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独奏诸天 > 第十八章:红梅山庄

  数月转眼过去,江湖只知那屠龙宝刀与金毛狮王谢逊所在位置,只能在张无忌身上得知。江湖上的蛇鼠虫蚁皆是出动,对那无忌之名的少年垂涎三尺。
  却不知武当张五侠是由于正派武林人士的贪婪,而不想出卖自己结义大哥,选择自刎,想用自己的性命来了却恩怨。也不知妖女殷素素为情自杀。张无忌深中玄冥神掌,流落在武当山,靠着江湖第一人的张三丰以着纯阳内力续命。
  那些名门正派也无不想期望着,张三丰会活活拖死。
  ……
  殷十三坐在自己独有的闭关修炼房间内,结束了自己一天的修炼。感到自己体内奇经八脉宛若江河川流不息,殷十三站起身子轻微一叹。想到邱开此刻应该已经到了昆仑了吧。
  ……
  西域,红梅山庄所在的山脉。
  却见雪路延绵,邱开穿着貂皮大衣,一边号令这身后数十人天鹰教好手往前方走着,一边双手搓生着热气。
  “老大,前面似乎有一艘大院子啊!!!!”忽然一位天鹰教众激动的跑过来对着邱开说着。
  邱开一愣往前方一看,觉得自己两眼昏花了,什么时候见过在昆仑有这样的大院子,于是对那人无力的说着:“我们是不是眼睛瞎了吧!?这白雪高山上哪里会有大院子!”
  邱开双眼眨了眨,视野中前方确实有座山庄,于是揉了下被白光反射而刺痛的眼睛,再次确定自己是不是眼花。
  “真是院子啊!”邱开喃喃自语着。
  “你们看到没有!!”一个弟子兴奋的指着前方,向身后的人群问道。
  邱开一闻便是身子一震,连忙拨开前方的人,看向前方。邱开深深吸了口气,疑惑道:“难道是红梅山庄?”
  红梅山庄又名为朱武连环庄,庄主其实算得上是两位,其一为朱长龄,另一位乃是武烈。只不过武烈不喜管理庄内事物,偏向于修炼与外出游历。而朱武两家祖上乃是传承与南宋时期的南帝一灯大师,两家交好至今于此已有百年。
  “老大我觉得现在我们不应该管是不是红梅山庄!现在我们就只想睡个好觉,吃些东西!”后面那些天鹰教教众双眼如同饿鬼附身一般,直勾勾地盯着前方。
  “好,进去弄些食物!”邱开不自主地说声。
  “我草!等我啊!”邱开大骂,邱开急忙化作一线飞速前进,跟上已经跑向红梅山庄的人。
  至于邱开为何会来昆仑山脉,便是殷十三要求他前往昆仑山脉去找一只大白猿,找到后便让人通知殷十三。邱开一开始还是有些纳闷与疑惑想着偷懒,可还是答应了,于是邱开带着青龙坛下二十多位天鹰教教众便来到了昆仑山脉。
  来到昆仑山之前,邱开一行人用着青龙坛拨下的银子,一路上耗时两个月,屡次进城便是大吃大喝,过的极其的潇洒快活。直到到达了昆仑山附近,邱开等人购置了一些生活物资便开始上山而去。
  一路上倒是猴子看到许多,就是没发现大白猿,于是靠着银两与昆仑山一些村民换取食物,和在山下购置的食物,在诺大的山脉寻找着。
  依着附近村民的指路,向着红梅山庄方位前进。早在出发前,殷十三也跟邱开说过,大白猿应该就在红梅山庄附近的一处山谷山涧之中。
  ……
  此时,红梅山庄正院内。
  “真儿你这招式可不是这么使得哦?”一个在大院中翩翩飞落的少年,看着身前绝色佳人说着。
  “师兄,你也教教我嘛!”而少男不远处的面容五官端正的少女娇声。
  “师妹,你这我不是上月教过你吗?”青年疑惑。
  两少女,一个名为朱九真,是红梅山庄庄主朱长龄之女。另一位名为武青婴,少年名叫卫壁。
  ……
  而此时,红梅山庄的大门,忽然被人一种强大的力量踹开。
  镶这白银玉璧的大门,重重的落在雪地上,哐当一声响彻红梅山庄。在红梅山庄的四周围墙上铺满了无数的脑袋,直勾勾地看着红梅山庄大厅内走出一个面带愤怒的中年男子。
  “诸位英雄你们这是?”朱长龄见状,嘴角抽搐。
  “好饿啊!”犹如亡魂一般的声音,响彻在红梅山庄上下,朱长龄听闻,瞬间身子一震随后便是冷静下。
  “额!诸位英雄先下来吧!山庄内有些食物可供诸位。”朱长龄见那些看着自己都吞口水的人,顿时间擦了擦额上的冷汗,身子不禁一寒。
  朱长龄心中有些郁闷,看到这些人的样子,似乎是几天已经没吃东西一样,看到自己都两眼发光。
  “那快点!”邱开忍着饥饿大声道。
  “在下朱长龄,红梅山庄的主人,请各位稍等片刻!”
  ……
  朱长龄快步穿梭在走廊上,招呼了一个下人,说道:“你去厨房让厨子准备四十人份的饭菜!”
  说完便,朝着山庄内部走去。小步快走到一间奢华的小屋前面,敲了敲木制的房门,轻声低语道:“武兄!我是长龄!”
  “请进!”里面传来一道沉重的声音。
  而在红梅山庄前方大院内,邱开等人已经走入了红梅山庄正厅内。十来人瞧着,只看纯黑香木桌椅,与地上铺满了黑色大理石铺成的地板,再瞧着房屋一旁正在燃烧一半檀香,与在一旁小心谨慎的看着他们的几个下人。
  邱开等人也不客气,直接一屁股坐在厅内的椅子上,接过几个下人备好的茶水。
  “方圆附近的居民都说红梅山山庄极为的富裕,果然不同凡响。”一个天鹰教教众看着仔细打量着四周的布置,说道。
  ……
  “各位大侠,庄主回房换身衣服就过来,我们已经备好饭菜,请稍等片刻。”一个年轻的下人说着。
  “多谢小哥了!”邱开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让一旁的弟子看着有些无语。
  待到热气腾腾的饭菜上来之时。
  “诸位英雄莫怪……”朱长龄刚刚走出,神色一僵,因为他看到那十几位天鹰教弟子各自拿着银针在试饭菜有没有毒。
  朱长龄嘴角抽搐着,虽然自己一开始的确想下毒毒死这些粗鲁的家伙,但是左思右想还是算了,双方也并无生仇大恨,只是坏了一张门罢了。
  但是见到这一刻的一瞬间,朱长龄稍微长出一口气,满脸和气的说着:“各位?各位英雄?”
  “啊!真是不好意思!”邱开正在疯狂吃着食物,听到后,急忙起身对着朱长龄说着:“多谢庄主饭菜!”
  邱开在怀中掏出一枚银子,说着:“饭菜钱!”说完便甩向朱长龄。
  只见朱长龄一见,瞬间身体一侧,躲开那枚银子。
  “咦?”邱开目光一凝。心中暗道:武功不错啊。
  早在吃饭之时,邱开便打算将整座山庄为己有,但见朱长龄能轻松躲避自己碎银,邱开也就作罢。不过不抢也好,毕竟有这么多免费劳动力在这,自己等人可以在这山庄住下,就不需要考虑吃住的问题了。
  一想到这,邱开立马笑脸相迎。
  ……
  “邱开兄弟,果然好酒量啊!”朱长龄挂满笑容,拿这酒杯和身旁面色微红的壮汉说着。
  “那是!以为跟你一样的废物吗?”邱开半醉半醒,一只手打在朱长龄脸上。
  “邱兄弟,你真醉了!”朱长龄眼神内带着愤怒,但面色却是布满着笑容,说着。
  “不知道,邱开兄弟是哪里人士?”朱长龄笑着说道。
  其实朱长龄早已经想问,奈何不知如何开口,正好借着酒意便问道。
  “洒家是关西人,来昆仑抓珍惜动物的!”邱开拨开朱长龄搀扶的手。
  朱长龄想抗拒之时,忽然大吃一惊发现自己的力量毫无抵抗之力,即使用上内力加持,也抵不过邱开醉意下的力量。
  ……
  ……
  邱开率领的天鹰教弟子们,便在着红梅山庄住下,因为朱长龄这一行人虽然目的奇怪,但也并未多问。况且邱开这位可是一个高手,值得一交。
  并未忘却殷十三交于自己任务的邱开,在一次偶然相谈中提起白色毛发的猿猴,朱长龄与武烈倒是没在意,朱长龄说过好多年前自己似乎在昆仑上见到过一只白色猿猴。
  这让邱开心中大喜,对朱长龄等人也是和蔼和亲,简直见得亲爹一般,一直问询着白色毛发的猴子在那出现过。
  而然来来往往在这昆仑山脉,邱开带着弟子们跟随着朱长龄等人,穿梭着昆仑。猴子见过很多,就是那白色猿猴死死也没有找到。
  两月后。
  “庄主,你这是……?”邱开面色难看加上无语,盯着在地板上蹦蹦跳跳的白色猴子。
  “在下听闻你要寻白猴,邱开兄弟你看!便在前阵子派人购置一只,兄弟看如何啊!?”朱长龄抚摸着长须,一脸满足的看着邱开。
  “多谢,兄长好意了!”邱开面色抽了抽,说道。
  “邱开兄弟不喜欢?”朱长龄神色平常,随即说着:“不喜欢,为兄可以换!”
  朱长龄见邱开武功高强,想与之结交,所以邱开一些粗鲁莽撞且不敬的行为,朱长龄极是压制怒气忍着。
  “没有呢,庄主多虑!”邱开笑说着,心中不由对殷十三所言的白色毛发体型有着人高大的猿猴到底存不存在产生了疑惑。
  ……
  时间一点一点的推移着。
  邱开等人因为在红梅山庄住下,虽然每次出动的行动瞒不过朱长龄,但是因为时间一久,朱长龄也逐渐不放在心上,随便他们折腾,他红梅山庄家大业大,还是养得起这二十来个白吃白喝的家伙。
  天鹰教教众在邱开的带领下,走过昆仑无数雪山与山谷,却是从未发现一只白色猿猴。可惜着时间一久,邱开就算不想泄露来处,朱长龄也从一些弟子嘴里逐渐知晓对方稍许的来历。
  邱开站在昆仑山脉,看着地势走向,打算再次下一次悬崖之地,却是听闻“老大,有消息!有猴儿的消息!”
  “哦!?”邱开立马放下手中的绳索,终止下悬崖的行动,回首惊喜的看着那个弟子,说着:“说清楚!”
  “老大我们听闻一个居民说,前几日在北部丛林见到过一只人高左右的白色猴子出现过。”邱开一闻身形一震,一个跨步,跟着那带路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