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抗战之不灭军魂 > 第32章 此子不凡!

  看着刘浪的背影消失在远方,刘如明这才转身走向军部。
  那里,就坐着那位宋长官,所谓的正在忙,自然只是个托词。“怎么样,子亮,此子是不是和你想象的有些不同?”看到刘如明进来,宋长官不由微笑着问道。
  “此子,我看不透他。”刘如明沉默片刻,微微摇头。
  “哈哈,你刘子亮可是堂堂中将,连你都看不透的人,可是很少见那。”宋长官笑道。
  “此子看似年轻,却头脑冷静,心思细腻、逻辑能力极强;更难得的是,他还能让我感觉到他和日寇作战的决心!这样的人才,说老实话,纵算我先前对他有些不喜,但就是刚刚一番谈话,我内心中却竟然隐隐不希望军座你采纳他的作战计划了。”刘如明叹气道。
  “咦!仅说了几句话,就能让你刘子亮惜才到这个地步,这小子的能耐倒是比我想的还要强几分那!”陆军上将发出一声惊咦。“不过,你刚才对他的评价还欠缺了一点。”
  “哦,愿听军座释疑!”刘如明微微一愣。
  “这小子的观察力,可是不凡的很那!你信不信,那小子知道我就在屋子里面看着他?”陆军上将微微一笑,丢给属下一支烟,自己却是先自顾自的点了一根,说道。
  “咦,这我倒没看出来。”刘如明奇道,刘浪并没有做出其他奇怪的举动。
  “你们的对话我都听得见,他只说罗文峪,却对我这一军之长只字不提,你觉得,按照规矩,说得过去吗?这就说明,那小子,就知道我在屋内。”
  “果然是个奸猾的小子,连我都被瞒过去了。”刘如明恍然大悟,不由笑骂道。
  “不过,军座,您觉得,这小子的分析,有几分可能?还有,如果这小子说的是真的,那以我暂二师目前的兵力,就算您同意让他带一队精兵事先埋伏偷袭日军炮兵,怕是胜算也极小。”
  陆军上将略微沉吟了一下,凝声对一旁的作战参谋说道:
  “拟令,命令暂2师全军负责罗文裕防线;同时命令第三十八师224团向四十里铺集中!第37师抽出一个步兵营候命。”
  然后,将目光投向刘如明,道:
  “子亮,军部将会调给你一个炮兵连四门山炮,罗文峪防线,就交给你了。”
  虽然这位29军第一人并没有正面回应刘如明关于刘浪所说的作战计划,但却是不仅派出了暂2师所有,还加派了38师的一个步兵团防护罗文峪方向的侧翼,以及兵力早已捉襟见肘的37师一个步兵营,甚至是连宝贝一样的山炮营都分出了一个连交给了刘如明,那已经充分说明,他确信日军将会分兵罗文峪。
  而这,已经差不多是第29军最后的机动力量了。军部最后的一张牌只有军部直属的一个特务团3000人,那是只有在主防线被日军突破全军生死攸关时才会投入进去的兵力。
  “是!军座,职下一定不负您之期望。”刘如明郑重行礼。
  “西义一不知道在发什么疯,不顾伤亡狂攻我主防线,是把我29军当成53军那样的软柿子?”陆军上将看向远方炮声隆隆的前线,眼里露出厉芒:
  “那我29军就跟狗日的比一比,是我们的骨头硬还是他们的坦克大炮厉害。”
  “子亮,我会命令前线的37、38两师尽最大努力给予第八师团最大杀伤,给你减轻压力,但若是西义一不那么蠢,提早分兵,那你也得做好苦战的心理准备。”陆军上将继续说道。
  刘如明当然知道自己这位军长的意思,如果日军继续犯浑,那却是正落下怀,死战不退的37,38两个步兵师将会揍得他们头破血流,兵力大减的情况下,日军就算分兵偷袭罗文峪,兵力也有限。但若是日军学聪明了,不强攻,只是以主力牵制,那罗文峪方向压力可就大的多了。
  因为缺乏足够的侦察手段,不管日军悄摸分出多少兵力,位于喜峰口主防线的两个步兵师却是不敢动的。
  只是,正如这位上将先前所说的:看是老子29军的骨头硬还是他们的坦克大炮硬。所谓的给日军最大杀伤,也不知是多少中国之军的流血牺牲换来的。
  光是这三天,位于前线的两个步兵师的战损就超过5000人,冯、张两个中将师长的脸都阴沉的快滴出水来。
  “军座,能不能守住罗文峪,职下现在不能给您答案,但职下能给您的,就是我刘如明在,罗文峪即在,罗文峪若不在,刘如明自然是早就不在了。”刘如明肃然道。
  “不要说那种话!暂2师还没等来军政部的编制呢!还有你刘子亮忙的。”陆军上将的神色有些黯然,来回踱了两步。“暂2师下午就出发,但要注意隐蔽行踪,别被日军的侦察机发现,最好是能当头给他们来记狠的。”
  “是,军座,我会以步兵营为单位分兵连夜向罗文峪进发,争取到明日清晨前抵达阵地。”刘如明点头应道。
  历史在这里终究没有拐弯,两个步兵团几乎是按照历史原有的方向布防。也就是日军那边被胖蝴蝶扇动时空长河引起的涡流改变了一些走向,本来在3月14日这天就先行29军一步分兵的,但现在却还在喜峰口主防线上流尽鲜血。
  到了下午,西义一的一口大牙都快气掉了。
  中国人比他们还疯还狂,数十门大炮轰的山岭上的树木花草都秃了,岩石都被炸光了,但不知为什么,那些深蓝色竟然还顽强的生存着,躲在石头缝里,躲在岩石下面,躲在被炸成废墟的城砖后面,向他的士兵射击。
  他的士兵每前进一步,都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尤其是武藤信义那个老混蛋,没来过喜峰口,竟然就敢说喜峰口地势开阔,开阔你武藤信义全家啊!
  威风赫赫的89式坦克在热河丘陵上纵横无敌,中国人拿这种13吨自重并拥有57毫米坦克炮的钢铁巨兽完全毫无办法,可到了这里,崎岖的山路却成了它的最大拦路虎,一个不小心就被卡在岩石之间不得动弹只能当火力炮台用。
  中国人的重机枪是拿它没办法,但人家有手榴弹有炸药包啊!亲自抵临前线的日军中将从望远镜里甚至看到深蓝色的中国军人借助着他们的山炮炮击发起反冲锋,并以近两个步兵班的兵力损失为代价,用手榴弹集束生生将一台不能动弹的89坦克给炸毁。
  导致战车大队竟然因为没有足够的步兵保护而拒绝再度上阵。
  偏偏西义一还不能拿战车大队那位中佐大队长怎么的,人家可是日本国内有名的大贵族直系,那是他这个平民中将所能比的?
  反正这个下午,顽强不屈的中国之兵打得日军中将的血压又上升了不知多少。
  而刘浪,却是过了足足两个小时才带着被打得跟猪头一样的何大头回到驻地,而师部的通信兵却是等了他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