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独奏诸天 > 第二十四章:谋略

  时光荏苒。
  自从峨眉事故后,江湖又平静度过了两年。
  殷十三有胡以儿帮忙管理下,青龙坛发展的人手逐渐增多。许多天鹰教的弟子大部分愿意加入青龙坛,而又外特定招收的弟子也是繁多。
  青龙坛逐渐成为真正的五坛之首的位置,殷十三在天鹰教地位隐隐与那上面两位堂主并立。至于紫薇堂,现在依旧无人就任,或许是殷天正是对故去的女儿唯一的念想吧!紫薇堂在这十来年的日子中,逐渐淡薄而出,弟子们也鲜有谈起紫薇堂。
  而邱开也在殷十三与殷野王的帮衬下,将其推在玄武坛坛主。陈岁远却是被夹在殷野王与殷十三中间,毫无反抗一般。
  江南地带,西北之处。
  一艘挂着天鹰旗号的山庄中,旗子上画着一条张牙舞爪的青龙。
  庄中一布置奢华的房间内。
  殷十三穿着一身白色长衣,坐在一张大桌前,用着一直狼毫笔在一张纸卷上写着什么。这两年内,殷十三不仅且要管理青龙坛,又要修炼武功。若非有胡以儿在一旁帮衬,殷十三当真分身乏术。
  当当,轻微的敲门声,随即门被推开。殷十三放下狼毫笔,看着走来的二人,正是邱开与胡以儿。
  “大人!”两人躬身,恭敬问道。
  殷十三拿起纸张,走到胡以儿身旁,递给对方,说着“你看下,有没有需要完善的?”
  胡以儿一脸疑惑,看着殷十三,接过纸卷便目光扫向其中的内容。一旁的邱开探过脑袋,瞧着纸卷上。
  殷十三计划着如何得到屠龙刀,现在有两个方法,第一个便是从张无忌手上得手,从对方嘴中得到具体的航线与那座冰火岛的具体特征,从而找到谢逊所在,但这个方法殷十三猜测有点不靠谱,毕竟张无忌父母舍弃性命也要保全谢逊,想来张无忌定然不会轻易透露。
  所以殷十三也想到第二条路径,只要他泄露出谢逊在极北之海,就会有无数的江湖中人出海寻觅。就是借助天下江湖众人之手,为他寻找屠龙刀。只要有人得到屠龙刀,他便会出手抢夺。不过风险很大,倘若计划便他人知晓,他殷十三便是武林公敌。
  “这?!”胡以儿一脸震惊,难以置信地看着殷十三,刚要说什么的时候。
  “我靠!”邱开在一旁大叫着。
  殷十三与胡以儿一脸疑惑地看着邱开。胡以儿说道:“你又不识字,你鬼叫什么?”
  “大人,你的字又漂亮了啊!比上次又潇洒许多了!”邱开忽如其来的马屁,直接呛住胡以儿。
  “大人,两年前是您做的?”胡以儿一脸震惊,语气不确定地问着。
  “嗯,是我!”殷十三点头。
  “你们在说什么啊!?”邱开一把抢过,胡以儿手中的纸,瞪着眼睛看着上面的字,一副装作我识字。
  殷十三走到一处,把挂在墙壁上一把剑匣子取下,一掌拍在其上,匣子轰然破碎,数道不知名的暗器从中飞射而出。
  而殷十三早有心理准备,在暗器射出的瞬间,动作极其迅速,将挂在一旁的衣物,几个旋转将暗器包裹在衣衫内。
  邱开与胡以儿吓得一懵,见此后顿时呼出一口气。
  邱开挠了挠头说道:“幸好!”
  “是!”胡以儿向殷十三拱手,刚欲想说话之时。一旁的邱开说道:“幸好上次收起好奇心,不然邱某人现在已经到阴曹地府报道了!”
  胡以儿嘴巴一抽,见到邱开还想继续说,胡以儿说道:“你少说点!不会死!”
  “我靠……你小子想打架?我可是坛主!?”邱开顿时间大叫,说道坛主邱开面色得意至极,双眼竟是看着胡以儿挑衅。
  “哼,没我你邱开估计早已是光杆坛主也说不定!”胡以儿冷笑嘲讽。
  “行了!”殷十三已经坐在椅子上,手中拿着收入剑鞘的倚天剑柄,看到邱开又要继续说,连忙插声制止。
  “咦!?大人你这什么剑?居然还要这么保护着,我记得大人你是用刀的啊?什么是时候玩剑了?……”邱开说。
  “邱开,你闭嘴!”殷十三面色一冷,喝道。
  “蠢货!”胡以儿在一旁骂着。
  “胡小子你……”邱开感到殷十三的目光,于是姗姗一笑,挠了挠后脑。
  “大人,你这样做的话,会牵动这个武林的,弄不好举世皆敌。”胡以儿压低声音说着。
  邱开一闻,笑嘻嘻的脸上顿时间凝重起来,虽然不知道殷十三与胡以儿在说什么,但是举世皆敌四个字立马触动邱开的神经。
  殷十三双眼一扫胡以儿,将手中的倚天剑抛给胡以儿。胡以儿一手接住,发现看似与普通剑刃无异的剑刃居然有着数十斤重。心中不由地一惊,说道:“这就是江湖上盛传的倚天宝剑?”胡以儿运足气力,握紧了倚天剑剑柄,眼睛仔细从上到下观察着倚天剑。
  “倚……!?”邱开刚欲惊呼,一只狼毫笔急速飞来,点在邱开的哑穴上。
  殷十三说道:“小声点。”目光示意胡以儿解开邱开的穴道。胡以儿见此无奈的一笑,腾出一只手在邱开身上点了数下。
  “那两年前的事情……是大人您做的?”邱开有些哆嗦的问。胡以儿目光瞥了一下,语气哆嗦的邱开,问道“你没事发抖什么?”
  “嗯,怎么?是有什么想法吗!?”殷十三抬头看着邱开问道,心中想着邱开缺点很多,就是不会有一个怕字。
  “没呢!”邱开姗姗一笑,心中不由得骂娘,自己以前在玄武坛中天天吹嘘,吹到只要见到灭峨眉那人,就取其首级,来赠与各位弟兄瞧一瞧,妈的幸好殷十三不知道。
  毕竟两年前的事情实在太过惊人,江湖传言是一个神秘人单枪匹马闯入峨眉,将这个大派杀的只剩大小猫几只。平静的两年中,因为峨眉几乎被灭,从而引出神秘黑衣人,江湖中传闻有三。
  其一:便是天下第一的归属,有人说是正道武林的张三丰,也有人说是那神秘的黑衣人,也不少人提出是现如今掌控明教的杨逍,还有那少林掌门。最后众说纷纭,导致出——天下之间的酒楼中说书人哪说不对,便遭到江湖中人刀剑相逼。更有提者,这江湖必有高地上下之分,天下第一论实力说话!
  其二:就是由于峨眉之时的倚天剑,又引出了消停在四年前的屠龙刀。有人说武林至尊单靠一把刀决然不成,其中定然有其中秘密,使人为尊武林。而因为殷十三抢夺倚天剑,让一些早已不怀好意的阴谋者,说道:既然倚天剑能与屠龙刀齐名定然也有着相应的秘密。
  其三:那又是出自峨眉山中,灭绝将掌门人之位传于丁敏君。无数正道人士,纷纷祝贺。但又江湖上有过小道消息,其实灭绝是打算传位于另一个峨眉弟子,但忽然好像发什么什么事情,灭绝将峨眉掌门物证铁指环传与了丁敏君。
  一开始此时传到了殷十三耳中,殷十三只是一笑了之,峨眉派到了丁敏君手中几乎没了前途可说。
  ……
  三个月前。
  峨眉金顶,灭绝坐在椅子上,一双老迈眼睛看着下方弟子们再演练着剑法,这些都是两年内刚刚进门的弟子,为了恢复峨眉派元气,而这一次灭绝没有再下令男女弟子皆可,放宽了对男性弟子招收。其中灭绝也发现了一位天资惊人的少年,本欲想收那少年为徒,但考虑到自己教导周芷若已然身心疲惫,就否了念头。
  周芷若拿着茶杯提给了坐在椅子上的灭绝,忽然惊喜的笑着:“师傅,徒儿刚见您笑了!”
  “胡说!”灭绝说着“为师哪有笑了!?”而灭绝双眼愣出神看着下方的弟子们皆是用着全身精力苦练剑法。
  “丁师姐,她很会教导啊!”周芷若站在灭绝身旁,指着在广场上逐个逐个教导弟子的丁敏君,这丁敏君却是任由烈日曝晒,似乎是转了性子一般。
  “是啊!”灭绝眼皮抬了下,下方瞳孔凝聚在丁敏君额上的汗水。
  “芷若,让你练的灭剑与绝剑怎样了?”忽然至此,灭绝发出严厉的声音,问却。
  周芷若惊呼一声,小声说道“徒儿愚钝,数月有余都没能领悟师傅所传的高深剑法!请师傅责罚!”其实周芷若刚入峨眉之时,第一时间便被灭绝教书认字,毕竟是船夫之女,哪有机会识字,给她高深内功也看不懂。
  灭绝也未怪罪,摸了摸周芷若的头发,说“你纪师姐呢?”
  “师姐在后山打坐练武!”周芷若说道。“为何去后山?为师又没有惩罚!”灭绝眼中疑惑。只听到周芷若说“师姐说她总不能安神习武,不希望影响峨眉崛起大事,希望自己能定神!”
  “你去趟后山,唤你师姐下来,为师有重要事情!告知你师姐”灭绝告诉周芷若说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