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独奏诸天 > 第十一章:江月下

  殷十三面色如常,观察着李天垣的神色变化,面上露出微笑说着“师傅,殷七或许是身受重伤,此刻目前在外疗伤。”
  “哼,早知道为师派你出来保护我儿!”李天恒看着海边,眼瞳内泛着泪水,而面色带着无穷的杀意。
  “师傅,因为徒儿出行任务不能及时完成,唉,倘若的话便不可能有着悲剧!”殷十三在一旁恭敬地说着。
  “算了,你返回也没用。我利儿两人刚刚到达扬州第一天就惨遭杀害,而且是分开两个不同地点杀害,你觉得这是因为调戏女子导致的?王家人可笑至极!”李天垣低沉说着。
  自从李天垣来到了扬州,便立刻派往人马,将准备行礼在逃路上的王巍宇与王喜义抓住,对二人先是便是严刑拷打。问着种种事情来由,本是过着富裕生活的王家二人,也无法抵住着用刑。将能讲的都说了一遍,可李天垣每每问道那面具人是何人?老僧人去了哪?殷七又往何处疗伤?可王家之人却丝毫无法回答,就算是自己承认是自己所为来免除用刑。奈何李天垣完全不相信。最后在王巍宇与王喜义死后得出一个那面具人天神神力的线索。
  “唉,十三?”李天垣疑惑说着,身旁的殷十三跟在其后。
  “什么?”殷十三说着。
  “你觉得是不是殷七?”李天垣轻声问着,而一旁的殷十三眼眶中一动,用着平和的声音说着。
  “殷七,徒儿认为不可能!”殷十三正色说着,心中想着:这是怀疑我吗?
  “我前几日获得消息后,我怀疑过殷七,但我也并不相信殷七会这样做。”李天垣说着,转头看着殷十三,继续说道:“殷七的性格你也知道,是决计不会做出这等事的!”
  “师傅说的是!”
  “官府呢?”殷十三故作白痴一样的问话。
  “官府不可能,因为前几日,为师就独自一人进了知府府邸,看那知府模样??”李天恒冷哼说着,语气嘲讽那知府。
  “那师傅你怎么看待呢?”殷十三躬身问道的同时,心中想到:昨日居然外出了,看来师傅你还是小心的紧啊。
  “我小儿子只是中途本性胡闹,去调戏了女子,却是中途被王家那不学无术恶劣至极的少爷所杀,再后王家当时在宴会庆祝他家长辈寿诞来场之人混乱至极……除却那天生神力,或许王家人根本不知晓什么缘由?”李天垣与殷十三站在船头处说着,李天垣为人数十年,难道王巍宇那渴望活下去的眼神,他会看不出?
  而一旁的殷十三听着对方说平静说道:“师傅所说,让弟子毛塞顿开!不是王家人,那就是只要寻到那僧人便可解开一些隐藏的线索?”
  李天垣点了点头,又继续说着:“可惜殷七却是失踪了,难道他也知道什么?”
  此言,瞬间让殷十三心中一动。
  难道殷七真知什么不成?莫非是我有些细节忘了不成?
  “知道了,那我们会尽力查询线索!迅速汇报!”殷十三随后反应过来说到。
  “嗯!”李天垣说着。
  师徒二人商谈一会后,殷十三便离开了。
  李天恒看着殷十三离去的背影,眼中充满怀疑之色,自己两个儿子相继死去,对自己忠心耿耿的殷七又失踪,唯独殷十三是因为出任务不在现场。
  是十三吗?但从在出任务的所有教徒说:那几日,殷十三一直在旁边未曾离开。只是这几年暗地里打压十三,对方真的毫无发现吗?还是愿意忍受?
  李天垣想着。
  ……
  想到这里,殷十三听到房外不断走动巡逻的天鹰教弟子,面上露出一丝笑意,想到:李天垣,你果然不放心徒儿我!
  殷十三思绪想着:就算是有殷天正一层关系,能混到天市堂堂主之位的人,怎么也可能仅是武功高强之辈。我的目的无非是将李天垣引向那神秘人方向,却是李天垣已经完全将这看成阴谋,迟迟不肯出动,每次出动都是自己一人暗自调查。
  就连他殷十三也不知他动向。
  难道要邱开直接前来不成?
  想到这微微摇头,估计邱开来了这艘船上结局一个——死而已。
  殷十三推开船窗忽见扬州的明亮的圆月与流淌的江水,殷十三神情不由得一愣神。
  江月年年望相似。
  活在这个刀剑染血,恩怨不明,汉人不如牛羊,更要对自己师傅时刻警惕的世界中,殷十三盯着天上圆月的瞳孔中泛起一丝怀念。
  忽然殷十三眼眸中一动,冷然的看着天上的明月。
  李天垣你屡次阻我,非要我这徒儿杀你,你也莫怪了,有句话叫做:阻人前途犹如杀人父母!
  ……
  ……
  胡以儿,是邱开在关西认识的好友,是一位对易容有着极其高明的江湖人士。殷十三这次出任务便是胡以儿便在假冒着殷十三摆脱了嫌疑。
  日出东方。
  ……
  第五日,在殷十三出去数次后找寻线索中,殷十三悄悄在一大户人家的狮子口中放入一块布块。等到殷十三与诸多天鹰教教众离开后,邱开站在狮子口面前,取了那布块,嘿嘿一笑,便消失在人群中。
  行之傍晚时分,经过一日的游荡于搜查也没查到任何线索,殷十三与诸多天鹰教教众回了天鹰大船内。报告给了李天垣后,也不见对方生气恼怒,只是一句让殷十三等人退了。回到自己房中的殷十三,床上躺了两个时辰,便起床来到船舱窗口处,看到码头之外一只火把。殷十三一笑,便躺在床上睡觉了。
  ……
  七月初七,七夕节来临。
  扬州城热闹了许多,街上虽然不曾见到卿卿我我、楼楼捏捏的存在,但依然有着不少脸色羞红的少女在大街上小步轻轻小走而过。
  十几天的游走、找寻、走访、暗访。偷偷摸摸。
  殷十三依然带着身后的天鹰教教众在街道上,走过来走过去,特别到了那酩悦楼那青楼,那些教众都是直勾勾地看着楼上挥舞秀帕的娇滴滴喊着公子的‘仙女姐姐’。
  殷十三照着李天垣吩咐,在各大娱乐场所来回走着,希望发现可疑的存在……不管是青楼赌场凡是扬州见不得人的产业中,几乎要殷十三等人暗自搜寻线索。
  今日本是七月初七,扬州街道上人群络绎不绝,形形色色的人来来往往。就这样边带着天鹰教教众边看来往这些古代美女,甚至有人在途中开玩笑:大人,要不我们进去一番,我们有银子的!
  殷十三闻言身肩颤抖几分,回首阴阴森森的目光投掷那位提出这等要求的弟子,吓得那弟子面无人色,刚欲想求放过。
  “其实我也想!”殷十三幽幽地说着。
  ……
  ……
  扬州码头。
  一处酒店上层。
  殷十三坐在椅子上,看着在一旁后再练拳的邱开说道:“时间定在晚上?”
  “大人,我想求个情,请大人别杀胡以儿!”邱开突然说道。
  “哦,你又怎知我会杀他!?”殷十三将一把黑色铁刀放置在身后的刀柄内,漫不经心的说道。
  “从大人你传我武功之时,您的命令我邱开永远不会反抗。但是胡以儿是我好友啊!邱开真的不希望!”邱开说道。
  “所以呢?反抗不成?”殷十三拍了拍身上的衣服,不经意的说着。
  “没有!”邱开听到后额头上瞬间出现冷汗。
  “的确,从一开始我就没打算让胡以儿活下去。毕竟演了我两次,谁知道他会有什么变故?”殷十三回身一双淡然的眼睛看着在地上单膝跪地的邱开说着。
  “我会警告他,不会出现意外!您放心吧!”邱开额头上大汗流着,说着。
  殷十三冷眼看着对方片刻后,忽然轻笑便离开了房间。
  邱开看着殷十三离去后,双拳紧握的咯咯作响,心中暗道:“胡以儿,你别玩过了!”
  ……
  此时已然直至黄昏,带着天鹰教众继续接着殷十三到处游走的胡以儿来到了扬州码头口,那凉风吹得发丝微微的甩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