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独奏诸天 > 第十七章:求收藏

  “素素,这是我二师兄!”张翠山一脸兴奋的跑来,却是见到现场的景象。
  “五哥,你师兄?”殷素素微微吃惊后,目光投掷张翠山身后的俞莲舟。
  “是啊,我十年朝思暮想的师兄啊!”张翠山虽然警惕着四周,显然已经知道双方刚刚才是在打斗,但再次见到自己师兄,心中开心至极,豪声笑着。
  “素素,见过二哥!”
  “弟妹请起!”俞莲舟显然无法适应自己的五师弟会娶一个邪教妖女,但是作为武当魁首之一,总不可能直接当着众人的面教训张翠山吧?
  “无忌你看,这是你二师伯!”殷素素看着身后用着小眼睛扫视着四周人群的张无忌,柔声说着。
  “二师伯!”张无忌上前乖巧的喊道。
  “好,师弟和师侄!”俞莲舟满是笑容应声,俞莲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苦笑还是真笑,似乎两者都有。
  俞莲舟想着:孩子都有了,自己说什么也没意义了。
  而殷十三站在一旁看着,心中回忆着剧情故事,不由地内心想着。若无那般与世隔绝的环境下,张翠山会不会取殷素素都还是一个问题。即使殷素素一往情深下…张翠山心中有情,毕竟他张翠山是代表着武当派…还真是天作之合啊。
  “张五侠,你说谢逊那恶贼哪去了?在什么地方?!”西华子沉声问道。
  “谢逊狗贼,已经是在九年前发病,死了!”张翠山上了船后听到武林各派因王盘山事后矛盾四起,天鹰教与武当派两个大派因为自己与殷素素的缘故而交恶,觉得倍感愧疚,但自己已经与谢逊结义,也决计不会出卖结义大哥。
  “啊!”陈岁远、西华子等人皆是一惊,不可置信。
  “义父没死,他好生生活着……”原本那些死死追寻着谢逊手中屠龙刀的人士,眼中光芒一闪。
  ……
  此时候的张无忌,就是一张白纸,对于江湖上的事情,几乎认知为零,一听到自己义父死了,就连忙辩解,竟然将谢逊是他义父说出。
  “呵,张五侠这妖女真是你妻子!?”西华子冷笑着。
  “不错!正是拙荆!”张翠山扫了扫西华子二人,皱眉说道。
  西华子左一个妖女右一个妖女呼喊,让一旁的陈岁远眉头青筋跳动,而袅儿也是一脸不善看着西华子,
  “西华子,你的事情还未结束呢!?”殷十三靠着一旁说着。
  “你这个邪教崽子?!找死不成!?”西华子面色铁青,牙齿咬紧,阴森森说着。
  “你无非不久想知道屠龙刀在哪里罢了,以为我当初没听到你活剥海沙帮弟子血肉之时的谈话不成?”殷十三平静地说着。
  “你倒是会编剧!”西华子瞪大双眼,手中的剑刃抓的颤抖,说道。之所以他西华子会回返,还不是怕自己做的这些事情被其他人知晓?奈何对方人多自己只好先避其锋芒,幸亏的是自己在上岸途中遇到了俞莲舟。索性便有了这毒计,反正天鹰教在江南地带口碑极差,这脏水泼在他们身上再好不过。
  说真,若是没有可靠的证据指定凶手便是西华子二人的话,经过江湖上风言风语之后,这等残害他人的暴行便会扣在天鹰教身上,不过也不碍事。毕竟江南武林四处见不得人的勾当,几乎都是被甩锅给了天鹰教,天鹰教早就已经习惯了。
  殷十三对于对方神态丝毫不予理会,对着张翠山说道:“张五侠,对方只在乎屠龙刀,你这么在乎仁义道德,似乎好像不行啊!要不干脆杀了得了,反正就两个昆仑弟子!而且这么跳来跳去的…看是心烦意乱…”
  张翠山闻言心中一震,犹豫几分,但注意到一旁瞧着自己的俞莲舟,随即拱手,表示谢意说道:“多谢阁下!杀人永远解决不了事情,纸也永远包不住火的!今日我们夫妻二人重现江湖,定然江湖群侠不久便会知晓。”
  “哈哈,你看到没?”西华子大笑,手中的剑刃指着殷十三说着。殷素素愣神地看着张翠山,其实殷素素非常赞同殷十三的建议,奈何自己的夫君不允许。
  殷十三也不再说话。
  “五弟!你说的不错!”俞莲舟跨步走来,看着身旁的张翠山发现对方这十年来并未受殷素素邪教教派影响,依然存着正义之心,心中不由地有些欣慰。
  “师兄,我张翠山一人做事一当!”张翠山正色说着“素素你呢?你觉得呢?”
  “我……”殷素素能看到未来的生活场景一般,竟然有些言语吞吐。
  “张五侠你虽然与我教紫薇堂堂主结为连理,但是你们也是在孤岛上成立婚约,但对于长辈未免有些不敬。”陈岁远双眼微迷说着。
  “是!”张翠山闻言,感慨一声“我与素素乃是天注良缘。
  虽后以下的场景便是,武当俞莲舟与天鹰教的陈岁远两人扯着,挣着谁先去见长辈。俞莲舟倒是纯属偏向武当,而陈岁远虽然是为天鹰,但是还是有着自己私心。
  私心便是那屠龙宝刀在哪里……而且殷十三也想知道,虽然知道是冰火岛,大海茫茫又怎么知道是哪一座岛屿。殷十三记得冰火岛似乎好像是极北北冰洋,从原著中写道过,张翠山与殷素素见天上有着五彩斑斓的光束美丽至极,中土之地哪有此等美景。
  而西华子与闪电娘娘见俞莲舟已经不打算追寻事情经过下去,也不打算过问屠龙刀下落,气的二人耳鼻双目生烟,却是站在一旁什么嘴也插不上,
  “陈大哥……陈堂主算了!”殷素素双眼黯然,低声说着“毕竟不出多少时日,张真人大寿即将到来,若是我们先去江南,恐怕会耽误!”
  “你!”陈岁远竟是无言,深深吸口气说着:“好,既然小姐是这般想法,本堂主到不强求!”
  “多谢!”张翠山携着张无忌向着陈岁远一礼,说着。
  “不用!”陈岁远冷哼一声。
  ……
  “小姐,要不我跟着你一起去?行吗?”殷袅忽然跑到殷素素面前说着。
  “这…”殷素素有些为难,也有些不好意思……看向陈岁远。
  “袅儿你许久没见过紫薇堂主了,既然想去武当山瞧瞧,那也成!”陈岁远说完便走向船舱内。
  “多谢陈堂主!”殷素素美眸看向离去的身影,又在殷十三身上停留一会便撤去。
  ……
  “十三,我走了啊!过年的时候就回,记得跟陈堂主说啊!”袅儿与殷素素等人站在一艘小船上,对着殷十三大喊道。
  ……
  在殷十三眼中张翠山的确是重情重义之人,但世上却是无完人,他张翠山也会在不久后成为一个‘抛妻弃子’的人罢。而自己的独子张无忌寄人篱下,流落江湖,又惨受玄冥之毒,成为江湖武林人人心上纳为己有的少年。
  当然,这些殷十三都不会去阻止,来到这个世界十年。除练功之外,殷十三再无其他娱乐。或许会在无聊之际回忆起脑海中记忆的灯红酒绿、高楼大厦、来来往往的车辆便捷迅速的通讯。但这些也强行被殷十三从脑海中排出。
  早在第一次见到能腾空飘划的轻功的时候,殷十三便已经看到了自己的目标。也在殷十三第一次用尽全力击败敌人后,那个人跪着哀求殷十三绕他一命之时。在那个时候的殷十三的观念逐渐变幻着,随着杀戮增多,逐渐变成视生命如蚁之辈。
  回到自己房内的殷十三打开盒子从中取出一张泛黄的纸张,看着上面的字迹。看着上面有关于倚天屠龙的剧情,这十年来殷十三早已经倒背如流,可惜依旧改不了再去翻看的习惯。
  “九阴九阳!”殷十三目光锐利,看着手中的纸张,忽然用内力将之震成粉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