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抗战之不灭军魂 > 第25章 正主来了

  刘浪一边大口吞咽着肉粥,其实也是在默然考虑一件事。
  做为一支穿越而来的胖蝴蝶,刘浪自然对发生在中国北方这场貌似是倭国高层贪婪,实则是那帮杏仁胡们对整个中国卫国卫家战斗决心试探的局部战争很清楚。
  和曾经的时空中一样,日军分北中南三路大军入侵热河,基本都于2月底3月初将正面抵抗国军击退,直到3月9日,日军混成第14旅团2个大队抵达喜峰口外,热河之战宣布结束。
  那位贵为中国北方军事委员会主席的某少帅做为背锅侠再次出现在全国人民的视野中,于3月12日在光头校长的示意下引咎辞职,取代他的是军政部部长何上将。
  第29军喜峰口于11日凌晨的那场胜利来得太晚了,实在不足以让这位坐稳北方军事第一人的位置。
  中方这边还在走马换将,但日军依旧按照自己的作战计划有序展开。
  而做为主攻喜峰口的日军主力第8师团(师团长西义一),下辖步兵第4旅团(旅团长铃木美通)、第16旅团(旅团长长川原侃)、骑兵第8联队、炮兵第8联队、工兵第8大队,第1战车大队、旅顺重炮兵大队、关东军汽车队及伪奉天省警备军于志山部的伪独立第1旅共约3万余人于3月4日朝喜峰口挺进。
  跑得最快的是由茶棚转向的混成旅第14旅团2个大队,于3月9日抵达喜峰口,随即发动进攻。
  第一日,第29军万福麟部面对区区2000名日军的进攻便一触即溃,日军于3月9日占领第一道关口,但第29军赵登宇109旅迅速反击,在增援的113旅的全力支援下与日军在3月10日爆发了争夺关口之战,日军2000人退出关口以待主力。
  日军根本没料到第29军会如此破釜沉舟,在第八师团主力距离喜峰口尚有100里,11日夜11时,赵登禹旅夜袭队轻装疾驰,仅以手榴弹和大片刀为武器,分两路向蔡家峪和喜峰口等处日军发起进攻,血战整晚与日军肉搏,毙伤日军1000余人。
  这也就是刘浪昨日凌晨刚刚经历过的苦战。
  此战过后,留给匆匆赶到的第八师团长西义一的是700多名鬼子失去头颅的死尸和数百惊恐不已的日军。
  赫赫有名的西北军大刀队用700多鬼子的头颅证明了西北汉子的强悍。
  暴跳如雷的西义一一刻不停,以麾下两万人发动了潮水般的进攻,但这次以逸待劳有了防守经验的守军再没犯先前的错误,虽然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却抵抗住了第八师团以一个重炮大队的16门105加农炮和12门155榴弹炮重炮及一个炮兵联队48门山炮高强度的轰炸,并重创日军,再次毙伤日军千余人。。。。。。
  刘浪已经问过何大头,知道他醒来时已经是13号的中午,大刀夜袭战后的第二天。而日军这会儿正在西义一的指挥下疯狂进攻,光是看老王这个上校团长都挂彩了,刘浪也能猜到战况的激烈。
  根据历史的走向,长城之战其实总体上来说是失败的,日寇最终破关而入并迫使国府签订了耻辱的“塘沽协议”,而第29军在此战中近二十万国军中为数不多的亮点之一。
  正是他们在喜峰口附近的长城防线固守,给予气势汹汹的第八师团沉重一击,整场战争中第29军毙伤日寇近五千人。
  刘浪知道,他现在不过是一个小人物,根本无力阻挡历史滚滚的洪流。只是,小人物也有大梦想,他或许无法阻挡历史轰然碾压而至的巨轮,但在历史这个不可撼动的巨物后座上狠狠踢上一脚,稍微让它改变一丝行迹,还是可以做到的。
  比如,即将到来的少将旅长赵登宇,那个名列抗日英雄谱之上的将领。
  他或许能帮助刘浪实现一个小人物的梦想。
  因为刘浪心里很清楚,喜峰口方面的第八师团日军后续即将执行的某些作战计划,他相信这位不仅是个爱国的,更是个勇敢而睿智的将军,会很乐意听一听的。
  就在刘浪正在琢磨如何措辞的时候,就听到了洞外传来的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二十九军虽然穷,却也不至于连旅级长官的皮靴都配不起,皮靴踩在地上的声音可与士兵脚上的布鞋完全不同,以刘浪的耳力,自然能够轻易分辨出来的是什么样的人物。
  这绝对是上校级以上军官。
  只不过,皮靴的脚步声,是两个人!
  刘浪抬起头,一张标准的国字脸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什么五官特征啥的根本不用看,更不用去跟他记忆中那些抗日将领的五官特征做对比,刘浪就猜到了这个人的身份。
  第二十九军三十七师师长冯志安!
  能让赵登宇跟在后面,又出现在109旅的阵地上,再看看其领章上的中将军衔,除了冯志安之外,根本不会有第二个人。
  而在此之前,刘浪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倒也是见过冯志安的。做为一出手就是2万大洋的金主,虽说一个堂堂陆军中将有着自己的矜持不会和刘浪促膝谈心,但带着特殊使命的红色胖子可没少在师指挥部晃悠,冯大师长还是见过不少次的。
  “师座好!旅座好!”老王猛地从小马扎上弹起来,吊着一个膀子,站得笔直,用还算完好的右手向两名将军行礼。
  从这位惊喜的表情看,显然,他也没想到,师座会亲来探望刘浪这个小小上尉。
  自从第29军备战,刘浪这个原师部参谋可就下到他217团,算是他老王的部下了,看望他,可不就是肯定他217团嘛!这可是莫大的荣誉!
  老王都这样了,刘浪哪里敢有怠慢,以不逊于老王的速度,站起身来,整理军装随着老王行礼完毕后给这两位敬礼,声音高昂:
  “师座好!旅座好!”
  其实军队的规矩,不管是曾经还是未来,或许武器、军姿乃至战术都会改变,但有一条是亘古未变的,就是向上级长官敬礼称呼时,那声音都是用吼的。
  声音越大,表示越尊重,同时也表示自己有足够战斗力。
  当然了,这也是因为现在是在旅部卫生队,而且长城防线目前很牢实,周围还有一个步兵连专门拱卫,没有日军潜伏进来之忧。
  否则,声音大的吓死人喊长官官职,那可不是尊敬,而是把长官往火坑里推了。
  见刘浪如此中气十足,两名将官相视一笑随意抬手还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