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抗战之不灭军魂 > 第42章 佩服至麻木

  刘浪在指挥部中没呆上两分钟,就又重新加入还在努力奔跑中的队伍。
  随着时间一点点推移,士兵们终于露出疲态,越来越多的士兵掉落出了自己的队伍,由慢跑变成了慢走,最后干脆站立不动。
  当然,这样的士兵都会在第一时间在广大“比赛监督”们哄笑的方式中主动离场。
  随着第六圈的来临,连续接近20里的奔跑几乎已经耗尽了大部分士兵们的体力,原本两千多人犹如长龙的队伍只剩下差不多500人左右还在努力奔跑。
  刘浪也在其中。
  虽然刚才因为面见赵登宇耽误了些许时间,但他跑动的圈数却被有心人记在心里,他跑动的距离并不比还在跑步的士兵们少。
  更要命的是,负重接近40斤的他可比普通士兵多了足足一倍,光是这点,他就已经比在场的所有人要强,而他,还在继续奔跑。
  刘浪同样会累,汗水已经浸透了白衬衣,后世如履平地的十公里,对于现在的刘浪来说,还真是一个不小的负担。
  虽然并没有像曾经那样负重超过30公斤,也没像曾经那样追求最少是现在的一倍的高速,虽然已经用上了以前教官所教的三段呼吸法最大限度的保存了自己的体力。
  可这十公里毫无停歇的跑动,刘浪依旧感觉到自己的肺就像是着了火一般,仿佛每次只要大口呼吸,火苗就会从嗓子眼里喷出来,两条腿也感觉软的就像是踩上了棉花一般无力。。。。。。
  刘浪自然知道,这就是自己目前这具躯体的第一次极限,很多人,就是倒在身体第一次极限上,一旦倒下或是认怂终止,终其一生,他们就再也没有跨过这次极限的机会。
  现在他能做的,就是坚持,再坚持,跨过这次极限,自己这具身体的耐力将会远超从前,就如同他前世一样,成为整个特战队第一个跨越三次身体极限的男人!
  渐渐的,越来越多的士兵放弃了。
  有的,跑着跑着,一跤跌倒再也爬不起来;有的,停下来大口的呕吐;有的,干脆径直摔倒在地昏了过去。
  能坚持到现在的士兵,恐怕除了一百块大洋的诱惑,更多的,是想追上前面那个胖子的身影,那个扛着两挺轻机枪却号称自己是个土财主儿子的胖子。土财主儿子都这么能跑,那他们这些庄户人怎么能不赢?
  可是,他们真的是跑不动了。
  旁边不断有人出来扶着已经完全精疲力竭的士兵们慢走着休息,旅医护队的医生护士们也不再当观众,而是忙着给累晕过去的士兵补充淡盐水。
  这是刘浪在一开始专门交待过的,现代科学已经很好的证明,长跑后骤然停止腿部肌肉活动,会使大量血液积聚在下肢舒张的血管里,回流心脏的血液减少,导致心脏搏出的血液量也相应减少,还会因头部血液突然减少,导致一系列不可恢复的身体损伤。
  当然同时也有人会记录这些因极度疲惫而不得不放弃的士兵们跑动的圈数,这时候没人再去嘲笑他们。
  他们用远超常人想象的跑动距离,证明了他们军人的坚韧,他们的确,是这个时代最精锐的士兵。
  当有的被迫停止跑动,却意外得知自己竟然已经跑赢大部分对手,已经入围一百五十名之列,不由一边贪婪大口呼吸着能让肺部清凉的氧气,一边露出灿烂的笑,能入围这个名额,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而更多的,是知道自己被淘汰的士兵,有的嚎啕大哭,有的则黯然看着依旧在远方领跑的胖子长官的背影。
  这一刻,一百块大洋奖励的诱惑早已灰飞烟灭,更多的只是依稀觉得,自己损失了一个极为难得的机会。
  是的,能有这样一个陪着他们,引领着他们奔跑的长官,是士兵们从未想过的。他用行动告诉所有人,不到最后一刻,他不会放弃。
  刘浪,就用一个简单的奔跑,赢得了所有战士的尊敬。
  或许,不仅仅只是战士。
  北方的天本就黑的比较早,虽然不过五时,天却是已经擦黑了,但考核竟然还未完全结束。虽说这里还算安全,并不怕日寇的炮弹会越过山岚落到这里,但根据条例,火把只是少量的被打起,还好逐渐升起的月亮还算亮堂,影影绰绰的人影还是能看到的,尤其是最前方领跑的那个身躯“异常”的白衬衣。
  “这小子,跑了多少圈了?”重新走出指挥部认真看着士兵们奔跑的赵登宇突然指着从旅指挥部前不远处,浑身被汗水浸透喘气声已经清晰可闻显然已经疲惫到极点却依旧没有停歇的刘浪问道。
  “报告旅座,十五圈了。”一个在心里默然给刘浪计数的旅部上尉参谋肃然答道。
  看着远方刘浪逐渐消失于夜幕中的背影,一众军官们尽皆默然,眼神里闪动着一种叫做钦佩的东西。
  十五圈,就是40多里。饶是少将旅长见多识广,神经也足够坚韧,这一刻眼中依旧爆出精光。
  那些坚持不住而停下来大口呕吐的士兵们痛苦的表情已经告诉每个人,连续不停歇跑动如此长的距离,那对身体是多么大的一个考验。
  那些士兵,不是不够坚韧,而是,他们已经达到身体的极限,再跑下去,也许真的会跑死的。
  但刘浪竟然还在跑,跑在他身后仅剩的数人前面。
  到现在为止,还能在继续坚持的,总共也就不到十个人了。这几人,可能不是这数千官兵里身体素质最出色的,但其坚韧,绝对是顶尖的。
  坐在山坡上的老王几人和一众营连级军官都没走,早在考核之前,日军惯常的攻击就停止了,入夜后,失去炮火掩护的日军是绝不会发动攻击的。
  当然,他们也不会愚蠢的发动什么夜袭战偷袭关口的29军士兵,前几日的战斗已经证明,擅喜肉搏战的29军官兵或许会怕大炮,但绝对不会怕刺刀。
  而且,这两天的防务都由38师接手,他们也不必去布置安排什么防务,自然就一直坐在这里看浪胖表演。
  从最开始的惊诧到最后的佩服直至麻木。
  反正换做是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是绝不能背着两挺轻机枪跑上如此远的山路的。
  这里可不是什么康庄大道,这是山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