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抗战之不灭军魂 > 第33章 浪胖发威

  为啥回晚了?这主要是中间出了点儿小岔子。
  老王担心的没错,何大头果然是个惹祸精。
  刘浪也就和陆军中将聊了不过二十几分钟的样子,这货就和别人干起来了。
  但显然,没干过。
  眼睛被砸了个乌青,嘴角也打出了血。
  原来,有警卫营的军官说刘浪这个37师著名的纨绔大少手劈20个鬼子是37师师部吹的,用意不过是想从浪胖这个多金的胖子手里多拉点赞助。
  说实话,刘浪老爹逢年过节就拉着猪肉去37师,虽然老冯也不会忘了军部,但警卫营可捞不到多少油水,自然还是有些羡慕外加嫉妒的。突然听说靠猪肉混的风生水起的刘胖子这么能打,如此怀疑自然是情有可原。
  何大头是个直肠子,他可是亲眼看见刘浪刀劈日军少佐的,自然不依,一言不合便打起来。
  但能在军部警卫营当官的,尤其是西北军这种极注重国术的军队里,那会有弱手?何况在军中,敢说话的,那手下自然得够硬,不硬还话多的,估计早就被干的不说话了。
  何大头虽也没输,同样砸对方一对熊猫眼,不过这一脸伤回去,肯定得被老王骂半天了。不是惹事了,而是惹事还没打赢。
  在村外见到刘浪,这位自然多少有些垂头丧气。
  刘浪可比何大头想的猛多了,看到何大头这模样再一问缘由,浪胖立刻不干了,拉着何大头径直找上了警卫营,指名道姓让那个军官出来道歉。
  刘浪现在在29军不大不小也算是个名人了,原来是个无用的“富二代”,12日凌晨一战成了37师109旅战功最卓著的战斗英雄,听说37师师部和军部都有意给他晋升一级军衔。
  普通的上尉在军部警卫营这儿是个渣,但有战功的少校那可就不一样了,警卫营营长也不过才是个中校行不行?
  警卫营不敢怠慢刘浪,一个副营长陪着还是熊猫眼的警卫营第一连连长亲自出迎。
  浪胖倒也干脆,直接划下道,放言警卫营谁能干翻他,那今天的事就算了,如果没人放倒他,就给他兄弟道歉。
  这一狂言让一旁的何大头都直咧嘴,他也是出身警卫营,知道这帮家伙有多猛,能入选警卫营的,最少也是练习“破锋八刀”三年的老兵,29军刀术总教头全年有一半的时间都泡在警卫营。
  可能29军全军最能打仗的不是他们,但论手下和刀上的功夫,他们绝对是全军NO.1。
  刘浪虽然在之前表现的很牛皮,但这样狂放的挑战整个警卫营,不会被打成真的熊吧!
  刘浪这一说法,自然招致众怒,连躲在营指挥所里的中校营长都出来了,一众西北汉子虎视眈眈的围着浪胖,就跟过年要吃肉一样,眼神都是绿油油的。
  挑战一个人无所谓,但一个人跑来挑战人家一个营,而且还是保护军部的警卫营,这就是挑战人家的底线,别说刘浪现在还没晋升少校,就算是中校上校估计都不好使。
  都不用招呼的,十几个彪形大汉抢着上前要教训刘浪。
  但结果却是让警卫营颜面彻底扫地,浪胖大发神威,毫不留情的将警卫营跳出来找打的,不管是少校还是上尉或是军士,统统揍了个遍。
  最牛逼的是,竟然无人在他手下撑过五个回合,打得现场一片鸦雀无声,何大头被砸得眯成一条缝的眼睛都瞪圆了。
  真的是,彪悍的人生无需解释。
  是的,这下,无需浪胖再给任何人解释他是怎么干掉20名日寇的,他的实力已经说明了一切。
  当然了,浪胖也没有得理不饶人,一口气干翻警卫营七八人后,拉着何大头扬长而去,留下警卫营一众人心里一片泥泞。
  警卫营,真的被一个人给挑翻了。
  位于村里军部的某位陆军上将听着自家警卫营长臊眉耷眼的汇报,惊讶之余脸上浮出苦笑。
  或许只有他明白,这小胖子,是在给他证明呢!只不过警卫营比较悲催的成了他的背景板。
  是的,以刘浪的心智,一般情况下怎么会傻不拉几的去挑了宋大上将的警卫营呢?那不是打陆军上将的脸吗?还在人家家门口,换谁都会不爽啊!
  但现在可不是平时,现在是战时,谁强用谁。他正愁万一这些将军们觉得他活着比去当什么敢死队更有用,何大头就顶着熊猫眼犹如瞌睡了送枕头一般的来了。
  什么时候该狂,这时候就该狂,而且要狂得没边的那种,让这位29军第一人觉得再无一人比他更适合。
  于是,浪胖就借着何大头这个借口,挑了军部警卫营的场子,然后,立刻跑路。
  把个何大头感动的眼泪哗哗的,如果不是刘浪比他小着五六岁,估计这位哥都喊上了。
  可也把老王气得“眼泪汪汪”的,本来只是担心何大头这货惹事,没想到刘胖子更不省心,一个人把军部警卫营都给挑了,你这么能,咋不去把西义一的警卫步兵中队砍光呢?
  不过,老王知道这话说了估计也是白说,刘胖子可是打算带着百把号人马就去干日军炮兵的“凶残”家伙。而守卫炮兵的日军,绝不会少于一个步兵中队。再加上几百号炮兵,少说一千人。
  一百多人就要去干人家一千人,想出这计划的刘浪,得是个多么疯狂的胖子啊!
  通信兵带来的是37师师部的军令,非刘浪本人不能看,老王就算再怒,也只能等到刘浪领了军令再发火。
  可惜,当看到刘浪收下的师部军令后,老王却是舍不得再发火了。
  军部和师部都已经同意了刘浪的计划,并任命他为“敢死队”队长。
  那意味着,刘浪或许没多长时间好活了。人都要死了,还怕得罪什么军部警卫营?
  老王一阵唉声叹气。他敢保证,自己绝不是因为以后过年没猪肉了,而是这个浑身肥肉的小子再也不可能继承他的位置了。
  而刘浪呢?虽然所有计划都在按照他的设计进行,但人算终不如天算,还是有出乎他意料的意外产生。
  所以,看着师部的军令,他裆下也是一阵淡淡的忧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