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抗战之不灭军魂 > 第35章 “叛逆”少年

  可不是熟人嘛!人还是他带着人从尸体堆里刨出来的。
  218团少尉通信参谋莫宣卿,紧跟在他身后的,是刘津佐?
  看着那个跟在刘津佐身后脸上激动的不行的娃娃兵,刘浪心下有些苦,敢情,人家是来旅部送信的218团通信排,那里是来参加他的敢死队选拔的。
  “你们是来?”
  “报告长官,218团通信排排长莫宣卿,携全排弟兄,前来报名参加精兵考核!”
  刘浪忍不住咧咧嘴,精兵没来,倒是来了群技术兵,咱们是要去搞“骇客”大战的吗?
  但刘浪却是知道,这位莫大书生,却真不是脑袋一热就跑来充大头的,这位高材生或许手下杀敌的功夫一般,但那颗爱国的心是杠杠的。
  一旁的何大头同样被莫宣卿这通慷慨激昂的报到词说的一个劲儿咧嘴。
  做为军人,他不否认这位少尉排长的精神和勇气。但是,光有勇气和精神,他不能兑换成战斗力啊!
  就他这小身板,别说带上全套装备了,怕是就连背上一支枪急行军,都能在两个小时之内活生生把自己累晕过去吧?而且他带的,是什么通信排。
  这是要组建敢死队,可绝不是“送死队”啊!
  待莫宣卿“慷慨激昂”的报告词说完之后,站在队列最后一个,身高勉强超过一米五的少年士兵突然朝刘浪咧嘴一笑,小声跟他打招呼:
  “胖长官,我来找你了。。。。。。”
  刘浪。。。。。。
  他很想再强调一遍:老子姓刘,不姓胖!
  可是看到那名少年脸上那种纯真中带着坚毅、质朴中夹杂着对自己的崇拜,刘浪又把话给咽了回去,上前抬手在少年士兵头上揉了揉,语气中透着一丝温和:
  “小子,叫啥名字?”
  “报告长官!我叫莫小猫!”少年士兵大声回答。
  “多大了?”
  “十。。。。。。八!”
  “噗。。。。。。”一旁的何大头实在没忍住,笑出了声,上前两步站在莫小猫面前,伸出一根足有小胡萝卜粗细的手指,在莫小猫略显单薄的肩头点了几下,满脸笑意的说:
  “小子,你多大?十八?老实说,十四有没有?”
  莫小猫还想坚持说自己十八,可是下意识的看向刘浪的时候,却被他眼中带着柔和的笑意看的有些心虚,不由得怯怯的说:“长官,我十、十五了,真的,就是长的不高。
  不过,我从小在山里长大的,会用弓箭还会用猎枪,不信你问我大舅!”
  “噗。。。。。。”何大头好不容易收起的笑容,瞬间又笑喷了。
  “你大舅?哪个是你大舅?你老舅来没来?”
  本来何大头就是见这个少年士兵人长的清清秀秀的,挺招人稀罕,加之这会儿人少,便逗他两句。
  可没想到,少年士兵的下一句话,却瞬间把他脸上的笑容给噎了回去:“长官,我老舅。。。。。来不了了,他跟我二舅,前天晚上都战死了。。。。。。”
  说到最后的时候,莫小猫的声音之中多了一丝哽咽。
  刘浪脸上的表情瞬间僵硬,疑惑的目光投向一旁的莫宣卿。
  他还以为,莫宣卿就是莫小猫的大舅。
  当然,舅舅跟外甥一般不会是一个姓,刘浪也只是下意识的反应。
  没等莫宣卿开口,一旁的刘津佐便一脸苦涩的上前一步,给刘浪行了个军礼,道:
  “长官,小猫是我外甥,今年的确十五岁了。
  我那两个兄弟,一个叫刘津仲,一个叫刘津佑,前天凌晨,就是那场白刃战,都。。。。。。死了!”
  何大头嘴巴翕动着,想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
  两个兄弟,同时在一天战死,眼前的这个汉子,承受着怎样的心痛。
  这一刻,憨直的光头大汉真想抽自己一个嘴巴。问什么不好,问人家的伤心事。
  刘津佐脸上肌肉抽动,却竭力保持着平静,接着说道:“长官,小猫原来跟着爹娘生活在大连,四年前,他爹娘因为得罪了一个日本商人,被找了个由头抓进监牢,没几天就死了。
  后来我就把他接到了察哈尔,由我二弟带着他在山里打猎。
  别看他个头儿不高,但是枪打的还挺准,前年冬天还在山里打死了一头野猪,正中野猪眼睛。。。。。。”
  “后来,我娘身体不好,去北平医治,为了给娘养身体,我一狠心把两个弟弟都带到了29军,有我兄弟仨的军饷撑着,爹娘在北平城总能衣食无忧。而小猫因为爹娘的仇,非要跟着我们,我也就求长官开恩,把他留到了通信排,平常打个杂什么的。”刘津佐眼里涌出苦涩。“只是没想到这一战就把两个兄弟丢这儿了,不知道我回去该怎么向爹娘交待。。。。。。”
  旁边的莫小猫眼圈红红的,却是强忍着不让泪流出来。
  现场一阵沉默,就连刘浪,此时也不知怎么安慰眼前这个虽是没流泪,但眼中的悲色浓烈的让人心碎的老兵。
  是啊!军人可以不怕死不畏死,但活着的人却该怎样去面对他们的父母呢!
  谁也没有看见,从远处快步走来的明毓,明大记者的脚步在十几米外就停住了,静静的听着眼前这位老兵讲述着自己的故事。
  这一次,她没有拿出她的纸笔,因为她不想把这个能令父母心碎的消息传回去。如果可以,她希望这个消息一直被隐瞒,哪怕年迈的父母一直见不到儿子,可他们毕竟还有个念想,如果连这个念想都没了,她真不知道那对还在北平城的老夫妻,还怎么活下去。
  半响,刘浪双足并拢立正,庄重冲刘津佐行礼:“这个礼,是我向你父母敬的,感谢他们为中国送了一门四兵,来日,中国不会忘了他们,中国的子孙们不会忘了他们。”
  抬手在眼圈发红的刘津佐肩膀上拍了拍,转而揉了揉眼泪已经挂上脸颊的莫小猫乱蓬蓬的头发,沉声说道:“好了,小猫,跟你大舅回去,好好当你们的通讯兵,这是命令。”
  没想到,一直表现的十分乖巧,带着一丝腼腆的莫小猫却在刘浪说完这句话之后一下子炸了,一把推开他的手,瞪大着两只眼睛近乎用吼的声音:“不,我不走!我要进敢死队!我要杀鬼子!我要报仇!”
  “你敢违令?”刘浪的眉头皱了起来。
  然并卵,被惹毛了的青春叛逆期的少年可不管那些。
  “师部之令,全师选拔精锐参加必死之军,我218团通信排二等兵莫小猫奉命前来报道。”
  刘浪的手停在了半空。
  叛逆少年的话,没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