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独奏诸天 > 第二十一章 峨眉惨案

  殷十三一众人风尘仆仆的回到了青龙坛,将一切的事情经过继续梳理一遍。
  深夜,殷十三坐在屋内,看着摇曳的烛火。双瞳深邃,那猿猴挑落的悬崖,听猿猴悲号声,便差不多知晓悬崖起码有着数百丈深度。昆仑山脉山脉走势复杂至极,已经发现白猿已是幸运,若想继续下如此高度的悬崖找猿猴简直太难。
  而且自己私自动用青龙坛数千两白银已经被殷天正知晓,虽然未曾怪罪,但是也派遣了使者来查询银子的去往。虽然自己不惧殷天正,但好歹自己也是属于天鹰教教众,也得给这教主点颜面。殷十三坐在椅子上看着烛火,脑海中回忆起白猿,深深呼出一口气。
  自从殷十三的心鹰功早已大成,内力充斥这自己奇经八脉。这几年来内功修为根本是寸步未进,而用修炼来自月影上的武学延生出的内力,却是微薄至极。
  但有个作用便是可以增幅他心鹰功修出的内力威力,
  ……
  时间又悄悄的流逝,自从张五侠夫妇自杀已有两年。
  蜀地,峨眉派。
  一条蜿蜒婉转崎岖的山路上。
  带着黑色面具的人走在山路上,一身黑色黑色长袍,每一步走在阶梯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却是发现此人穿着一双铁靴。这个黑衣人正是朝着峨眉派走去。所谓蜀川山路崎岖,蜀道之难,使人听此凋朱颜。
  而峨眉派中。
  灭绝师太坐在大厅高堂上讲着佛经一时辰,后又开始讲着峨眉武学精要。灭绝师太四十岁左右,容貌也算是甚美,但两条眉毛斜斜下垂,一副面相变得极是诡异,犹如吊死鬼一般的面部形象。
  蜀中峨眉派弟子有数百人之多,女弟子占据八成之多。灭绝师太讲着祖师郭襄传下的峨眉九阳功,对于峨眉九阳功灭绝相当的得意,毕竟此内功心法乃是峨眉最为重要的根基,也是峨眉能立足于六大派的依仗,而众位弟子皆是一脸认真的听着。
  忽然一道低沉的声音传至而来,打断了灭绝师太讲话。
  “这便是峨眉派吗?”
  灭绝惊惧片刻之后,起身怒喝:“谁在峨眉撒野!?”
  灭绝师太一动,一把将插在祖师雕像旁的倚天剑嗤的一声拔出,施展轻功出了殿堂,身子瞬间站在峨眉金顶,环顾四周却没有发现任何人影。
  “是谁?赶紧出来受贫尼一剑!”灭绝师太怒声到,心中暗道:刚刚那传音显然是内力高深者,得小心。
  灭绝警示四周,发现原本在大堂外巡逻的峨眉弟子都是七窍流血倒地不省人事,惊怒之余,灭绝大声传音“妖人!你给贫尼出来!”
  在灭绝仔细瞧着西方之时,黑衣人从大殿顶部悄然落在了灭绝身后。“师傅小心!”顿时间从峨眉大殿内传出。
  灭绝闻此,迅速转身,手持倚天剑,朝着身后使出一招绝杀的峨眉剑法,却是见到身后却是毫无人影。正当灭绝有着一丝薄怒,心中有怪大殿之内欺骗自己的弟子。然而继续听到大殿内女子的叫声“师傅身后啊!又在您后面了,小心啊!”
  灭绝闻言赫然瞳孔一缩,身子一震,运足了全身内力,手持倚天剑朝着身后一划而去,下手丝毫不留情。果然,灭绝在一转身一瞬间从余光中看到一个黑色的人影站在身后,可惜见到自己回身旋斩却是丝毫不躲闪。
  灭绝心中冷笑三分,暗自想着此人死定了!倚天剑何等锋芒?吹毛断发,除却其名的屠龙刀,灭绝用着倚天不知斩了多少人的头颅,与斩断多少江湖上所谓的神兵利刃?
  然而结局却是相差甚远,灭绝回身一剑欲将身后之人枭首的一瞬间,感到倚天剑剑刃却纹丝不动,灭绝听到一句话。
  “峨眉剑法加之倚天剑?”
  声音极度的漠然,灭绝回首望去,看着倚天剑被对方一只手夹住,心中虽是难以相信,但事实就摆在眼前,不得不信。
  咔咔!
  “撒手!”灭绝听到声音,冷声呵斥。
  “有本事便要本座撒手!”黑衣面具人说着。
  灭绝眼神惊惧,因为她感觉到从倚天剑中传来的一股霸道的力量。而这股力量正意图摧毁着倚天剑,灭绝用出全身力量依然无法从对方手中拔出。
  “峨眉弟子们听令!”灭绝双眼露出果决之色,厉声说着。
  “这么希望你弟子死吗?”黑衣人缓缓说着。
  “贼子!你!”灭绝被一问尽是哑口无言,看着四周一些已经清醒的峨眉弟子们,皆是拿着手中的剑刃整齐划一对着黑衣人。
  黑衣人呵呵一笑,忽然松开倚天剑,见此灭绝便立马收剑,紧接着又出剑攻来,施展自己的生平武学,用倚天宝剑,刺出劈出甩出,灭剑绝剑二剑,与黑衣人缠斗着,让灭绝恼怒的是,黑衣人屡次躲开灭绝手中的利刃,而灭绝在峨眉金顶地面上削出数十道剑痕。
  灭绝师太步伐精妙,配合峨眉九阳功与纵横江湖的灭剑与绝剑,内力浑厚,剑招丝丝成阵,仿佛是毫无破绽,打的那黑衣人处在‘被动’状态。
  “你还是要弟子上吧!”黑衣人说着“不然掌门人被本座一掌打死,可不好!”
  “你!你这魔教妖人休得猖狂!”灭绝发怒,每每剑招使出十成功力,整个峨眉金顶被二人交手下,数座香炉被打飞。
  一些弟子站在远处紧紧盯着场下交手的二人,欲想上前帮忙,奈何在场的二代弟子中无人内进入,插手灭绝与黑衣人的较量。
  “前辈,你究竟为何闯我峨眉?”贝景仪大喊着,心中担心自己师傅灭绝。
  “混账!”灭绝交战之余怒声呵斥“魔教妖人岂是你等前辈!”
  “师太,你看你弟子多近人情!?”黑衣人透过面具的眼睛内,闪烁着戏虐“你这做师傅的得学学啊!”
  “魔教妖人!我灭绝定要杀了你!”灭绝此刻束发带都已经散了,长发漂浮,配合面部表情简直是魔神临世,疯狂却又有章法的剑术在盛怒之下,威力提升不少。
  “魔教贼子,吃我一剑!”黑衣人感到身后一道锐利锋芒传来,微微闪身,躲开身后那偷袭的一剑,黑衣人定睛一看乃是一位年龄比灭绝还大的老尼姑。紧随其后又有几位年岁大的尼姑手持着宝剑相继从殿堂后方出现,这些显然是曾经与灭绝一辈的峨眉弟子。
  “掌门人!我们联手!”一个老尼姑看着灭绝说道。
  “好!有劳师姐们!”灭绝深深吸了口气,知道黑衣人难以对付,点头说着。
  此时数位峨眉派长辈围攻着黑衣人,但这些峨眉老尼姑越打越心惊。虽然峨眉剑法,轻柔灵动,滴水不漏,偏重防守。但问题是他们足足有五人,皆是峨眉派的长辈,五人齐手御敌,却是每次都能被黑衣人轻松化解,或者轻松躲闪,好像对方还未使出全力一般。
  “贼子,受死!”灭绝感到自己内力开始不支,趁着黑衣人还在与自己的师姐妹相斗,抓住一个空隙,施展轻功,长剑疾闪,剑尖已指到了黑衣人咽喉。
  黑衣人看着:嗯,姿势看来不错,就是人老了!
  黑衣人滑步转身,身形犹如急转陀螺,不偏不倚的闪开倚天剑剑刃。那其余四人见此哪有会让对方如此轻松,纷纷使出生平最为擅长的武学,意欲阻止黑衣人躲开。
  “或许你师祖的父亲还能与我较量,至于你还差远了呢!”黑衣人情绪无感无情的说着:“以为就靠这些卑微且无力的蝼蚁,能影响本座不成?”忽然在灭绝自以为使出必杀一剑时,黑衣人动作快若闪电,身如玄弓,劲力大开。
  一掌一个老尼姑!皆是胸膛坍陷,身子飞出数丈摔在地面上,吐血身亡。然后一记侧踢将最后一个尼姑拦腰踢断,滚出金顶场地。
  黑衣人见到那灭绝想收招,身子化作利箭,飞到灭绝身前,一击重掌劈在灭绝胸膛。灭绝师太面色惨白,随后又潮红,口中吐出血箭,身子摔在了地面上,手中却依旧紧紧地握着倚天剑。
  “贻笑大方!哈哈!”黑衣人忽然朗声一笑。
  一股强烈的音波,从黑衣人身上迅速扩散,将整个峨眉派砖瓦全部揭飞,数十名清醒的弟子们,受到音波后耳膜破碎,全部倒地七窍流血,站在远处的几位弟子一脸苍白的看着前方。
  笑声先至灭绝耳畔,让灭绝浑身的血液翻腾,不过数息时刻便稳住了呼吸,灭绝面容骇然的看着到地上生死不知的弟子们。
  灭绝忽然感到手中传来一股巨力,倚天剑从她手中脱离而去,而且顺加着一道霸道绝伦的力量,在灭绝毫不知情的状况下,冲入体内将之经脉全部催毁掉。
  “还我倚天!”灭绝大叫。
  “为什么?”黑衣人拿着倚天剑,走到大殿柱子边上靠着说,扫视了四周已经躺在地上横七竖八的峨眉弟子。
  “你武功如此高!倚天对你也没什么用!”灭绝此时已经开始脑海昏沉,虚弱地说着。
  “怎么没用了?我可是少了一把神兵啊!”
  “你……你倒是何人?有什么目的?整个武林中从未有你这等人物!”灭绝面色苍白如纸,躺在台阶上不断咳嗽着,
  “要是倚天剑在其他门派,此刻我便在那门派!”黑衣人说完便离开了“今天大发慈悲不杀你了,毕竟杀多了怕遭报应啊!”
  “哦?!对了,你们峨眉九阳功放在哪?”黑衣人刚想离去之时,忽然转身问道。
  “休想!”灭绝闻言,使出全身力量大叫。
  “唉,看来我还是把你峨眉弟子杀干净得了,从此世间再无峨眉。”黑衣人眼神幽幽地看着灭绝说,正想走到一个还未死绝的峨眉弟子身边时。
  “别伤害他们……我说……在掌门内室,左墙靠里的柜子的第三排格子内有个暗格…在里面…”灭绝虚弱地说着。
  黑衣人顿足,声音调侃说着:“素问峨眉灭绝师太乃是性情刚烈之辈,我还以为你会弟子死绝都不会说呢?”灭绝一脸绝望地看着离去的背影,这时候灭绝已经知晓,这个黑衣人完全是奔着他峨眉的倚天剑而来的,对于他们峨眉上下一众弟子性命完全不放置心上。
  ……
  峨眉山脚,黑衣人摘下面具,此人便是殷十三,殷十三回首望去峨眉派那金顶位置,想到:看来内力还是我的短板啊。
  殷十三在动杀手的一瞬间,将罡掌运到极致,自己的内力就消耗许多,殷十三估计持续动用,最多与人交手百多招,自己内力就到底了。殷十三极度自负,他也不觉得除了张三丰之外,整个江湖之内有人能与自己单打独斗过上一百招。
  峨眉九阳功源自九阳神功,其中精要乃是天地之中委实至理,或许能让殷十三能参考的要点。
  殷十三走在回往江南的路上,看着手中玩弄的倚天,轻轻一笑。
  “灭绝啊灭绝,真想看看你能走到什么地步?”黑衣人便是殷十三,殷十三用了自己的内力侵入灭绝体内,强行将之对方内功修为和早已经贯通的奇经八脉齐齐轰碎。
  灭绝内功被废除,丹田经脉也是被粉碎,几乎想再回复内功修为已然无望。一开始本想了解灭绝师太之时,突然好奇灭绝会怎么做?
  ……
  此时绝望的灭绝双眼呆滞,被回来的纪晓芙与丁敏君扶回房间。
  ……
  两月后。
  回到位置处在江南地带的青龙坛总坛之地的殷十三,见到依旧如同往常一般。坐在坛主座位看着四周站满了青龙坛有头有脸的人,并排双列。
  “坛主!我从江南一武林门派中得知,峨眉派似乎被人给灭了!”一个老者忽然说着,从殷十三灭峨眉是两个月之前的事情,但是这则消息却是刚刚传到江南。
  “啊!?”震惊四座,原本高高挂起的老头也是一睁开眼,好奇地看着那个正在诉说着经过的老头。
  “继续说!”殷十三说着。
  “是啊,那个灭峨眉派的蠢货,为什么不杀灭绝师太这个老尼姑,现在搅得江湖风起云涌!”老者微微看了一眼殷十三,继续说着:“那个灭绝师太现在进了武当山,估计想请求张真人主持公道!说什么是跟魔教有关!”
  殷十三闻言,不禁好笑。灭绝这都能怪到明教身上!而且在张三丰地盘上胡言乱语,就算是张三丰再念郭襄旧情,几十年也该够了。
  “而且江湖上有小道消息说灭绝的武功似乎被废了!整个峨眉派剩下的弟子两只手都能数出来!”
  “原本的六大派,变成这个样子。现在灭绝走到哪都得小心翼翼,现在江湖上不少人对她峨眉的武功可是非常感兴趣啊!”
  “要不我们也参合参合?”
  胡以儿站在一旁聆听着,眉头一皱,脑海中忽然想起四年前的小船帆的容貌美丽的峨眉弟子。悠然叹声口气,估计那峨眉女子也已经不在人世了吧,胡以儿说道:“峨眉被灭,与我等没多大干系。先下我们亟待解决的问题还是那些依旧屡次骚扰的门派!”
  “嗯!”殷十三看了胡以儿一眼,点头说着:“峨眉之事,不管我等之事,现下我们应该做的是怎么平复这些又要联名进攻我们的江南武林人士!”
  “坛主所言极是!”所有人赞同着,连连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