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抢救大明朝 > 第1525章 大苏联汗国

  密西西比河东岸,卡霍基亚土墩。
  大苏联拉科塔人的首领钢铁这个时候正策马立在这处不知道如何出现的人工堆砌的高大土墩上,眺望着大河东岸不计其数的“蒙古人”在圣路易斯城周围安营扎寨。
  他和马里纳侯爵都非常“幸运”的躲过了“蒙古人”的追杀,在一天前回到了圣路易斯城堡。不过平原阿帕奇人的首领疯马和他的儿子雄鹰都不知所踪,搞不好已经被“蒙古人”给杀害了!
  钢铁首领来不及悲伤,立即在法国人的支持下暂时接管了平原阿帕奇部落的勇士,让他们和自己带来的大苏联人混编,一起渡过密西西比河。然后又焚毁所有的船只,才和法国人一起向南转移。
  但是钢铁本人却没有跟着一起离开,而是带着几个拉科塔人勇士和一个名叫亨利.马丹的“法兰西女婿”一起登上了和圣路易斯堡一河之隔的大土墩,开始观察起看着就挺吓人的敌情了。
  那可两个万户的人马啊!而且因为有了“密西西比黄金河”的传说,又有不少在西海岸没有淘到什么金子的淘金客削尖了脑袋加入进来,朱和壕也从自己是“府兵军户”中挤出了两个千户,塞进了怀王万户和德王万户当中(这两个千户只是由怀王、德王暂管),所以才让这两个万户拥有的总人数达到了15万之众!
  15万人,再加上数量超过100万的各种牲口,再加上不计其数的四轮大篷车和蒙古包,已经完全突破了钢铁大首领的想像。
  这位甚至会做乘法(除法他也会)的印第安人首领已经被眼前的这一幕给惊呆了。他当然也知道人多力量大的硬道理,也会在部落争斗前尽可能的着急勇士,譬如这一次他就召集了上千名大苏联战士——对大苏联部落而言,一次召集上千人虽然不是极限,但也不是小数目了......而10万20万的大集结,则完全超出了想像。
  “亨利,他们有多少?”
  不知道过了多久,钢铁首领终于从震惊当中反应过来了。
  “啊,首领,他们有,有10万或者20万吧......”
  “10万......20万......那是多少?”钢铁首领问。
  他的数学知识还是不够用了!
  “这......”打扮的和印第安人勇士毫无差别的法国流浪汉思索了一下,回答道,“大概和大苏联七部族的人口总和差不多吧。”
  “什么?”钢铁似乎没听明白。
  “首领,我们大苏联七个部族所有的人加在一起,大约也有10到20万那么多!”
  “有那么多人?”钢铁吸了口气,瞪圆了眼珠子,看着眼前几乎要铺到天边去的“蒙古人”的营地,感到非常不可思议。
  “当然了!”法国女婿说,“现在大苏联七部族分散在非常非常辽阔的土地上......如果能把他们集中起来,看上去当然就显得多了!而且也会更加强大!”
  “更强大?”钢铁有点不确定地问,“我们会和蒙古人一样强大吗?”
  “会的!”法国女婿看了眼这个对自己相当不错的印第安首领,赶紧吹捧道,“有您这样勇敢的首领,有那么多勇敢的大苏联战士......只要能团结起来,我们一定能所向无敌!
  到时候就会有一个大苏联汗国,而您......就是苏联汗国的第一任大汗啦!”
  “大......汗?”钢铁眯起眼睛想了想,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可是要怎么才能将那么多人都集中起来?”
  这是个问题啊!
  一旁的法国女婿只是摇摇头,“首领,现在的问题不是怎么把大家都集中起来,而是必须把大家都集中起来......如果我们大平原印第安人还要向往常一样分散游猎,那么我们很快就会被集中游牧的蒙古人各个击破的!
  所以我们必须集中起来,建立属于印第安人的大苏联汗国,否则我们可就完了!”
  钢铁轻轻点头,他知道这个法国流浪汉的话说的是对的......分散成无数游猎小部落的大苏联人根本抵挡不住集中抱团的“蒙古人”。
  而抵挡不住的后果,就只有灭亡了——大平原印第安部族之间的斗争可是相当残酷的,因为他们都是游猎民族,不是游牧或农耕民族,不需要牧奴或是农奴。所以他们往往屠杀被其击败的敌对部落......
  “我明白了!”钢铁首领大声说,“我们必须团结起来,和蒙古人一样,在大平原上游牧!”
  “对!”法国流浪汉点点头,“我们要活下去,要为子孙后代保住大平原......就只能这样!
  走!我们先去新罗马,看看能不能请路易国王帮助我们建立大苏联汗国!”
  “他一定愿意帮助我们的!”钢铁首领一边牵动缰绳,一边重重点头,“因为我们也可以帮助他!”
  这下可不得了啊!
  大平原印第安人要学习“蒙古人”搞游牧,建立汗国了......这要是成功了,北美大陆上可就要热闹了!
  就在钢铁首领和他的“狗头军师”一块儿策马下了大土墩,向南疾驰去追赶自家的大队人马时。朱和坤和朱和圳两兄弟已经乐呵呵的进了圣路易斯木堡,还走进了原属于马里纳侯爵的司令部。
  “呵呵,不错,不错......现成的一城堡!老五,咱们都多少日子没在城里住了?”老二怀王朱和坤已经住了不少时候的蒙古包了,做梦都想着有屋顶的房子啊!
  他抬头往上瞧了眼,屋顶还在!
  朱和圳笑得更欢快了,“城堡算什么?黄金河才要紧啊......二哥,你看这里就是个鸟不拉屎的地界,西洋人和印第安人为什么在这里修那么大个堡垒?周围既没有农田,好像也没有印第安人的牧场......如果不是为了挖金子,他们干嘛跑这里来修堡垒?还聚集了那么多人!”
  “对啊,”朱和坤连连点头,“附近一定有金子!黄金河一定就在附近,等安顿下来后就好好找找......只要有了金子,咱们的日子就好过了。”
  朱和圳笑道:“这一带水土好像不错......看上去亦耕亦牧,如果黄金河在附近,那就能很快吸引到不少人口。人口多了,就能发展起来了......二哥,要不咱们就给这个城堡起名为黄金城吧!边上的那条大河就叫黄金河,怎么样?”
  这个朱和圳到底是当王的,考虑问题就是有高度,他可没想着挖点金子就走,而是在进行长远的规划。
  朱和坤也明白兄弟的想法了,点头道:“还是老五你想得周全......咱们也不管能不能找到黄金,先起上黄金城和黄金河的名儿,总归能吸引一点人来啊!”
  谁也没规定过黄金城、黄金河一定要有黄金啊!这就是个名啊......谁要是相信黄金城、黄金河有黄金,自己溜达过来想要淘金,最后又淘不着,那就只能给两位王爷扛活了。
  朱慈烺的这两个儿子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全都哈哈大笑了起来,就在这是,朱和坤的手下汪绍华汪千户已经走进来报告了。
  汪大千户向着两个王爷行了礼,然后才喜气洋洋的说:“两位王爷,西洋人和印第安人都渡过大河,然后向南退走了!!
  另外,咱们还抓到一个首领模样的印第安人!”
  朱和坤笑着点头:“好,那就先问问他黄金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