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漂泊诸天只求生 > 第七十一章 谢晓峰的剑法

  人已死了,而他的妻子,却是什么话都没有说!
  这并不奇怪,因为地上的人正是因为话多才死的,可奇怪的是,她甚至连自己丈夫的尸体都没多看一眼,转身就跑。
  她没有坐马车,马车其实就在不远处,马车上还有车夫。
  她跑了以后,车夫驾着马车追了上去。
  燕十三愕然,不禁问道:“他们真是夫妻?”
  任意点头道:“是!”
  燕十三看着他道:“你觉得他们像是夫妻?”
  任意道:“不像!但他们的确是夫妻!”
  燕十三笑道:“你似乎比我还知道的多些。”
  任意道:“我虽不在江湖上走动,但我却知道很多江湖上的事。那女人并不想嫁给他,但地上的死人偏偏就要娶那个女人。”
  燕十三恍然的点了点头:“他是夏侯星,既然是他的话,娶一个不像嫁给自己的女人的确不难。”
  任意道:“我们该走了。”
  人已迈开了脚步,燕十三跟在他身后问道:“就这样走了?”
  任意淡淡道:“你难道想留下?”
  燕十三叹道:“死得是夏侯星,夏侯家的人不会这么轻易的算了。”
  任意道:“我并不怕这点小麻烦。”
  燕十三看着他,又叹道:“你只觉得是一点小麻烦?”
  “不然呢?”
  七大门派、四大世家,这是江湖上最大的势力!然而就算是如此,与他而言仅是一点下麻烦而已?
  这里离翠云峰不太远,所以他们不必着急,而且他们本就不太着急。任意要做的事,无须着急;而燕十三是去找死,没人急着找死。
  两个不急的人,脚步自然快不到哪去,然后他们就被人追上了。
  追来的是个小孩,不是那个书童。小孩的眼睛很大,很机灵,长得也很可爱,他跑得并不快,可是一下子就‘飞’到了他们前面。
  这样的轻功在江湖上都已算得是不小的本事了,但他最多只有七八岁,这样的轻功放在这孩子身上,那简直就是天大的本事。
  若非亲眼所见,燕十三绝不会相信。
  任意道:“你认识我?”
  孩子道:“我叫小讨厌,我根本不知道你是老几,但我姐姐想见你们。”
  燕十三想笑,却没有笑。
  任意没有笑,他只伸出了手……
  小讨厌轻功很好,还会些其他武功。不过这只手伸去时,他根本没法躲,连会的武功都使不出来。
  就如那小书童一般,任意抓着他的衣襟,把人拎了起来。
  “下次敢对我这么说话,我会打断你的腿。”
  小讨厌纵然轻功再好,武功再高,也只是个七八岁的孩子;一个孩子被这么一吓总容易哭;他没有哭,只不过忍着泪道:“我……我知道了。”
  任意点了点头,松开了手,这次他再也不敢拦他们的路了。
  ……
  树林里恢复了宁静,走到林木深处,秋也浓了。
  他们就在阳光照射的道路上走着,然后一个女人就站在了他们面前。
  这女人很美,但她看来还很忧郁,而且脆弱,一双剪水双瞳正在打量着两人:“你就是燕十三?”
  燕十三点点头。
  女人看向任意道:“那你就是任意?”
  任意道:“你叫慕容秋荻,江南七星塘的主人‘江南大侠’慕容正的女儿?”
  慕容秋荻愣了下,随而道:“你知道我是谁?”
  任意轻叹道:“我知道的事不少。”
  “你还知道什么?”
  “他七年前答应了娶你,而你也等了他七年,那是你和他的孩子。”
  慕容秋荻看着他,那双黑白分明的美目闪烁着十分惊讶的光辉。
  “对啊……七年,我足足等了他七年……”她的声音忽然变得很冷,忧郁的眼波也忽然变得利如刀锋。
  慕容秋荻道:“你真的知道很多,但我也知道你们要去翠云峰,神剑山庄。”
  任意道:“我的确是去神剑山庄,但并不是为了杀谢晓峰。”
  慕容秋荻又是吃惊道:“为什么?杀了他你就会成为天下第一剑。”
  任意笑道:“杀不杀谢晓峰,我都是天下第一剑。”
  慕容秋荻黛眉微蹙道:“可你不杀他,没人会承认你是天下第一剑。”
  任意摇头道:“我从不在意天下人如何看我,又何须天下人来承认我?”
  慕容秋荻定睛瞧着他……眼波流转,忽然笑了笑,问道:“你真能杀了谢晓峰?”
  任意淡淡道:“并不太难!”
  慕容秋荻突然冷冷道:“你可知道这些年来像你这样的人并不少,他们全是这般自信满满的上了神剑山庄,但最后三少爷还是那个三少爷。”
  任意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慕容秋荻转过头来,望向了另外一人……
  她什么话都没跟燕十三说,只从地上捡起了一根树枝,接着她抬起了手,运起了剑,那根树枝就是她的剑!
  忽然间,一切都变了……她的人变了,她手里的树枝也变了,人突然有了杀气,树枝突然有了锐气。
  这种锐气无坚不摧,不可抵御,这种杀气砭人肌骨,凛冽无匹。
  剑被她舞的极缓慢,极优美,浑成自然,如风一般,这几乎已超越了剑法中的极限。看似普普通通的一剑,却是有若着似是无尽的变化。
  燕十三的瞳孔在收缩,在这极慢的剑种,他突然看见了什么……即便是这么慢的动作中,那也很快,很短暂,一闪即逝!
  她的剑慢慢的,慢慢的刺出了最后一剑。
  从最不可思议的部位刺了出来,刺出时又有了最不可思议的变化。
  就在这时,她的动作已停止。
  任意静静地看着,然后微微的叹了口气。
  剑法精妙无比,以至刚为至柔,以不变为变,浑然天成,无迹可寻……这的确已可算是天下无双的剑法。
  但,不够!
  慕容秋荻道:“你看出来了吗?”
  燕十三自己掌心已有了冷汗,但还是点了点头。
  慕容秋荻道:“你能看这一点破绽,只因为我的动作比他出手时慢了许多许多……若时他出剑,会快我二十四倍。”
  她面向任意,冷冷的道:“你现在还认为自己能杀谢晓峰?”
  “我不会杀他。”
  “你杀不了他。”
  “就算你激我,我也不会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