王喜义拍到地上,王巍宇这一番的动作,顿时间引起了不少江湖人士的注意,一开始那父子二人只是小声耳语,又加之四周嘈杂环境,完全听不到二人究竟在讲些什么。
  适才王巍宇那一下,便让那些武林人士皆是愣住,目光好奇地看着王巍宇与地上的王喜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