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独奏诸天 > 第五章:日常

  对于殷七,殷十三还是有些警惕,第二日装作脑袋昏沉四肢无力般走出,便看到殷七早早到了场地练武,在殷十三仔细观察下,发现对方右脚筋骨的确受伤了。原本殷十三想用前世有些流行话语来试探一番,但仔细考虑放弃了,如果对方和我一样装病的话……
  殷十三微微叹气,想到:自己怀疑有什么用?就算他是与我一样,不还是呆在紫薇堂,那也去不了?
  几日后,殷十三与殷七看着一群少年们跟着殷素素离去,殷十三心中感慨,便挥了挥手。
  别了!
  “继续练武!”殷七冷冰冰地在一旁说着,一破一瘸走向场地中央,演练着鹰爪擒拿手。
  殷十三看着殷七在阳光下,挥洒着汗水,自己却是站立不动,想着那群少年们因为谢逊的狮吼功变成傻子或者死人,不禁有些感慨不已。
  殷七停下练武,见殷十三站在一旁发呆,冷声说:“殷十三?堂主说过我等必须每日有四时辰的时间来练武!你站在那作甚!?”
  闻言,殷十三扬了扬身子说道:“四肢无力,今日就免了吧,月余之久没休息了。”
  “哼,没有堂主的命令,就算有伤也得练!”殷七似乎有些愤怒,对着殷十三说道。
  殷十三没想到这殷七原来还是一个死认规矩的家伙,倒是这几个月来没有发现,打了个哈欠没有理会对方说道“我还是回去睡个觉。”随即便朝自己居所走去。
  忽然走至几步远,感到身后迅捷的脚步声音,立马回身。一个侧身躲避了殷七一记鹰爪擒拿手。
  看着对方脸色阴沉,殷十三忽然笑着,说道:“殷七,听说你练了鹰爪擒拿手有六年了,而且大家都说你资质尚可!”
  “哼!”殷七没有回答,直接跨步向前,使出鹰爪擒拿手。
  来到这世界近半年时间,也没有与他人动过手,殷十三有些跃跃欲试,摆出一招飞鹰盘旋。
  殷十三双眼微迷,看着进攻的殷七,只见对方攻击速度极快,每招每式使出呼呼风声。但殷十三每次用擒拿手内的招式,将之一一化解。
  场内交手的二人皆是毫无内力在身,但是全靠技艺与气力比拼。无内力傍身的话,比武消耗体力极大,不出一会儿功夫,殷七额上的汗水就遍布了额上,心中无比震惊。
  自己练了六年的鹰爪擒拿手,四十五招皆是非常熟练连贯,但是对着身前比自己矮了一个头殷十三,拿对面居然毫无办法。
  自己每每使出爪功,都被对方化解掉。
  殷十三没有实战经验,开始有些手脚慌乱,但是马上适应过来,变得愈来愈轻松,每招每式都能恰到好处挡住对方。
  殷十三觉得没必要在打下去了,六年就这水准?在对方使出一招后,殷十三动用全身力量,一招鹰爪夺目,一只手在空间转换迅速出现在殷七双眼半寸前停住。
  殷七看着眼前的手爪,身体一僵,看着自己击空的一式,霎时间有些失了魂一般。殷十三收手后,看着还在呆在原地的殷七,欲想离去时。
  “嘿嘿,不错啊,居然能赢殷七!”殷十三听到,心中一惊,回首看去,便看到高台上那个绿衣女子。
  “原来是,袅儿姐啊,你一直在上面观看吗?”殷十三问道。
  “是啊,在你们刚刚开始之时,我就在上面看着。”袅儿说道。
  站在上方的女子便是昏迷的殷十三刚刚到天鹰教睁开眼见到那一位,这几个月也是见过多次,那些少年们皆是叫对方袅儿姐,是殷素素在紫薇堂的贴身侍女。
  殷十三闻言,心中一沉,自己与殷七打斗,居然还不知道身旁有人观战,站在这么明显的高台之上,也居然毫无察觉。
  “啧啧,小姐跟我说过,你资质很不错的,只是没想到你练着鹰爪擒拿手才几个月便能胜学此武学六年的殷七,小姐眼光真的厉害!”袅儿站在上方,笑嘻嘻地看着殷十三,一副我小姐无敌的模样。
  而袅儿话语一处,原本呆呆站在原地的殷七身子一颤,走到一旁面无表情练继续练着,也不再管殷十三。
  殷七那身子一颤,恰好被殷十三看在眼中,暗道:这小妞好不会说话,被我击败又加上被这侍女半嘲讽一番,殷七心态估计要爆炸。
  “袅儿姐莫要夸赞十三,为什么没跟堂主大人去王盘山呢?”殷十三扯开话题。
  “我只是内堂的侍女,是很难出去的!”袅儿突然一脸郁闷,喃喃自语说着:“上次出去还是一年前……”
  殷十三也是听不清楚对方在说些什么,便又问到:“堂主大人能何时返回?”
  “嗯…一个月左右吧,毕竟紫薇堂前往王盘山也要有些时日才行!”袅儿穿着绿衣衫,从高台跳下,与殷素素姿势差不多,只是在天空飘了一丈多。
  看的殷十三有些羡慕,想到:居然这小妞也修了内功。
  “哎,你还是得努力啊!小十三!”
  殷十三看着对方莫名其妙般的站在自己身旁,语重心长一只白暂的小手在自己肩膀上拍了拍。
  “殷七一年后便可以修习内功了,你还得六年多!不然定会被殷七三招两式被打趴的!”袅儿一脸正经。
  在一旁练武的殷七动作一顿,便马上继续练着,每招每式似乎用尽全力一般。
  闻言,殷十三说道:“殷七修了内功那肯定无可同日而语!”心中对那些内功心法心中不由得火热起来。
  ……
  原本殷十三打算回屋睡个觉,哪知着袅儿竟然是一话痨,见殷七不理会自己,硬是拉着殷十三说着说那的,说的皆是她去年或者前几年所见所闻的一些‘大事迹’。
  殷十三觉得索然无味,于是随便扯个谎,说自己内急,下次再听,便直接溜了。
  时间一闪而过,又是十数天过去。
  殷十三发现那些可以随意出入紫薇堂弟子们在今日却是消失了大半,问却了一个端茶侍女,便是知道是今日清晨被天市堂与天微堂的人召集走了。
  似乎是什么大事情发生了,殷十三推测估计是王盘山的事情。
  的确是按照剧情走向,又过了一月之余,殷十三便从一个从外购买物资的厨房下人听到消息称,堂主殷素素似乎消失在王盘山不知去向,还有那武当派的张五侠,参与王盘山扬刀大会的诸多武林人士似乎死伤惨重。
  现在中原武林因为张三丰弟子张翠山失踪震动,而天鹰教教主女儿的失踪,也是勾起了两个门派的之间的矛盾的导火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