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独奏诸天 > 第三十一章:谈话

  临安城外,一副数百名元兵护卫的马车徐徐前进。
  华丽装饰,发出淡香的马车内,二十岁的王保保看着赵敏在马车内玩木偶,一脸疼爱的神色。
  “敏敏,你玩够没?”
  “没呢,你看这个小熊想不想你被爹打的样子!?”少女一脸邪邪一笑看着王保保。
  临安城内。
  阳晖楼五层楼。
  殷十三穿着一身长衣,坐在一处酒桌上,独自一人吃着饭菜,透过橱窗,一双眼睛看着数百米外的阁楼。
  一旁的侍女皆是你看你,我看我的,心中想到:这位爷怎么只看着窗外。
  而在那个阁楼内。
  黛丽丝看着捆绑着张无忌、纪晓芙、袅儿等人,深深吸了一口气,沉声说道:“张无忌,你愿意将狮王的行踪告知我吗?”
  黛丽丝已经失算了,原以为自己与邱开联手,江湖上几乎难寻敌手,可惜出现了变故。黛丽丝从未见过有这般武功存在的人,就连是明教上任教主阳顶天也不一定能赢。
  “我还是一句话!先放我纪姑姑、袅儿姐姐还有不悔妹妹,我就带你去见我义父!”张无忌想忽悠金花婆婆说道。
  “你看来还是没懂我的意思!”黛丽丝冷声说道:“你以为现在江湖之内就只有我知道你张无忌的行踪吗!?”
  黛丽丝深吸一口气,只能实话实说,便将自己身份全部吐露而出,再加上那邱开与殷十三两人所说的话自己有所推测,说出二人也是将注意打向你张无忌。
  陈年往事,少说少伤。
  ……
  “紫衫龙王?你是紫衫龙王!?”袅儿大叫,神情惊骇。
  “我已退出明教,龙王称呼已经不再属于我!你是明教之人?”黛丽丝说,看着袅儿。
  而袅儿全身一僵,沉声说道:“我是天鹰教的!”还有一句话袅儿未说出,便是在谷内连番用弓弩射击的众人也是天鹰教之人,只是她不敢说出。
  “哼,原来是白眉老头的人啊!”黛丽丝眼睛闪烁,看着张无忌。
  张无忌不为黛丽丝说辞而动摇,双眼紧紧盯着黛丽丝褐色眼瞳说:“当年我父母为了保住义父,选择自杀。我张无忌又岂是贪生怕死之人?就算是天下所有人知我张无忌就在此处,我也不会说出我义父所在何处!”
  张无忌所言,皆是令在场所有人刮目相看,连黛丽丝也是如此。一旁的蛛儿虽然被张无忌等人打晕过,但眼中带着浓厚的兴趣瞧着张无忌。
  黛丽丝此时心中非常烦闷,一开始想用纪晓芙等人性命威胁张无忌就范,但是仔细想了还是作罢。黛丽丝怕弄巧成拙,恶了张无忌对自己的感官,完全断绝屠龙刀的机缘。
  黛丽丝看着张无忌神色柔和问道:“我还是想问你,你愿不愿意带我这个即将被总教带回去火刑的人,去见见你义父!当年我与银叶先生的事情,也只有教主与你义父出言相助,我对你义父绝无歹意。”的确此时的黛丽丝对于谢逊性命是无其他想法。
  张无忌沉默片刻,面色虽未有言语,但是心中犹如天人交战,他无法分清楚这个中外混血人是不是再欺骗他?反正只要弄错一步,自己就是义父最大的恶人!
  “婆……”张无忌见黛丽丝不复金花婆婆一般衰老的容貌,一时之间不知怎么喊。
  “你还是喊我婆婆吧!”黛丽丝并不注重这称谓,反正为了躲避宗教追寻,以这金花婆婆的名号走动江湖已然有二十年年,早已不在乎了。
  “婆婆,屠龙刀只是一柄利器,他在我义父手中已有十多年,我也曾见到有什么不同之处,只是锋利点而已!”张无忌正色说着。“而且就算有秘密,我义父钻研十年也未能看出端倪。”
  “谢三哥他看不出,不代表我黛丽丝看不出,而且这也是我唯一的希望!”黛丽丝双眼紧紧地盯着张无忌。
  “龙王前辈,晚辈有个疑惑,那男子非波斯地域独有的容貌,那他肯定不是波斯人,估计对方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也许问题也没这么严重吧!”纪晓芙出声问声音比较虚弱,她已经被黛丽丝点了穴道动弹不得。
  “不,这样不代表其他人不知道,更不能代表波斯明教那边不知晓!”黛丽丝摇了摇头说道“不过,那人武功着实高强,我单打独斗绝非对手!你们可知道近年来有这等高手出现过?”黛丽丝想到殷十三出声问道。
  话问到此处,众人一阵沉默。
  袅儿在一旁说道:“倒是有!只不过”袅儿看了纪晓芙一眼,见对方面容带着悲色,继续说道:“婆婆久居灵蛇岛,或许不知两年前发生一件轰动武林的大事。”
  “是何事?”黛丽丝好奇,出声询。
  “是发生在峨眉派的事情……”袅儿刚欲出口讲述,却被一旁的纪晓芙说道。
  “龙王前辈,我是峨眉弟子,那就我来说吧……”纪晓芙看着黛丽丝缓缓说道。
  黛丽丝闻言一脸惊异,她可没问这些人的身份,除了天鹰教的袅儿居然还有一位是峨眉弟子,她点头示意其说下去。
  就这样,在纪晓芙的叙述下,将两年前自己能知道,基本上全部说了,毕竟峨眉事件在江湖上已经不是秘密,纪晓芙也未有半点遮掩事实,她之所以自己说就是怕袅儿不太清楚事情,反而讲不清楚。
  ……
  “竟有这等事!看来我的确有些孤陋寡闻了!”黛丽丝眼中带着震惊,显然纪晓芙所言已然震动她的心弦,看着纪晓芙问道:“你峨眉派好歹也是六大派之一,难不成一些弟子全是一旁看戏不成?”
  “唉……当时我算是运气,正与丁…师姐受了师傅的任务,下了山,避开了那次危机,不然我或许也已经去见佛祖了吧。”纪晓芙说话之余说到丁敏君之时,神色有些复杂,继续说到“除却师门长辈,九成弟子是被内功音波给震死亦或是精神癫狂……”
  “这人武功高低如何?仍然是天下武林中的谜,现在没人知晓那人在何处!”袅儿见抱着杨不悔纪晓芙沉默不再说,便补充到。
  黛丽丝紧皱眉头,看向窗户之外,说“蝶谷突袭的那人,武功也是极高,但从交手上来看似乎不会掌法,但有一点与你说的一样,那就是使用的非常刚猛霸道的内力。”
  纪晓芙闻言身子一颤,看着黛丽丝,声音颤抖“莫非蝶谷那人便是我峨眉大仇人?”
  黛丽丝摇头说道“我也不敢肯定,上你峨眉之人是为了倚天剑,今蝶谷那人是为了屠龙刀,这却是有联系。”黛丽丝站在原地心中也有些奇怪那人怎么会知道自己的身份,然后又继续说道:“蝶谷那人的表现是绝非有单人可灭峨眉的武功。”
  纪晓芙一阵沉默,心中对殷十三仇恨也是如灭绝师太那般,但她纪晓芙又能做些什么,武功一般又被师姐逼出峨眉,带着杨不悔浪迹江湖,都不知道人生的意义在何处。
  说到灭绝师太,在两年前峨眉重新招收弟子,新立了一项规矩:凡峨眉子弟,以报峨眉之耻,勤加习武光复峨眉。
  在众人无言的房内,张无忌忽然说到“那人就一定在蝶谷之中就要使出全力吗?”
  此一言一出,纪晓芙与袅儿倒吸一口凉气,在蝶谷之中的交战已经是武林中几乎顶尖的交手,这样都还不会是全力出手,简直难以想象。
  黛丽丝闻言也无法淡定,心中难以想象,但想到蝶谷之中的交手,的确对方似乎真的很轻松…
  叹出一口,看着张无忌说道“张无忌,你要知道那人可是顶着你义父的屠龙刀的,你义父的武功你也清楚个一二三来,你认为你义父能保得住吗?”
  “所以我才更不能泄露!”张无忌说道。
  “第一我与谢三哥情深义厚,第二现如今你张无忌正处江湖浪口处,不畏惧生死虽好,但你有没有想过那些关心你的人?死了便是死了,岂不是太可惜了。第三我只需要借助屠龙刀来挡住波斯明教之人,我又不是不还!”
  黛丽丝说着“那你好好考虑吧,现在我们在临安闹市,行踪难以寻觅,你们身上的穴道我暂时不会解开,这段时间就让蛛儿送饭与你们,什么时候想清楚了,就告诉阿离!”
  黛丽丝说完便直接推门离去,张无忌等人也不知她去向……看着一旁守着的蛛儿,张无忌长叹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