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抗战之不灭军魂 > 第28章 剑指罗文峪

  根据未来的战史记录,日军连续在喜峰口和第29军鏖战三日,发现想啃下这个硬骨头将会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就不再头铁,将目光投向长城防线的其他方向,罗文峪便由此进入了他们的视野。
  第八师团中将司令官西义一以自己的主力牵制喜峰口第29军主力,同时命令第八师团下辖的第四旅团全军以及两个炮兵大队和一支骑兵大队共计七千七百多兵力倾力进攻罗文裕。
  但除了刘浪之外,谁也不知道,日军自作聪明的作战计划,却是造就了29军另一场辉煌,不亚于12日凌晨的那场辉煌。
  而刘浪这支胖蝴蝶来了,自然不介意将辉煌创造的更足一点。
  辉煌原本就属于第29军的,刘浪只不过是在原本就会有的辉煌下加把火,把日本人的后座烤的更熟一些。
  战史记载,第29军高层在日军分兵的前一刻也终于意识到了罗文峪重要性,以刘如明暂2师麾下仅有的两个步兵团全军星夜赶赴战场。
  所谓暂2师,不过是一支新编师,甚至可以将其称之为补充师,说白了就是个大型预备队,在旅一级叫补充团。
  但就是这支杂牌军中的杂牌师,面对拥有着24门70步兵炮以及24门75山炮助阵的日军一个满编步兵旅团,却是打出了令人瞠目结舌的战绩。
  不仅抵御住了他们疯狂的进攻,并且还进行了反攻,将阵地向前推进了十公里。
  仅此一战,整个长城战役中,第29军算是20万国军中表现最为出彩的部队再无任何异议。这也导致第29军的驻地最终从现在的察哈尔到未来的两年后移防至中国北方最富饶的平津地区,那也算是他们拼出来的奖赏。
  “师座、旅座,职下可否问问,现在驻防罗文裕的,是哪支部队?”刘浪自然不会傻乎乎的说老子知道是暂2师在负责。
  你一个小参谋,连军部的作战计划都知道,你丫的想干啥子?换成是个正常人都会这么想。
  “刘参谋,罗文裕一带防线,由刘如明刘师长的暂2师负责。”冯志安看着刘浪在地上画的简易地图,目光幽邃。
  听到这个回答,刘浪心里其实也微微松了口气,到目前为止,历史并没有因为他这只胖蝴蝶的出现而发生任何的改变,他刚想出的计划应该是可以实行的。
  “师座,所以我认为,如果日军真的转道罗文峪的话,我29军完全可以在防线之后投以重兵,张开一个合适的口袋,先是示敌以弱,待日军破防而入再行攻击,那他们必然就是瓮中之鳖!”刘浪抬起头,看着两名将官,很认真的说道。
  不得不说,刘浪的这个建议,煽动性不小,让中将少将都有几分意动。
  赵登宇挥挥手,对站在十几米外的贴身卫兵道:“拿军用地图过来!”
  一张长城沿线的地图就在刘浪面前铺开,刘浪目光迥然:
  “罗文峪,距离喜峰口不过80里,长城自西向东在这里向南拐了个弯的位置,山势极为陡峭,隘路纵横,实在不是行军的最佳地点。
  尤其是对拥有坦克的日军来说,这里更不利于他们展开进攻。
  但也正是这样,他们在这里受挫之后,才有可能剑走偏锋,转攻罗文峪!”
  冯、赵、王三人对视一眼,皆默默点头,刘浪的这个说法有一定道理。
  别看罗文峪山口地势险要易守难攻,但如果罗文峪被攻破,日军不仅可以西南威胁喜峰口,还可以长驱南下遵化,部署在平东地区的中国军队则会被断绝后路。
  那样,中国军队在华北的防线势必全线崩溃。
  半晌,冯志安的目光缓缓从作战地图上移开,站起身转向刘浪沉声说道:
  “好,冲你有这个眼光,老子说话算话,你这个步兵连长当定了。今天就先到这儿,你先好好养伤!”
  看着冯志安就这样想走的意思,刘浪也不由有些傻眼,不对啊!剧本不应该这样安排啊!不应该听到他的分析后,中将师长应该两眼冒光,一阵猛夸之后言听计从开始部署对日军作战吗?
  怎么听完封个官就想走呢?老子稀罕当这个步兵连长啊!
  刘浪在这儿又是和中将顶牛又是白活的,可不就是想在历史这个庞然巨物的后座狠踹一脚多干掉点日寇嘛!现在,眼看就做了无用功,他能不急嘛!
  看着刘浪目光由不解变得有些急切,正欲随着冯志安动身的赵登宇不由微微一笑。
  拍拍刘浪的肩膀:“刘连长,你的分析其实很对,关于罗文峪防御,军部早已召开军事会议讨论过,师座也会考虑你的建议向军部转达的。
  只是,你提的建议虽好,但实施起来却是很难啊!要知道,西义一目前只动用了一个混成旅团和一个步兵旅团,就将我全军主力压制的动弹不得,就算我们知道他们会分兵去向罗文峪,又如何敢像你所说的那样,在罗文峪集结重兵围歼其一部?”
  相对于有几分欣赏刘浪的陆军中将,陆军少将对刘浪却应该称作喜爱了。
  这货既有极强的单兵作战能力,还能对战场大势分析的如此透彻,更重要的,是有一颗爱国心,还是他赵登宇的直属属下,这样的家伙,本就爱兵如子的陆军少将若不喜欢,那他就不是赵登宇了。
  因为喜欢,所以才在临走的时候给刘浪解释他这个想法有些天方夜谭的原因。换成是别人,一个将军那有那么多时间给你个尉官解释这些的。
  而那句刘连长,更是将刘浪一个实职给安排的牢牢的,中将师长和少将旅长都认可了,谁还再敢说个不字?
  刘浪却是笑了。
  和他想的一样,能当上将军并和日军这样的强悍军队拼个不输不赢的,那会有什么易于之辈?
  很多人只知道喜峰口夜袭战体现了西北军的武勇,但如果没有足够的眼光,又怎么敢2000多人提着大刀就冲上日军阵地?那是指挥官早就料定日寇骄狂,疏于防范而瞄准了战机啊!而自那一战后,日军对夜间警戒无比重视,可就再难复制这一战的辉煌了。
  刘浪先前所提出的那个计划,他当然知道是不可能实施的,29军主力被日军主力牢牢牵制,而距离29军最近的中国军队也在百里之外,同样要面对日寇的进袭不可能分兵来援。
  当然,刘浪之所以这样并不是想卖关子,只是不想一下表现的太牛逼引起怀疑,那知道差一点儿都不给他再表现的机会。
  幸好,这位少将旅长还给了他说话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