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当大侠真难 > 第二百七十四章 炸营

  次日,武非敌帅帐中,陆非为向师兄辞行:“师兄神威,无坚不摧,师弟倒是多此一举了。”
  武非敌皱了皱眉道:“你这小子,说的什么屁话,是不是又要挨揍了。”两人相视一眼,随后一起放声大笑起来。没有陆非为击败齐王帐下高手,哪怕武非敌将齐王击退,北疆军也要损失惨重,师兄弟两人皆是有重要的作用。
  一旁的秦妙衣端上一碟小菜,笑道:“你们兄弟俩就别在互相调侃了,对了非为弟弟,木姑娘现在的情况如何了?”
  陆非为放下手中的酒杯,眼中闪过一丝担忧,叹了一口气道:“不是很稳定,这事也赖我,不应该让她逞强的。”
  昨日大战,木诗怡全力使用空间之力,先是帮助陆非为抓住那邪念体,然后又用空间之力制造出一处空间战场,早就力有未逮,因此大战结束后,木诗怡便高烧不退,昏迷不醒了。
  见陆非为面有忧色,武非敌沉吟片刻后,从怀中拿出一个白玉瓷瓶,道:“这是安神散,乃是昔日我去往北地在那名魂祭祀手中交换得来的,似乎有安定神魂,稳固心神的作用,不知道这个东西对木姑娘有没有用,你就先拿去吧。”
  陆非为心中一喜,木诗怡的症状正是与灵魂有关,师兄这安神散,倒是来的及时。陆非为刚想接下,却见到秦妙衣在一旁欲言又止,心中一动,停住了动作,问道:“师兄,你这安神散对你是不是有用?”
  武非敌一愣,笑道:“无甚大用,这只不过是当初去北地寻找楚前辈时与那祭祀以物易物得来的,不是什么稀罕玩意,你拿去便是。”
  陆非为心觉有些不对,悄悄传音问秦妙衣:“秦姐姐,你如实告诉我,这安神散究竟有什么作用?我看你的样子,似乎很担心这安神散被师兄交给我。”
  秦妙衣眼神闪烁,犹豫半响道:“非为小弟,实不相瞒,并非姐姐我小气,只是你师兄当初的情况你也知晓,他年幼时遭生死大劫,曾经在气宗寒冰床呆了百年,灵肉不协调,那北地祭祀确实有真本事,看出武非敌的根结。若非我们当初有恩与他,恐怕也不会得到这安神散,安神散在北地,那可是圣药,每个部落都可能只有一小瓶而已。”
  “没有安神散,我怕你师兄之后在晋级的时候,会因为神魂不稳而失败,所以.....”秦妙衣有些赫然。陆非为听到后也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理解了,紧接着又问道:“既然安神散这么有用,为何师兄你们不去北地再多讨要一些呢?”这句话并没有通过传音。
  秦妙衣看了一眼武非敌,武非敌自然猜到了他们两的对话内容,笑道:“既然师弟你已经知晓,那就更加应该拿着它了,咱们师兄弟之间也不用矫情,灵王入北地,是大忌。因此我不能再轻易踏足,这安神散也就没那么容易拿到了。”
  “木姑娘此番居功甚伟,又是师弟你的心上人,于公于私,我都会将这安神散给你,稳定木姑娘的伤势。你和木姑娘配合,不遇上灵王身境的灵王强者,都可以全身而退,你去北地,自然有机会得到安神散,那时候你再匀给我一些,不就皆大欢喜?”
  听到武非敌的这番话,陆非为沉思了许久,最后点了点头:“既然师兄如此说了,那我也不矫情,师兄的安神散,就包在我身上了。”
  武非敌笑了笑,将手中的白玉瓷瓶递给陆非为,秦妙衣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也没再阻止,他们两的兄弟情,自己也不需要担心什么了,既然陆非为说会带回安神散,那么就一定会带回安神散。
  此时的北疆城外略显拥挤,战败的齐王军被北疆军看押,哀鸿片野,齐王大军没有灵师高手,自然被北疆军的高手营势如破竹的攻破,再加上武非敌轻易的击败了齐王,导致齐王军士气大跌,又怎么会是如狼似虎的北疆军的对手呢?
  看守着一处俘虏营的北疆士兵正在闲谈,其中一名士兵随意道:“你先看着,我去旁边上个厕所,很快便回来。”
  另一名士兵笑道:“不是吧,牛哥,你这一晚上都走了四趟了,是不是不行了啊。”
  “滚犊子!”那名叫牛哥的士兵骂骂咧咧的走去阴暗处,刚站定准备有所动作,却没注意到脚下的黑芒顺着他的腿爬上,牛哥身体颤抖一瞬后,僵硬的提起裤子走回了营地。
  另一名士兵惊讶道:“不是吧,牛哥,你这么快?你该不会是真的不行了吧。”牛哥面无表情,眼中闪过一丝黑芒,手起刀落,血液飞溅,另一名士兵的头颅便被割下,眼中还闪过一丝难以置信的神色,牛哥平时开玩笑可不会生气的,怎么今天.....
  牛哥手中长刀上,血液滴答落下,缓步的迈入了俘虏营中,那里全是收缴了武器的齐王士兵,在他眼中犹如待宰的羊羔一般。
  “炸营啦!”夜色中,有人高声惊呼,如同在平静的湖面上丢下一颗巨大的石子,一石惊起千层浪。
  武非敌等人得胜后自然回到了北疆城内,一时间竟然没有一个拥有足够话语权的将领出来主持大局,炸营这种事情在军队并不少见,压力过大杀伐过重,等等因素都有可能导致士兵们的心态失衡,类似武林高手的走火入魔。
  此时的军营中火光连天,喊杀之声不断,不少士兵敌我不分,见人就砍,整个军营显得混乱不堪,不少齐王军的士兵乘机逃窜,一时间群魔乱舞,无法收拾。
  “怎么回事!”月无痕率先来到城墙上,看向城外混乱的场景,厉喝道。
  一名将领战战兢兢的说道:“不知道为何,之前还好好的,所选的士兵也都是放松过的部队,没有道理会炸营才是!”
  此时武非敌等人才陆续来到城墙上,陆非为和木诗怡看向下方,心神一动,纷纷对视一眼,他们的体质异于常人,很快便发现了异常。
  下方的军营分明就是被一团黑气笼罩,这些黑气有乱人心智的作用,这估计就是突然炸营的原因了。。
  “魔气,那个家伙还没死透么?”陆非为咬了咬牙,这熟悉的黑气,分明就是邪念体的手笔。
  “哈哈哈!陆非为,你不是很猖狂么?今日我就借助着十万生魂的力量,毁掉你们的一切!”邪念体的声音从黑气中传来,带着一丝歇斯底里的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