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抗战之不灭军魂 > 第47章 装备,还是要搞啊!

  220名官兵参加“决死队”的人选已经选出来了,名单和其人简单资料已经送到刘浪手上。
  其中军士军衔者占了百分之八十,都是参军三年以上的老兵,既有战场经验身体素质也都不错,这是刘浪极为满意的地方。
  但军官却是极少,除了三个少尉以外,竟然连一个中尉级都没有。想来也是,倒不是说军官的身体素质和意志力就一定不如普通士兵,但这些尉级军官都是基层部队的顶梁柱,换成是谁都不愿意把这些基层指挥员送到“决死队”中去送死的吧!
  三个少尉,基本也都是副职,想来也是想借此机会搏一把,既能挣上100块大洋,又可以升一级军衔,怎么说可以捞个非主力步兵连连长当当。
  不过,刘浪并不反对这种有野心的心理,不管是冲钱或是冲着衣锦还乡,这都是最正常的人性需求,如果非要把人都放得高高在上,那反倒是违背人性了。不是每个人都像他一样,来自未来,也不是每个人都像他一样,知道在未来的数年里,整个华夏将会遭受怎样的磨难,他们身在局中,却还未明白局中杀机。
  有些体悟,只有等到那一刻来临的时候,他们才会懂。
  220人的宿营地全部就近安排在医护队旁边的树林里,在外围,有个步兵连在警卫,安全方面没有什么大问题。
  旅部的炊事班早就按照刘浪的要求,准备好了热腾腾的馒头和大锅煮的肥肉。第29军虽然不富裕,但自察哈尔行军至长城,一路上的百姓士绅们听说29军要去长城打日本人,送的劳军之物可不少,这白面和肥肉就是这样来的。
  只不过平时各师各旅各团都当宝贝一样存着,只有部队上了一线,才舍得给大家吃上这样一顿,平时不过就是馒头对付几口菜汤就打发了。
  可以说,赵登宇已经很卖刘浪面子了。
  像甄大壮和莫小猫这种有些伤身的,有十几个则是直接安排到了医护队。莫小猫这种还算青涩的少年不懂,晕乎乎的被灌了几口肉粥,就睡得直流涎水。
  但像甄大壮这样的年轻士兵却觉得自己像是进了天堂,平时难得一见的女护士穿着军服带着红十字袖箍,简直就像是仙女,个个头也不昏了,身上也不疼了,要不是被女护士“温柔”的制止,这些浑货敢站起来再去跑几圈。
  这让身为长官的刘浪很为他们的智商捉急,像他以前当兵的时候,进了卫生队,那个不是哼哼唧唧表明自己都快要断气了?不这样,谁特娘的理你啊!
  这个时代啊!真是太淳朴了。
  何大头倒真是个猛人,背着20斤负重跑了足足十三圈,眼看着自己可以入选,就没跑了,一直跟着刘浪跑前跑后安排。
  用他的说法,老子要是跑伤了,那个给刘队长跑腿办事儿?别说,这货还真是看着憨,心里却是拎得清的很。按刘浪对他的估计,这家伙要是硬跑,除了甄大壮和莫小猫这样的变态级人物,这货跑个前五没任何问题。
  士兵们吃过饭后都宿营修整了,但刘浪的事儿可还没完。
  他还得张罗“决死队”的装备。
  如果就按照士兵们现在所装备的,每人一杆汉阳造,一把环首刀,顶破天给每人发100发子弹外加四枚手榴弹,那他可真是带着一帮送死队去了吧!
  日军一个炮兵大队虽然只有600多号人,而且除了军曹以上的军官装备的有南部式手枪以外没别的什么防卫武器。根据史料记载,日军一个炮兵联队2300多人,却只有长短各型枪支500余枝。
  按照他们这个装备,别说刘浪现在有220人,就算还只是以前的150人,只要冲进去,日军炮兵就是待宰的羔羊。
  但,日军不是二傻子。就那么把炮兵往步兵身后一甩就不管了。
  一般一个炮兵大队,总会有个步兵中队做为他们的警戒中队。
  而一个步兵中队拥有三个兵力达54人的步兵小队,加上中队部19人,总兵力近200人,而每个步兵小队拥有两挺轻机枪和两具掷弹筒。口径达50毫米的掷弹筒其实小口径迫击炮,有效射程达500米的掷弹筒别看式样很简单,但在战场上的杀伤力却不低。
  更要命的是日军掷弹筒手很多都是老手,一般只需要试射一发,第二发的精度就达3米的范围内,许多中国军队基层的机枪火力点,就是被这种“小炮”给炸掉的,算是日本人开发的众多渣渣武器中为数不多的“神器”。
  日军也算是将“迫击炮”放到了排级火力中,而与之对应的是中国军队的无奈。中国军队有更大口径迫击炮,82迫就是中国军队应用最多的,但82迫击炮一般是放在步兵团直属的迫击炮连,是用来和日军步兵大队使用的92步兵炮对射的。
  很自然的,或许日军在连排级轻火力方面和中国军队差不太多,但这个掷弹筒却是很要命的一个装备。
  幸好,29军不怕这个,隶属于东北军系的29军在连排级也和日军一样装备了大量掷弹筒,也就是射击水平不如日军那般精准而已。
  但刘浪若是就靠目前这样的装备去和日军一个兵力相若的步兵中队硬碰硬,尤其是人家后面还有一个炮兵大队助阵,光是用后座想,也知道后果是有多凄惨。
  想要搞赢日本人,那自然只能是换装备。
  刘浪自己也不能变装备出来,自然只能去找旅座大人想办法了。
  夜虽然深了,但赵登宇却还没睡,以木头为顶的指挥部的地面上还燃着火堆,上面吊着一个水壶冒着热气。
  见刘浪风风火火走进来,手里端着一杯热茶的赵登宇淡淡一笑,待刘浪行完军礼,指指一旁的小马扎:“坐!”
  “怎么,这么晚了找我还有事?”
  刘浪一阵牙疼,这些大人物们,不管是哪种个性,总喜欢一副成竹在胸的姿态。
  但偏偏,明明就是在等他的这位,猜的很准。
  而且,别看在笑,但刘浪却是能感觉到,这位少将旅长对他有几分不满。
  很显然,那是因为他先前“胁迫”了四个大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