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独奏诸天 > 第八章:兴师问罪的天鹰教

  王巍宇面色铁青,看着地上的王喜义,说道“你跟我进屋,慢慢说!”再走入大厅之中,王巍宇从怀中掏出数张元朝纸币,给了身旁不远的男子,小声说道:你去请知府大人,说是王家有难!
  随即王巍宇与王喜义二人进入了大厅之内。
  “各位大人与英雄,我家老爷有些事情需亟待处理,便失陪一会儿!”
  “好说好说!王老爷要掌管偌大家业,事业繁重,那是当然的!”一个穿着薄衣的青年正拿着酒杯,大声说道。
  “王老爷不必担心我等!”一个脸上长了黑痣的老者呵呵一笑,但是声音却是极大,被在场所有人听到。
  “那小的多谢各位!”
  ……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宴会也几乎到了尾声,有些江湖人士见王巍宇还未从大厅内出来竟然有些不耐烦。
  此时王巍宇正阴沉着脸从大厅内走出,但刚出了大厅那阴沉便是一扫而空,看着场下所有侠士,心中不由地舒了口气,随即朗声说道:“诸位好汉,不知王家的酒菜可对你们口味!”
  王巍宇总算是弄清楚了来龙去脉,祸端原是那天鹰教天市堂堂主之子。原本王喜义走在街道上看到一个身着华丽的少年竟然在大街上公然强抢民女,王喜义顿时就来了兴趣,暗道:在扬州城除却自己之外居然还有这等纨绔,顿时有了结交之意。
  不过王喜义在结交途中,因语气傲气十足,也是使得李利勃然大怒,扔下女子后,便向着王喜义言语讽刺动手动脚的,王喜义怒气中烧,自己抱着结交的意思,到头来对方不领情,于是便吩咐数位下人对其全家脚踢。
  扬州人流极多,最后李利一人对战数人一不小心就被王喜义随身携带的匕首捅了数刀,便当场毙命。在当王喜义还在舒气的时候,李新便到场,李新看到自己亲弟弟死在大街上,顿时间吩咐殷七与数位教众捉王喜义,原因街道之人众多,导致对方逃走。
  “王老爷,您可算出来了!哈哈,您这酒简直了,还有这菜,虽然俺说不了什么高词啥的,但是就一个字——好!”一位穿着粗衣的男子,说道。
  ……
  “唉!诸位英雄吃完,便离去罢,以后若是看得起我王家,可以常来!”王巍宇叹口气说道。
  “哈哈,是啊,王家如此款待,我们也不好意思,以后王家有什么事情,我们玄九帮,定会鼎力相助。”
  “王老爷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一位青年说道。
  “这位兄台,所言不错,我王家的确发生些事情!唉……不说也罢!”王巍宇双手擦拭着眼上的泪水说道。
  “哼,王老爷莫不是不相信我等?作为武林中人,怎能少得了行侠仗义呢?”神拳门的一位大汉拍桌站起身子来大喝着。
  正当王巍宇还想煽动诸位在场的武林人士的时候,徒然间王家大门被一道极其重地力量推开,门内的两个小厮被震得飞了出去。
  只见李新从门外走进,一脸怒意,双眼充满了血红之色,进入之后审视了四周数十位武林群侠,双眼猛然盯着王巍宇。
  登时盯得那王巍宇后退几步。
  王巍宇沉声说道:“小友,是乃何人?今是我王家喜事,若是祝贺当可选其一座,一齐享受美餐食物!”
  “倘若是找麻烦的呢!”李新看着王巍宇,冷声说道。
  李新话语一处,顿时间四周来王家祝贺的武林人士就开始了骚乱了,有些看向王巍宇听对方号令拔出兵器,而有些却是已经缓缓靠近墙边等待事情恶劣之时,一个纵身翻墙而过离开现场。
  “若不是,那请小友说些道理看看,我王家世代与他人交好,鲜有得罪他人。”王巍宇双眼暗自得看了看那些武林人士的动作,发现有着一大半人数却是没有离开,不禁有些舒了口气。
  “王家的人,杀我胞弟,你王巍宇怎给个说法?”李新阴沉看着台上不远数丈的中年人,心中发出前所未有的愤怒,若不是天市堂大多数人不在,自己早就屠了对方了。
  “这位公子,是不是误会了。今日王家大喜之日,几乎所有人都未外出。”王巍宇镇定地说道。
  “将那些人带上!”殷七对着身后的天鹰教教众说道。
  一会的时间,进入王家大院内有着十数位目击者,纷纷指着王巍宇身后不远的王喜义,说着:就是他,强抢名女。还将正义之士活生生打死!……
  “这仅仅只是他人所语,正所谓众口铄金,公子切莫被妖言所迷惑啊!”王巍宇面色虽变但是依然说着。
  而身后的王喜义面色一变,立马冲了出来,大吼道:“你们血口喷人,是那少年先是调戏人,我才出手!”
  “你这个王八羔子,竟然敢杀我弟弟,来人将东西给我擒住。”李新看着对方双眼通红说道,吩咐身边天鹰教一些教众。
  “天鹰教办事情,不想死的就滚!”殷七大喝一声,使得四周一些武林人士,面色一变。神情犹豫,看着王巍宇,不少人说:原来是王家和天鹰教之间有事情啊,我等就不参和了!
  “爹爹!”王喜义,双眼看着自家父亲,神色有些恐惧,天鹰教他不知道,但是看到那些武林人士大多数避讳离去,就知道自己是摊上大事了。
  “放肆!”王巍宇面色阴沉地看着王喜义怒喝道,又朗声说道:“我王家惹到天鹰教这等邪教,祸事临头,不愿意让在座各位武林豪杰受到伤害……”
  “王老爷,作为我辈侠义之士,碰到这种事情,我神拳门怎能熟视无睹!王老爷你放心,我们神拳门今日必当鼎力相助!”那神拳门大汉,将身后一杆长枪从包裹地布袋中拿出,带着数位神拳门弟子走来。
  “我八卦门也是!”
  “加我九玄派!”
  虽然不少离去,但也有不少武林人士留了下来,声明会帮助王家。
  “你们天鹰教虽然势大,但现在我们诸多志同道合的好友在场,想要拿人!先得问过我手中三尺青锋”一个拿着长剑的少年朗声说道,眉目中带着清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