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抗战之不灭军魂 > 第29章 我要当敢死队队长!

  “师座,旅座,你们两位都是雄才大略之人,看问题的眼光当然比我要广,刘浪受教了。”刘浪以退为进,顺手一记马屁拍过去。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谁不爱听好听的话?
  “在你这个年纪,有这样的见识已经很不错了。”陆军中将的脸色很是和蔼,拍拍刘浪的肩膀勉励道。
  “师座,既然判断出日寇分兵罗文峪,如果不给日寇狠狠来一棒子,就这样和他们死扛,刘浪总是有些不甘心那!”刘浪借着陆军中将心情不错的时候继续道。
  “是啊!别说你不甘心,老子也是不甘心的很那!”冯志安脸上也露出无奈。“刘师长的暂二师现在负责从龙井关到马兰关的整个区域,跨度数十里。正如你所说,其中有险可依的罗文裕,防御兵力的确薄弱。可是,如果日军要进攻,必出重兵,休说我37师,就是军部,也很难再抽出多少兵力支援他们了。”
  “不,师座,我们可以的。”
  “哦?”冯志安微微皱了皱眉,不知道刘浪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是这样的,师座,您也知道,我军现与日军之间最大的差距,就是火炮这样的重火力武器。
  而一旦日军转攻罗文裕,那必然会有火炮随行。
  我的想法是,挑选出一支人数在一百五十名左右精锐士兵,这支精锐部队提前埋伏在罗文裕附近适合放置火炮的位置。。。。。。”
  刘浪这句话说的轻描淡写,但却让一旁的三人心头猛然一震!
  刘浪这一招“黑虎掏心”,绝对是个妙招。日军之所以骄狂,号称一个步兵大队可以对抗中国军队一个步兵团,一个步兵联队可以对抗一个步兵师,凭的什么?不就是大炮多些吗?
  一个步兵联队3800人,不算师团会专门配属的炮兵部队,光是他们自己携带的火炮,就有12门70毫米步兵炮和6门37毫米速射炮,如果而反观国军这边呢?就拿37师说吧!每个步兵团4门迫击炮,两个步兵旅4个步兵团凑一起也不过16门迫击炮。人比人,只能是气死人。
  但若是这一家伙把日军的炮兵给干掉,那他们可就成了没了牙的老虎,光凭四只小爪子,可就吓不住人了。
  不过,按照刘浪所说,能不能找到日军炮兵、能不能毁掉火炮先不谈,派出去的这一百多人,最终有几人能够活着回来?
  没错,炮兵的战斗力自然不能与步兵相比,可是人家的炮兵随时都在步兵的保护之中啊!
  按刘浪的计划,那么所有参加这次作战任务的人,面对的必将是十死无生的结局。。。。。。
  这一记窝心拳,狠是够狠,辣也是够辣,但对于自己人,更凶残。
  “而我,不要什么通信连长,步兵连长,我要当,就当这个敢死队队长!”刘浪迎着两名将军和一个上校变色的脸,慨然请求道。
  三人的瞳孔同时狠狠一缩。
  刚才还在说他对自己人凶残,没想到,眼前这个胖子,对自己更是不留余地啊!这得是怎样的一颗心,才能想出这样的一招,又是怎样坚韧的精神,才能如此坚决的将自己送至必死的境地。
  不得不说,那一瞬间,陆军中将都有些佩服眼前这个小上尉了。先前的夜袭战,不少人都称109旅2000人是大刀敢死队,但如果和刘浪所提的这个计划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他们好歹还是2000对1000,而且早已经侦查好日寇的兵力部署,心里多少有点底。而这位,干脆就是用150对7000,还是蹿到对手的肚子里去的那种。
  换做他是日军指挥官,如果炮在他的大军眼皮子被炸了,别说疯狂派大军围上他们干掉他们,恐怕都能把这些个人烤了吃了。
  足足过了半晌,冯志安收回盯向刘浪的目光,伸出手重重在刘浪的肩头拍了两下:“好!你很好!别的不说,单说你如此求战之精神,就值得夸赞。你的建议,我会认真考虑。你就留在这儿好好休息,没有我的命令,不许上一线阵地。”
  赵登宇也拍拍刘浪的肩头,表示赞许,然后随着陆军中将离开。
  “送长官!”王长海追出门去,给两个已经走远的将官行礼。
  然后,以极快的速度转回来,也不说话仔细端详刘浪,看得刘浪一阵毛骨悚然。“团座,咋的了?”
  “老子是看你娃脑壳是不是坏掉了,给你通信连长你不去,步兵连长也不干,非要去当敢死队队长!”王长海一脸严肃。“如果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老子就算是降一级,也看在你娃昨天的表现好的份上去给师座旅座请命,不让你这个刘家独苗儿去送死。”
  “团座。。。。。。”刘浪心下感动,却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向这位解释。
  “别给老子扯那些大道理,老子只是不想老子的兵去这样送死,你说你娃若是死了,你那个有钱的爹来找老子哭,老子上哪儿给他赔个儿子去,老子就是想当,你老子也不要啊!”王长海一看刘浪这模样,又继续劝道。
  “团座,您不让我说大道理,成,我就不说什么保卫国家和民族。单说我在东三省见到过的惨像!知道吗?日寇占了东三省,那里的百姓过的什么日子?
  他们可以随意怔粮,如果有敢反抗的,一人反,全家连坐,几人反,全村陪葬!单我亲眼见过的屠村,就有好几起。你说,如果让日寇破了长城进了平津,到了山西,我们的父老乡亲会怎样?我爹有钱又怎样,日本人一来,再有钱也成他们的了。
  可能有些人会说,我们可以向南方走,可是,日本人的野心就是我们中国的北方能填得满的吗?填不满,我们越软弱,他们越猖狂,会继续向南,那时候,我们还能向哪儿走?再往南,就是大海了!”刘浪眼里浮出泪光。
  他说的当然不是什么想象,而是历史的长河中真实发生过的事。屠村,对于已经激发出兽性的日寇来说,其实已经算不得什么,屠城都发生过不知几起。
  直至刘浪来到这个时空之前,刘浪都不敢进入那座六朝古都的大屠杀纪念馆,他所做的最多的,就是站在莫愁湖畔向一公里外的黑色纪念碑方向肃立。做为军人,他无法为那些死于屠刀下的同胞同族讨回公道,他一日不敢站在他们的面前。
  现在,老天爷却给了他这样一个机会,他如何不想牢牢把握住?纵算战死,又有何惜?至少,他终于敢站在那些个写满遇难民众名字的黑碑前,告诉他们,我不负中华军人之名。
  “哎!”王长海听得刘浪如此说,只能发出一声长叹,却是终于不再劝。“如果师座旅座都准了你的建议,我让大头贴身保护你,总之你娃别给老子轻易死了,要不然老子这盆粥可是白瞎了。”
  “放心,团座,刘浪可不想死,还等着有朝一日坐你的团长宝座呢!”刘浪哈哈一笑。
  “滚犊子,你这是咒老子死吗?”
  “哪儿能呢!到时候团座您可就是师座了。”
  。。。。。。
  那边负责站岗的何大头直撇嘴,擦,不管是自吹自擂还是拍马屁,他真的是拍马都赶不上这个特能吃还厚脸皮的胖子啊!
  不过,他咋还有点儿喜欢这货呢!这可真是个奇怪的感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