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抗战之不灭军魂 > 第41章 认可

  刘浪这种身先士卒的做法,自然很容易赢得基层士兵们的好感,更容易融入他们。
  但其实,在大多数校官看来,刘浪这种行为殊为不智。
  除了先前所说的好处外,弊端更多。
  比如,他或许力气够大,但因为体重的原因,他不一定就耐力强,如果跑输了,在以强者为尊的军营,那自然是威信扫地。
  就算是胖出了奇迹跑赢了,那又能怎么的?一个会跑步的指挥官有什么用?逃跑的时候跑到最前面吗?
  一个率领敢死队的指挥官,他的最大作用就是带着士兵们在最大限度上杀伤敌寇的前提下尽可能的活下来,而不是和一帮大头兵们在这儿傻乎乎的比谁耐力足。
  还什么跑到动不了为止,恐怕这两千号人里面,最先退出的就是你这个胖子吧!
  相对于来看热闹的营团级校官们心头泛起的隐隐不屑,被惊动了的从旅部卫生队里走出来围观的伤兵和医护们却是大为兴奋,纷纷大声呼喊着给这位曾和他们一起躺在那里的胖上尉加油助威。
  别人不知道,但他们可是知道,师座和旅座亲自来看过他的,只要刘浪不死,战后飞黄腾达已定,这会儿不和他拉好关系,那不是脑袋有坑嘛!
  109旅卫生队也是有女护士的,听到清脆的欢呼声,一群大兵们瞬间肾上腺素激升,那一瞬间简直比100大洋还好使。
  不过,女护士和伤兵们这两天却是和刘浪混熟了,都喊着“刘浪长官”什么的,刺激得2000多大老爷们雄性荷尔蒙更是爆棚,要是赢了这位胖长官,或许那个喊的最响的女护士能多看自己一眼呢?
  瞬间,有数百人发足狂奔,有百把号人甚至都超过了刘浪,大有一股子前方就是终点的意思。
  惹得刘浪都是一愣,这些傻蛋是疯了吗?才开始就不留力?
  不过,还是有大部分官兵没有如此愚蠢,反而都是迈着几乎固定的步伐频率向前。他们很多人都是老兵,知道要想胜出,不是图一时之快,而是要能坚持到最后,保持自己的体能和呼吸频率才是最重要的。
  刘浪微微放下了几分心,调整了下呼吸,继续向前。经过两天的修整,他这具躯体不知道是不是由于灵魂穿越的原因,虽然和刘浪之前的没法比,但奇迹般地比那天晚上却是要强了不少,尤其是气力方面。
  假若以现在的状态再遇到那名实力不错的日军少佐,刘浪以力破力都能让他喊麻麻。
  不过,虽然目前这具肥胖的躯体算不上很强悍,但刘浪想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告诉这些士兵们,有些坚持,不一定只是需要身体强的。
  二十九军的士兵大多来自西北,身材较高且壮实,耐力极为出色,在刘浪的带领下,连续两圈六里地下来,几乎所有的士兵都没掉队,就埋头小步慢跑,反正刘浪也没规定时间。
  当然,也有依仗自己身体条件更壮实的,从一开始就发力猛跑,跑到了队伍的最前端,甚至还在刘浪的前方。至于那些因为女护士而肾上腺素激增的,基本都落到后面去了。
  不光是为了一百大洋,还有自己所在连、营、团的面子。
  自古至今,但凡是军队,总会有竞争,各路主官经常会为谁是主力争得面红耳赤。
  主力不仅仅是象征着荣誉,随之而来的是更高的待遇和装备,装备越好,死的越少。
  要不然,这些上校团长闲得没事儿干跑这儿来看热闹?他们其实是来督战来着,既然敢来,就别怂,不说争个第一吧!怎么也得弄个中游。
  他们也不傻,得了第一也没多大好处,去送死的更多了,还是保持个微妙的平衡就好。
  就是目前跑第一那个,让老王的血压又再次升高。
  因为那个显目的家伙就是他的兵。超过1.9米的大个头一看便知。
  野外负重急行军拉练中国军队也有这个训练项目,跑动中体力分配很关键。
  体力分配的出色的,一天能跑六七十里,但像这样纯粹出风头猛跑的,不出一圈,就得体力消耗巨大,根据这个直到跑不动的规则,这绝对是要比大部分人先完蛋的意思。
  现在几乎三十七师四个团的团长都在这儿,自己的兵因为一个跑步就要被率先淘汰,显然,这太丢脸了。
  也有冷静点儿的,带着自己连里的兵调整着呼吸,匀速慢跑。看的他们的团座满面微笑频频点头:
  这才是有头脑的兵嘛!
  看着下面已经跑得泾渭分明的队伍,各位观战军官的心思悄然间有了变化。
  “来人,把刘浪给我叫进来!”看了很久的赵登宇突然开口下令,然后自顾自的走进指挥部。
  几分钟之后,被人从“跑步大军”里面叫出来的刘浪擦了擦汗,喘了几口气总算喘匀了,走进了旅部然后“啪”的一个立正:
  “报告旅座,刘浪前来报到!”
  赵登宇淡淡的瞟了依旧背着自己负重的刘浪一眼,语气淡然:“刘队长,我想听听你这么做的原因。”
  “旅座,你认为,所谓的精锐应该具备的最基本条件是什么?”刘浪没有先解释,反而先反问道。
  “敢于牺牲的勇气”。”赵登宇头也不回,斩钉截铁的回答道。
  “那他们,已经算是精锐,二十九军的将士们不缺这个。”刘浪指着已经跑到第三圈、相当于后世四公里已经开始气喘吁吁的士兵们说道。
  “但,我要的,是精锐中的精锐。”刘浪道。
  “我们此行,是决死,不是送死,光有敢于牺牲的勇气,不一定就能攻进日军炮兵的防线的,我的士兵,还要有强壮的体魄和百折不挠的坚韧!而这场看似简单的跑步考核,就能让我看到我想要的坚韧。”
  “哦?坚韧?”
  “是的,就是坚韧,没有牺牲,就没有胜利,但没有坚韧,我怕我们坚持不到胜利的那一刻。”
  “是吗?”一向淡定从容的赵登宇眼里浮出一丝哀伤。“那你选出的,可都是我37师的精华啊!你能答应我,尽量带他们回军吗?”
  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刘浪久处军中,其实很理解这位将军内心的痛楚。这或许就如同他那日点兵2000,提着大刀夜出长城,而战后站在1000余白布裹身的官兵遗体面前久久不语的心情是一样的吧!
  我想你们活着,但却不得不亲自将优秀如你们送上死路,因为,会有更多的人因此而活。
  “旅座,对不起,我不能答应你。”刘浪缓缓摇头。“我唯一能答应你的是,我会炸掉日本人的炮,全部。”
  少将旅长过了好半响,目光中充满凝重与欣赏,轻轻拍了拍刘浪的肩膀:“你很好,是我见过的最优秀军人之一!”
  “现在,去陪你的未来部下们继续考核吧!还有,我会集中全旅最精良的装备给你,我也会在这里等你们回来。”
  刘浪,至此获得这位爱国将领的彻底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