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抗战之不灭军魂 > 第44章 我,可以报仇了?

  “那么,你呢?你能告诉我你为何要跟着我们跑?”刘浪轻轻摆动着自己的手臂舒缓着自己酸痛难当的肌肉,沉声的问看着蹒跚着往前移动却依旧没有选择驻足的少年士兵莫小猫。
  刘浪其实很惊讶,他或许想过会有人能和他比肩,毕竟现在的他可不是曾经时空中的自己,西北汉子的坚韧也是全国闻名,总有那么两三个突出的可以在这个时候追上他的脚步。
  但他却是真的没有想到,这两三人之中会有莫小猫。
  他的排长莫宣卿其实已经很不错,虽然他只跑了五圈就退出了竞争,但他是生生跑晕过去的。
  书生少尉的意志堪称坚韧,只是身体强度上还需要再锻炼。
  莫小猫的大舅刘津佐也不错,做为一名老兵,他是坚持到第十二圈才退出的,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可以入选。
  一个最渣渣的通信排能入选这一人按理说就已经吊炸天,毕竟根据2700人选150人相当于18比1的入选比例,218团通信排来的15人已经超过了这个平均比例。
  但218团通信排却是替他们的董团长挣够了面子,除了刘津佐以及现在还在坚持的莫小猫之外,竟然还有一名身体看着也不怎么强壮却坚持到最后30人才退出的家伙,足足跑了14圈。
  也是直到后来刘浪才知道,那位名叫苏卉开的军士快扑倒在地的时候,是人家董大团长亲自上前搀扶的,而且逢人就说,这是咱团部通信排的兵。
  可以说,从那个时候起,218团就已经是四个步兵团的赢家之一。
  但显然还不够,218团通信排竟然还有一人在坚持,而且还是年龄最小不过十五岁的兵。要不是山坡上的老王因为217团同样还有个甄大壮在坚持,估计早就又气得眼珠子发红了。
  而另外两个步兵团团长只有大眼瞪小眼的羡慕了,谁让他们两个手下没这样的“变态”呢!一个壮的不行,一个瘦的不行,但偏偏,就是特娘的能坚持。
  “我通过了没有?”莫小猫茫然的看看刘浪,答非所问。
  莫小猫本应清澈的双眼这会儿竟然显得极为茫然,虽然他眼睛看刘浪,但刘浪能感觉到,他的眼里,其实没有自己。
  刘浪知道,这小家伙别看依旧在移动,甚至还能说话,其实,他早就陷入轻度昏迷状态。
  昏迷,其实是对人体的一种保护,当受到巨大的外来刺激或者是身体机能快崩溃的情况,人的大脑会主动陷入沉睡,以对肌体进行有效的保护。
  可这个小家伙,竟然创出了一个奇迹,在昏迷状态下,竟然还能保持一定的意识和行为,这种强大的意志力,可是前世的刘浪都未曾达到的。
  刘浪脸上冰冷的表情变得柔和起来,这颗从天而降的好苗子真是让人欣喜,他比那个强壮的大个子还要强。
  “小家伙,你已经通过了。”因为何大头也跑去参加考核了,没人管的老王早已在考核接近尾声的时候蹿下山坡,这会儿在一旁帮着刘浪回答。
  虽然不是他手下的兵,但莫小猫的年龄很容易就让老王想起了自己的儿子。他的儿子现在在干什么?是在学校还是在乡里厮混?他这个当爹的虽然看不见,但想来也就那两个地方,可这个和自己儿子相仿的小家伙,却已经来到了动辄丧命的战场。
  这难免让老王心生怜惜。
  他一点儿也不想这个和儿子差不多大的倔强小子倒在这里,那怕,这也是属于他的战场。
  “通过了?”莫小猫眼球无意识的转动了几圈,喃喃说道:
  “我可以加入敢死队。。。。。。给我爹娘和舅舅报仇了?”
  说完,身体一软,就倒在了急吼吼奔出来的老王怀里。
  “医生,立刻补充水分!”刘浪气喘吁吁的站定。几名医护早已有所准备,将昏迷中的莫小猫放入担架。
  刘浪很清楚当人跑进昏厥状态以后面临的危险。
  奥运会上的马拉松比赛距离40公里又195米,正是为了纪念公元490前为了给同胞传递胜利的消息从马拉松到雅典拼命奔跑了40公里又195米的战士斐里庇得斯,这位勇敢的战士在传递完胜利的消息后就一头栽倒在地,再也没有醒来。
  强大的意志力竟然超越了生命的极限,刘浪也没想到今天自己又见到一个。
  不过,刘浪相信莫小猫会没事,不光是科学的判断,更多的是属于战士的直觉。这个有着无与伦比战斗天赋的少年,既然出现,又怎么会折翼于一场身体与意志的考核中呢!
  刘浪的目光投注于那个叫甄大壮的大块头身上。
  虽然,他已经摇摇欲坠,虽然,他已经接近油尽灯枯,但刘浪知道,他一定会跑完的,那怕他现在的梦想只是为了区区二百块大洋。
  因为,他的娘病了。
  很朴素的梦想,却彰显了民族传统。
  这个大块头,外表悍猛,内心却纯洁如同水晶。
  一场考核,让刘浪意外的捡到了两个宝贝。
  一圈,3里路,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
  但刘浪站在原地等了足足半个小时,才看到了大个子的身影。
  他已经不是在跑,而是在走,或者是在挪,一步一步的挪动着。
  现场的所有士兵都静静的看着那道身影,没有人发出那怕一点点声音,仿佛生怕自己发出的任何声响都会惊扰了那个看似强壮却已经不堪一击的汉子。
  所有人都知道,现在那怕就是一个婴儿,也能轻易的将这位已经疲惫到极点的壮汉击倒。
  他太累了。
  “好!大壮,很好!”老王满脸痛惜着喃喃自语道。
  也不知他是痛惜一个好兵被刘浪用二百大洋折磨成这样,还是因为这样一名精兵即将脱离他217团加入敢死队,有命去,恐怕没命回啊!
  也或许,二者兼而有之吧!
  甄大壮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自己,他只是知道,他得要这200块,有了这200块,娘不仅可以撑过这个夏天,甚至,还可能会完全治愈!
  所以,当他的双腿再也无力支撑自己的躯体轰然倒地,脆弱的鼻翼和大地碰撞,沸腾的血液仿佛寻找到了出口,喷涌而出的时候,甄大壮张开嘴,无声的笑了。
  大块头根本没想到,流血竟然会让自己还能恢复几分力气,哪怕,那点儿力气依旧不足以让自己站起,
  站不起来,没关系,他依旧可以前进,用另一种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