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抗战之不灭军魂 > 第5章 獠牙初现

  所以,满脸狞笑着向中国女记者走来的日军中尉并不知道,在这个看似已经被恐惧击垮的中国女孩儿缩在袖子里面的手里,这会儿正攥着一枚木柄手榴弹。
  另外一只手的食指勾着拉环儿,如果她的直觉有误,那个胖子没有抓住这个战机,那么,就一个换几个,绝对赚了的买卖。
  死在战场上,这是她在选择踏上战场之前就已经有所预料的,在她跟着部队来到长城的路途上,就已经写好了遗书,就在背包的笔记本里夹着。
  看着自己的长官缓缓逼进那个支那女兵,前面的几名日军士兵都伸长了脖子看着。
  大部分人类生物,对于欺负弱者,总有一种近乎病态的欣喜。唯有那样,才能让他们获得一种老子比别人强的心态。日军为何近乎病态的凶残,其实也是源于这种心理,在森严的日军序列里,他们同样是位于最底层的生物,挨嘴巴子都是家常便饭。
  小岛中尉和那四个原本走在前面、这会儿已经站成一排、趁着脖子、一副等待砍头姿势的日军士兵都没有发现,他们位于队列最后面的那个同伴,这会儿已经悄无声息的倒下了……
  月光下,一个身躯略显庞大的“死神”,已经抄起了他手里的大号“镰刀”。
  轻轻将面前那个、不、这个时候已经应该称之为“那具”的日军轻轻放倒在地上,没有发出一丝响动。
  别说是位于前方三米处的那名日军,就连那个被绑在俘虏队列最后面的那名少年,都没有听到半点儿响动。
  按理说,就算是背后拧断脖子啥的,那至少还有一声还算清脆的“咔嚓”声吧?
  可刘浪没有,他也没有采用那样的方式。
  因为,一些影视剧里面那种稍微用力一掰就能让人悄无声息死亡的方式,其实更多的只是为了视觉效果可以。
  事实上,那种几率并不大。
  至少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在他拧断那名日军士兵脖子之后的一到两秒的时间里,那名日军士兵的手指还是能动的。
  要是他在那个时候手指扣下扳机,那刘浪可就算是前功尽弃了。
  所以,刘浪用的,是专属于他的杀人技。
  左手绕过去捂嘴的同时五指稍微用力一捏,那个日军士兵的下颚挂钩就被摘下来,接着右手的匕首就抵住其咽喉与下巴的连接处,四十五度斜着向上猛的捅下去……
  咽喉、声带、接连被割断之后,匕首直入颅脑,死亡就是一瞬间的事儿,别说是扣扳机,就连小指想要轻微的动一下,都绝对做不到。
  曾经,“边陲之虎”可是驾轻就熟的用这一招,解决了悍匪武装基地多达六名瞭望哨。
  只不过,现在的这具身体还是弱的一批,捏下巴的时候要不是用了全力,刘浪还真不敢保证能把那名日军士兵的下巴给摘下来。
  将尸体放在地上之后,刘浪没有片刻停留,纵身上前、如法炮制,走在前方三米处的那名日军士兵,同样没有发出丁点儿声音,就那么倒了下去。
  而这个时候,十一名被俘的二十九军士兵当中走在最后面的三个人,也看到了这个有如神兵天降一般的胖子。
  值得一提的是,那名刚刚被日军士兵踹了一脚的少年,竟然在亲眼看到刘浪杀死第二名日军士兵的时候,第一时间死死咬住嘴唇,把自己的那一声惊呼生生给咽了回去。
  干掉第二个之后,刘浪并没有急着绕过去干掉在队伍另一边、同样伸长了脖子往前看的第三个,而是飞快割断少年及其前面的两名二十九军士兵手上的绳索,示意他们不要出声,悄悄把已经投入他们那个天照大神怀抱的两名日军士兵手里的枪捡起来。
  接着,他才悄然上前,手起刀落,干掉了第三个。
  其实,这个倒霉蛋是有机会发现刘浪的。
  因为被刘浪解除束缚的三人并没有他那样的身手,加之心中多少有些紧张,行动时难免会发出一些轻微的声响。
  而那名日军士兵与第二个被刘浪干掉的倒霉蛋垂直前后距离只有一米五左右,如果是平常时候,他一定能够听到动静。
  可是现在,他却没听到。
  因为他的所有的注意力都在主动当诱饵的明毓身上。
  月光下,因为恐惧身形微微发抖的明毓给人一种楚楚动人之感,而姣好的面容在月光下更是显得凄婉迷人。
  就像是一头误入豺狼群的可怜小兽。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日军士兵的服从性的确很强,即便是想看中国女兵动人的身形,那名日军士兵都没有离开自己的位置。
  刘浪已经爆发出了自己的全力,但依旧觉得太慢,因为,他如果不再快一点,那个大傻妞或许会成为这场战斗中第一个死的中国士兵。
  如果她真是蠢死的倒也算了,但刘浪从她瑟瑟发抖走出藏身地的那一刻就意识到,她不是因为蠢,而是故意被发现的,她是在给自己创造机会!
  日军行进的方向可是向右,更是离她有十几米的距离,能上战场的人,胆子绝不至于小到这样还会发出动静。
  唯一的解释,就是她猜到了自己要做什么而故意为之,目的就是帮助自己吸引前面那几个日军的注意力。
  她是在用自己超过百分之九十的死亡几率在赌刘浪能救下这里的所有战俘。
  虽然很傻,却有着同袍的味道。
  因为,刘浪的那些昔日战友们,也曾如此义无反顾的做过。
  如果能救你的命,那我的命,就不要了吧!
  因此,刘浪在顺利干掉第三个日军士兵之后,顺手拿起他手里的三八式步枪,示意看到他的两名二十九军士兵不要做声,一刀挥下割断他们手上的绳子,随后朝后面那三个已经有两人手里拿着枪的俘虏招招手,接着指了指前面那四个还在伸长脖子看热闹的日军士兵,把自己手里的那支三八式步枪递了过去。
  那三人当中,那个少年没有拿枪。
  但是在看到刘浪递过去的枪时,少年立即蹑步上前,动作很快却没有发出半点儿声响的把枪接了过去。
  刘浪看的很清楚,其余两人当中的一人,在看到少年接过那支步枪的瞬间,脸色微微变了变,明显有些担心。
  但是,那名少年却十分坚定,压低枪口,刺刀斜指地面,动作竟然有那么几分标准。
  再次朝三人做了个手势之后,四人几乎是同时发起了攻击。
  当时,他们距离前面那四个背对着他们,脖子伸的老长的家伙,只有三米多的距离。
  这一次,包括刘浪在内的四人谁都没有再刻意控制脚下的动静,完全是全力突击。
  脚步声犹如春夜里乍起的惊雷。
  日军,集体惊骇欲绝的转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