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食神学霸不软萌 > 第188章逃脱
    老爷子老两口有些不知所措,白梦蝶悄声让他们请收购李子的师傅回她们家喝口水,吃顿午饭。
  
      她小声对老爷子老两口道:“放心吧,事情闹得越大这十几户人家越没好果子吃,警察会叫增援的。”
  
      老爷子老两口将信将疑,但还是笑着请收购李子的大叔去他们家坐坐。
  
      一行人回到家里,老爷子立刻跑到镇上买了汽水啤酒和几个卤菜以及豆腐、素鸡回来。
  
      白梦蝶炒了两个青菜,把老太太用猪油浸泡的瘦肉用辣椒烧了个青椒炒肉。
  
      再把老爷子买回来的豆腐和素鸡做了一个麻婆豆腐和红烧素鸡,加上老爷子买回来的几个卤菜,摆了满满一桌的菜。
  
      老爷子老两口热情的请收购李子的大叔喝酒、吃菜。
  
      那位大叔连连摆手:“我还要开车,不能喝酒的。”
  
      老爷子不敢勉强,换了汽水:“那咱们用汽水代酒。”
  
      大叔拗不过老爷子的热情,只好依着他了。
  
      石磊放学回来,看见白梦蝶,惊讶的问:“你咋在家哩?”
  
      白梦蝶不想在外人面前提起她请假回家的目的,道:“人家师傅来咱们村收购李子,我总得回来招呼一下吧。”
  
      石磊信以为真,去厨房盛了饭,和白梦蝶老太太一起坐在桌下吃。
  
      这是乡下传统的老规矩,来了客人,除了家里作陪的,其他人都不上桌。
  
      外面忽然响起了警车的鸣笛声,刺耳而尖锐,听得人心惊胆跳。
  
      白梦蝶猜,应该是警察的增援来了。
  
      老爷子放下筷子,想要去村办公室那里看看。
  
      坐在一边吃饭的白梦蝶摆了摆筷子,道:“爷爷,你别去看了,安心陪客人吃饭吧,事情解决完了,村长会叫我们去的。”
  
      老爷子这才留下来继续陪着客人吃饭。
  
      石磊小声问白梦蝶究是怎么一回事,白梦蝶简明扼要的把上午收购李子发生的事告诉了他。
  
      石磊听了,什么也没说,吃了饭就去上学了,事情有警察处理,他不必留下来。
  
      白梦蝶和老太太随后也吃完了饭,跟老爷子打了声招呼,祖孙两个去办公室那边看情形,碰到一脸慌张往家里溜的姚翠花。
  
      祖孙俩连个眼角都没给她。
  
      等双方擦肩而过,走出一段距离,老太太这才奇怪的问:“咋没看见她亲妈哩?
  
      这都中午了,她不可能不请她亲妈和两个嫂子去她家里吃午饭的。”
  
      白梦蝶猜测道:“肯定是警察的增援来了,姚老太她们全都吓跑了。”
  
      老太太不甘心道:“便宜她们了。”
  
      白梦蝶想起之前老太太和姚老太的争执,好奇的问:“奶奶,你说当年是三婶勾引三叔的,为啥姓姚的那个老妖婆说是三叔欺负了三婶?”
  
      老太太不屑道:“姓姚的老妖婆的话也能信?人家那是甩锅,想要保住自己闺女的名声。
  
      当年要不是你三婶伙同她两个哥哥算计你三叔,你三叔哪怕自戳双目也不会看中她!
  
      你三叔虽然浑身上下都是缺点,可是长得好看,当年想要嫁给他的女子多了去,排队都轮不到姚翠花!
  
      再说了,要真是你三叔欺负了姚翠花,她姚家当时咋不澄清,等过了这么多年才澄清?”
  
      白梦蝶不解道:“可我看三叔和三婶挺恩爱的。”
  
      老太太心塞道:“姚翠花有心计,把你三叔哄得团团转呗。”
  
      白梦蝶并不是很认同老太太的话,除非白爱家是个脑残,才会对姚翠花言听计从。
  
      连自己的小家都不顾,和姚翠花一起无所不用其极的补贴姚家,这怎么也说不通。
  
      祖孙两个到了村办公室附近,恰好看见镇派出所和县公安派来的增援把那一群暴力抗法的无耻村民不分老少,全都铐了手铐,抓上了警车。
  
      白梦蝶看见白爱民一家五口和田春芳拿着农具全都站在人群里看着那些村民被捕,一看就是刚从田里回来,跑来看事态的发展的。
  
      白梦蝶喊道:“妈,二叔,二婶,你们赶紧回去吃饭吧,已经不早了。”
  
      老太太特意对二房一家道:“今天中午做了两家的饭,你们不用自己做饭。”
  
      李玉环应了一声,一票人这才一步三回头的离开。
  
      白梦蝶看见不远处停着一辆拖拉机,拖拉机旁站着几个女人,正对着村办公室这里张望。
  
      她指着那几个女人,附在老太太耳边道:“奶奶,你看,那不是姓姚的婆媳几个吗,她们没走远。”
  
      老太太怏怏道:“那又咋样?人家抽身得早,逃脱了。”
  
      村长见到白梦蝶祖孙两个,道:“你们来的正好,我正要去告诉你们,事情都解决了,收购李子的师傅随时可以离开了。
  
      祖孙俩回到家里,客人已经吃完了午饭。
  
      老爷子
  
      问了两句,村办公室那边的情形,得知警察已经把问题给解决了,这才放心。
  
      正要带收购李子的大叔去他两个亲家那里收购李子,村长提着两只鸡和一篮鸡蛋来了。
  
      一脸过意不去的对收购李子的大叔道:“你看你们老板这么帮咱们,却让你受了这么多委屈,实在是对不住你,这一篮鸡蛋和这两只鸡就当我们村干部向你赔不是。”
  
      那个大叔坚决不肯收:“我只是个打工的,老板吩咐我做事,我老老实实的按要求去做就完了。
  
      这些东西我是绝对不会要的,你实在要谢就谢小蝶吧,是她为你们谋的福利,跟我无关的。”
  
      村长只好把那些东西给白梦蝶,被老爷子婉拒了,道:“今天多亏有村长和村干部们,不然还不知闹成啥样。
  
      我们一家谢你们还来不及,哪能让你们拿自家的东西送我们?”
  
      村长赧然道:“是我们当干部的没教育好村民,害你们一家受委屈了。”
  
      老爷子和白梦蝶都连连摆手:“不委屈,不委屈。”
  
      心想,反正以后不会再帮谁了,委屈也就这一次了。
  
      村长只好羞愧的离开了,老爷子也带着收购李子的大叔走了。
  
      田春芳和二房一家人这才开始吃午饭,顺便跟白梦蝶老太太说起他们刚才在村办公室门口看到的情形。
  
      那十几户无耻村民和镇派出所的出警民警对抗,除了村干部,几乎无人伸出援手。
  
      要不是县里派的增援及时赶到,镇上那些出警民警恐怕要吃大亏。
  
      就这样,镇上那些民警警服被扯得稀烂,警帽也被人踩坏了,更别提身上挨的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