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抗战之不灭军魂 > 第18章 浪胖碰瓷儿?

  刘浪那一脚是够凶够狠,直接将体重最少超过140斤的日军少佐踢的飞起来,甚至一口老血喷出。
  但那,绝不致死。
  刘浪大跨步赶上,一刀挥出,或许力量没有刚才他劈柴那般威猛,但刀光却若匹练,快到人眼几乎都看不清楚,快得让旁观者浑身汗毛直竖。
  每个人都会不由自主的想,如果换成是自己,能不能躲开这一记快刀?
  答案自然是,躲不开!
  身在半空中狠狠喷出鲜血的日军少佐不是没有做出防御,只是那一刀太快,快至他的刀还在胸前,那一刀已经光临他的脖颈。
  人体最坚硬的地方莫过于颅骨,但最脆弱的地方或许就是脖子,在能斩开空气发出爆响的快刀面前,能支撑头颅的颈椎骨也并不比一根筷子更坚硬。
  随着“噗……咔……”的两声连续声响,青木妙一的头从肩膀上分离。而直到此刻,“卑鄙”两个字都还只在他的嗓子眼里打转,不过想来,是没机会再喊出来了。
  人头还在空中飞舞,脖腔里温热的鲜血横着喷溅出超过三米多远,正好喷在两个背靠着背的日军脸上身上。
  正在和四名中国士兵全力周旋的日军猝不及防之下,被带着令人欲呕气味儿的鲜血糊了个正着。
  而投入所有精力正在和日军对峙的四名中国士兵那会放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趁着正对着的日军下意识闭眼抹脸的功夫,一名士兵一矮身,主动欺身抡起大刀狠狠荡开由下而上端着的刺刀,另一名士兵则是狠狠一刀劈过去,差点儿没把这个日军步兵的半片肩膀给直接劈开,隐约间可以看到其后的脏腑。
  另一名日军在失去了同伴的依靠后,自然是完犊子了,虽然因为角度的关系,他身上的血并不多眼睛也可以睁开,但面对四名中国士兵的围攻,他也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如果不是顾忌他拼命,或许早就乱刀将其剁死了。
  而这时,却是一记匹练飞至,一把日本武士刀穿过他的身体,透出体外足足十几公分,日军呆滞两秒,两把大刀则一前一后砍在他身上,瞬间死得不能再死。
  但先前被一刀砍翻的日军却一时竟不得死,还在地上辗转翻滚呼号,搞得地面上都是湿腻腻的,那已经不能说是鲜血,而是人体的各种体液。
  残忍的画面,别说让二十米外的明毓再次吐了出来,就连狂奔过来的何大头带着的十几名士兵中的好几个,都忍不住吐了。
  这就是白刃战,进入热兵器时代后的纯粹冷兵器作战方式,杀伤力或许没有枪炮来得大,但残酷却是犹有过之。
  无论敌我,皆是鲜血淋漓。
  青木妙一这一死,方圆数百米范围内的日军战意顿消,纷纷亡命向黑暗中逃去,而已经完全占据上风的中国官兵那能让他们就此逃走,不用所属长官下令,三五成群的组成小组向已经失去战意的日军追击而去。
  想来,也没有多少日军能活着离开。
  曾经时空中的军事档案中可是记载着数字,2000大刀敢死队在这个有着月亮的晚上,斩首七百余,伤者不算。而所攻击的日军阵地上,总计也不过千余日寇,除去零星逃走的一些,几乎可以算是全歼了。
  看着那颗骨碌碌在地上滚出老远的人头,正在不远处观战的“吃瓜团座”先是一愣,继而大笑出声:
  “哈哈哈!好好好!好你个刘胖子!老子说你死活非要上前线呢!原来还偷摸留着这一手。”
  一边笑着,一边大步向前,在正在凝神看着远方战场的浪胖宽阔的后背上狠狠拍了一记:
  “小胖子,干得不赖!光这个日寇军官,就够你娃官升一级了。”
  刘浪转过头,嘴唇动了动,貌似是想说:“谢谢团座栽培!”
  然后,原本惊喜万分的老王脸色变得无比难看。
  因为,刚才还牛逼哄哄一副万人莫敌模样的浪胖,竟然被他这兴奋的一巴掌,给拍晕了。
  眼睛就这么一闭,径直朝地面栽了下去。
  老王郁闷的想吐血,他刚才可能是拍的重了点儿,可是。。。。。。也不至于吧?也幸亏老王不知道在未来会出现一个职业叫“碰瓷儿”,否则,估计肯定会指着砸得地上都快震了一震的浪胖大喊一句:
  莫讹我,老子和你比,最缺的就是钱!
  然而,事实是,刘浪真的是晕了。
  毕竟是刚刚接管这具身体,还没有完全适应,加之从获得身体的掌控权的那一刻开始就一直在拼命战斗,体力严重透支,实在是坚持不住了。
  意识还很坚韧,但身体却是吃不消,要“强行”休息了。
  用未来的话来解释就是: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身上挂着手榴弹脖子上挂着照相机的明毓第一时间狂奔过来,惹得没捞着什么战功只能悻悻然回来守在自家团座身边的何大头吓得一哆嗦,直到看清这位是在团部采访过好几天的北平“老百姓日报”女记者,才算是放松了点儿。
  看着明大记者颇有几分惶急的在浪胖身上又是试鼻息,又是掐人中,又是解开军服领子的军纪扣把耳朵贴到胸膛上听心跳的,老王也不由有些惶惶然。
  然后,就听到浪胖悠长的呼吸声,惶惶然中的老王脸皮不由抽了抽,有些讪讪然的说:
  “看这样子,应该是刚才和小鬼子军官激战有些脱力,回去睡一觉就好了,明记者你不必如此紧张!”
  明毓却是不听他的,直到耳中听到浪胖胸膛中传来强劲有力的心跳后,这才把刘浪的军服合上,气鼓鼓的瞪了老王一眼:
  “王团长您那一巴掌,我在远处都听得到!”
  老王。。。。。。敢情!都赖我!
  “他在您这儿,是您手下的兵!但在我眼里,他是抗日英雄,是中国人民的保卫者!”明毓这次没瞪老王,却是将目光投向刘浪喃喃自语。
  一句话说得老王不由老脸一红。目光扫向四周,期望有人站出来劝劝这个颇有几分来历的女记者。
  但包括何大头在内,不是仰首看天,就是看着脚下,仿佛都在思考人生。
  他们可不傻,这位女记者拿的可是北方军事委员会开出的通行证,来217团可都是冯师长的副官亲自送来的。他们这种小麻虾想替团长出头,恐怕事后要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