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抗战之不灭军魂 > 第15章 日军少佐!

  其实这个时候,这处主战场上还活着的日军士兵,已经不足一百之数。
  而王长海率领的700大刀队,至少还有300余,超过3比1的比例,胜利已经在望。
  只要细心观察过战场的人,看着胳膊上缠着白色布条的蓝色军服远多于土黄色的日军,就知道,这场仗,赢定了。
  只要再给他们半个小时,他们就能全歼这股日军。
  月光明镜似水,将阵地上照得越发清晰,刘浪庞大的躯体更加显眼。
  而更加显眼的是他的战绩,每一次扑击,必然会有一名日军倒在他的刀下。
  “杀!”在刘浪周围的中国士兵士气越来越高,吼声如雷。
  情绪这个东西是可以传染的,因为极度的疲惫,已经变得不是特别激烈的战场因为不断蔓延至全战场的“杀!”而重新变得激烈起来。
  此消彼长,日军的防线自然更是岌岌可危,纷纷向后退去。
  站在高地本阵上刚刚从一名中国中尉躯体上拔出指挥刀的青木少佐,双眼赤红,怒声嘶吼着“杀鸡给!”驱使着身边已经残存不多的日军端着步枪向潮水般涌来挥舞着大刀的深蓝色军服反突击。
  虽然愤怒于自己的麾下死伤惨重,但这位日军步兵大队长实际上已经知道自己以及麾下的结局。
  这一仗,已经是十死无生。
  他这会儿其实已经在心里把自己的顶头上司骂了不低于几百遍。八嘎的,这不是明显的“坑队友”吗?
  支那人玩儿夜袭,炮兵那边帮不上忙也就算了,竟然连援兵都不派的吗?
  还有,是八嘎的那个混蛋说的支那士兵不善白刃战?就冲这些中国士兵手中大刀的熟练程度,明显就是经过专业训练的好吗?
  最关键的是,手持大刀的士兵相互之间还会进行配合!两人一组,一把大刀由下往上一撩,格挡开狠狠刺向他们的刺刀,另一把刀乘势而上一刀剁过来,八嘎的你能怎么办?拿肚皮挡还是拿脑袋硬抗?
  这位青木少佐自然不知道,西北军著名的“破锋八刀”可是由国术大师马风图亲自设计,其每招每式都干净利落,刀刀可中敌之要害,是专门针对日军步兵擅刺的特点编制的。
  好的刀法很重要,更重要的却是训练。
  事实上,西北军严格的选兵和训练,保证了其官兵健壮的体格,西北军的传统是每天下午4点半到6点训练劈刀、刺枪和打拳。而以原西北军为基础组建的第29军则很好的继承了这一传统。
  能走上这个战场的,至少都是训练了一年以上刀法的官兵。可以说,这是目前全中国白刃战最强的军队之一。
  要不是日军刺刀术的确冠绝全亚洲,甚至在全球都能排入前几,他们绝不会还能撑到现在。
  当然了,现在骂谁怨谁都已经没用了,事已至此,日军少佐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全力杀敌,以死向他们的那位陛下效忠吧!
  正这么想着,五十米外已经做好必死打算的青木妙一就听到了何大头喊的那声“团座在这儿”,眼前顿时一亮。
  与小岛太郎这个贵族出身的中尉不同,青木妙一就是个贫民窟钻出来的苦孩子,完全是凭自己的努力爬到现在的位置的。
  自然的,他也没有学习中文的机会和条件。
  能听懂“团座”两个字,还要感谢临来中国之前在军官统计培训课。
  至于没听懂的部分,那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他在循声望去的瞬间,就看到了被一帮士兵围着的王长海,虽然看不到其军衔。
  但一看这阵势,曾经苦哈哈出身的日军少佐用后座想也知道,那一定是眼前这些中国士兵的最高指挥官!
  原因很简单,他刚刚杀死的中国中尉军官身边也不过一个士兵保卫,而那位身边最少也有二十个黑影。
  虽然他们站的并不近,但做为一名经验无比丰富的步兵少佐,他第一时间判断出,那些黑影在保护那个人。
  青木妙一随即便做出决定:击杀这名中国指挥官。
  他要让够分量的中国军官为自己殉葬,那样才能彰显自己的武勇,哪怕是到了天照大神哪儿呢!
  一声令下,周围残存的二十多名日寇,纷纷奋起余勇,甚至不顾死伤,哪怕是下一秒就要被大刀砍中,也要一刺刀戳过去戳死一个对手。
  俗话说:横的怕愣的,楞的怕不要命的。
  日军这样一拼命,让已经彻底占了上风的中国官兵也有些吃不住劲儿了。
  在开战之前,在自家阵地前喝过“壮行酒”的大刀队队员们从没想过自己能活着回来,在酒精和一腔热血的作用下,那是不惜死伤,你戳死我脑子也要剁了你。
  以伤换伤,以死换死,把本就措手不及的日军士兵打了个胆战心惊。
  也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刀队才逐渐占得了上风。
  但现在,却换成日军做困兽犹斗了。
  不用拿着命去填,只要给他们足够的时间,这些鬼子一个也跑不了,已经发现在自己可以赢得胜利还不用死的中国士兵却是比之前稍微要惜命一点了。
  这不是什么勇敢不勇敢,而是真实的人性,换成谁应该都会这么想。
  所以,一时间,中国这边奋勇拼杀的阵型反而被这股连续付出十来人死伤的日军冲出一个豁口。
  以这位青木妙一少佐为箭头的小队高速向数十米外的王长海方向前进。
  老王的战斗经验自然无比丰富,第一时间注意到了这边的状况。但他丝毫不惊慌,缓缓将刀柄上的布条缠紧至手掌,握紧了手中的环首刀,大嘴裂开:
  “兄弟们,有人想来要我老王的脑袋了,怎么办?”
  “干他个狗日的。”何大头举起了自己手中的刀,狂吼一声大步向前。
  围在王长海周围的那些士兵本想拔出驳壳枪,但却无奈的发现,视野里,除了土黄色,还有不知多少的深蓝色,那一梭子扫出去,搞不好倒下的深蓝色更多。
  同袍,可以死在敌人手里,但如果倒在自己手下,别说长官不会放过他们,就是他们自己也无法原谅自己。
  大刀,依旧是目前最佳武器。
  但,在他们准备接敌之前,一个宽大的身影已经站在日军少佐带队的必经之路上。
  而他的身边,一个又一个的身影围拢过来,形成一个以他为箭头的三角阵型。
  月光下,刘浪领章上的一杠三星熠熠生辉,而日军少佐领章上的两道金色底线上的一颗银星同样入了刘浪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