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食神学霸不软萌 > 第101章油饼捕鱼

  老爷子挥挥手,道:“陪你妹妹去捕鱼捞虾吧。”
  不让这孩子去,她会一直聒噪。
  石磊应了一声“好”,去房间把书包放下,然后出来,检查白梦蝶捕鱼的东西带齐了没有。
  见她带的是米糠,石磊道:“别用米糠,用油饼捕鱼能捕的更多。”
  油饼?
  白梦蝶愣了一下,家里哪来的油饼?他说的应该不是吃的那种油饼吧。
  白梦蝶搜索了一下原主的记忆,果然不出她所料,石磊所说的油饼指的是榨植物油后剩下的油渣做的油饼。
  这种油渣做的油饼当鱼饵对鱼虾有强的诱惑力。
  油饼虽然是榨油剩下的渣渣,但是绝好的饲料和肥料,冬天用油饼喂羊喂牛,这些家畜都能上膘。
  而且灾害年间还可以把油饼当食物渡过天灾,所以在农村,家家户户都不会随便糟蹋油饼的。
  兄妹两个从白家的老屋拿了一点油饼去了一口野塘边。
  白梦蝶为了过捕鱼捞虾的瘾,非要自己亲自动手,石磊站在一旁微笑着看她忙碌。
  已经是第二次捕鱼了,白梦蝶比第一次要淡定和熟练得多。
  她放下渔网,然后在渔网里撒了一点揉碎的油饼。
  过没几分钟,只见撒网的区域那里起先不断有水泡和翻腾的小浪花,和早上捕鱼的情景时差不多。
  接着那一小片水域像沸腾的粥似的不断冒泡,可见前来抢食的鱼虾不少。
  白梦蝶迅速收网。
  好家伙!网里有不少肥美的小龙虾、鲫鱼、白条鱼,而且还有一只大草鱼在死劲扑腾。
  白梦蝶估计了一下,这次捞了有三斤多的小龙虾,加上早上的五斤多小龙虾,可以做一大锅香辣龙虾,能痛痛快快的大吃一顿。
  可能是用了优质鱼饵的缘故,这次网到的鲫鱼和白鲦比她早上的也大多了,全都有她的手掌那么长,可以做鲫鱼豆腐汤,白鲦不少,有几十条,全都炸成酥鱼。
  白鲦肉质细嫩,做油炸酥鱼比别的鱼做油炸酥鱼更好吃。
  白梦蝶欢天喜地的把这些河鲜全都倒进带来的大桶里。
  那条大草鱼在桶里用力甩了一下尾巴,甩了白梦蝶一脸粘乎乎的水。
  白梦蝶郁闷的嘤咛了一声,就要去水塘边蹲着洗脸,离水的距离比她下网捕鱼捞虾还要近。
  “当心掉水里了。”石磊把白梦蝶拎一边蹲着,亲自从水塘里捧水给她洗脸。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
  昨天妹子被白洁那个狗东西推到水里差点淹死,石磊到现在还心有余悸,他不想再经历一次丧妹之痛了!
  白梦蝶温顺的闭上眼睛,让石磊给她洗胖乎乎的大圆脸。
  石磊细心的给她洗脸,看着她吹弹可破的肌肤,浓而长的睫毛,心想,我妹子真是好看。
  洗好脸,白梦蝶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石磊凌乱在风中:“你就只下一次网?”
  “嗯呐!”白梦蝶让他把装鱼虾的水桶提上,自己把渔网和没用完的油饼带上,“家里还有一些鱼虾,捕多了吃不了多浪费!”
  石磊便没再多说了,把水桶提到家里就去田里干活儿了。
  白梦蝶动手开始洗小龙虾,可是没有橡皮手套怎么洗?徒手洗的话会被小龙虾夹到手的。
  她正发愁呢,老爷子帮着老太太把第二批蒸好的包子从蒸笼里拣出来放盆里后,正准备去田里干一会儿活儿。
  见白梦蝶拿着一把刷子蹲在装有小龙虾的大盆跟前发愁,老爷子忙喊:“大宝贝,你别动手,爷爷来,当心小龙虾把你细皮嫩肉的小手给夹流血了。”
  老太太端着一大盆热气腾腾的包子往堂屋走去,犹豫着问:“做小酥鱼招待客人还行,做香辣小龙虾招待客人好吗?”
  白梦蝶自信满满地道:“放心吧,奶奶,我做的香辣小龙虾绝对好吃到舔盘,我同学不会嫌弃的!”
  陈子谦要敢嫌弃,她就敢要他滚!
  老爷子也乐呵呵的笑着道:“老婆子,城里人和咱们吃的不一样,我们不吃小龙虾,城里人吃。
  上次陈同学带我和小蝶去大饭店吃饭时就点了龙虾,听说是海里的龙虾,特别大,而且还特别贵!换咱农村人绝对不会花钱吃那个的!”
  老太太不可理解的摇摇头:“搞不懂城里人,咱农村不吃的东西他们都爱吃!
  甲鱼、乌龟、鳝鱼咱们谁吃,城里人还花高价买!”说罢,进堂屋放蒸好的包子。
  老爷子把小龙虾端到水塘边洗刷得干干净净之后送回家,然后拿着农具去田里干活儿去了。
  老太太和白梦蝶围着装鱼的盆坐着杀鱼。
  老太太见天色不早了,让白梦蝶赶紧去准备晚饭,免得饿着客人了,剩下的鱼她一个人就能处理。
  白梦蝶用肥皂洗了手,进厨房看了看调料,有自家晒的干辣椒,花椒、桂皮和葱姜蒜以及五香粉,做香辣小龙虾没问题。
  老太太把所有的鱼全都处理好了,把院子打扫干净,然后端着处理好的鱼拿到水塘洗。
  在院门口差点和步履匆匆的陈子谦撞一起了。
  陈子谦反应迅速,一把扶住老太太。
  老太太黑着脸,刚要数落两句是谁这么莾撞,就见一个帅气的不得了的小伙子映入她的眼帘。
  陈子谦关切地问:“奶奶,撞疼了你没?”
  老太太见这个帅小伙蛮有礼貌也蛮有担当,心里的怒气散了大半。
  “撞倒没撞疼。”老太太和蔼的数落他:“小伙子,以后走路别这么快,万一把老人撞地上了麻烦可就大了!”
  陈子谦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耳朵:“我记住了!”
  又问:“奶奶,这里是白梦蝶的家吗?”
  老太太上下打量着他,明白过来,惊喜地问:“你是不是白梦蝶的同学?”
  陈子谦激动起来:“是!我是白梦蝶的同学,她跟奶奶提过我?”
  老太太笑着点头:“提过!小蝶一回来就告诉我她有个同学要上我家吃饭,就是你吧。”
  陈子谦连连点头:“奶奶,就是我就是我!白梦蝶人在哪里?”
  他边说一双眼睛边在院子里到处搜索。
  老太太用手指了指厨房的方向,笑眯眯道:“小蝶正在厨房里做菜准备款待你这个贵客呢。”
  “啊!太好了!”陈子谦满心激动。
  死丫头动不动就对他冷若冰霜,背地却还是对他不错的,为他洗手作羹汤,太甜了有木有!
  他一个人在心里自嗨,默默脑补了不少甜密的情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