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抗战之不灭军魂 > 章8章 战士,不畏生死!

  虽然刘浪骨子里对日军无比厌恶,但不得不说,这个个时候的日军还真是有几分军人的勇气和骨气,远不像未来那些跪舔牛仔的后人那样没脸没皮。
  仅一轮交锋,一攻一守,看似没有分出胜负,其实胜负已分。
  日本武士刀的最精华所在:刚柔并济。
  硬钢锋利而易碎,软钢柔韧而易卷,日本古代制刀匠充分发挥了聪明才智,将二者结合,制造出举世闻名的武士刀。
  即以一块硬钢弯成U型,然后在U型槽中夹入一块软钢,将二者结合,经过千锤百炼,充分煅打后成型,刀锋以硬钢为主,刀背以软钢为主,之后入水淬火,刹那间直刀变弯,一把令人生畏的武士刀就此诞生。
  硬度高,锋利无匹,质地轻出手速度快,是日本刀的优点。搁一般的中国人用的厚背刀,根本不给你劈下来的时间,日本高手就已经在你身上割上一刀了。
  但小岛太郎的刀,既没有快过刘浪的刀,也没砍断刀背更厚的环首刀。
  不过,或许是人在绝望的时候,总是能够克服内心对于强大对手的本能恐惧。
  在军服上擦掉手上的鲜血之后,重新双手握紧刀柄,再一次朝刘浪冲了过来。
  刘浪很随意的站在原地,目光迥然,连眼皮都没有动一下。
  日军中尉的实力,其实真不弱,那一刀劈下来,手持七斤环首刀的刘浪都感觉手心发麻。
  但光凭这个实力,哪怕是刘浪现在身体各方面机能只有全盛时期的四分之一,也还是差了些。
  迎着奋力冲来、手中指挥刀高高举起、用尽全力劈下来的日军中尉,刘浪单手持刀,不闪不避。
  月光下,刀光如练!
  站在他身后的那十一名二十九军士兵,再加上战地记者明毓,十二颗心在那一瞬间同时提到了嗓子眼儿。
  那名少年,更是死死的攥紧了拳头。
  他知道,作为一名士兵,在长官选择与敌人决斗的时候,他不能开口说话,而且在这种紧要关头,如果他开口提醒,更可能会导致长官分心,从而发生意外。
  所以,他选择了紧要牙关,默默的看着。
  只是,他的手,却是死死的握住三八步枪,若是胖长官有什么差池,他绝对会一刺刀捅过去,哪怕日军军官的刀很快,快得他根本看不清刀影。
  是的,他敢确定,他一定会这么做。
  少年士兵,在这个月色如霜的夜晚,经历了战斗、也经历了生死瞬间;
  虽然战斗力并没有什么提升,但是心理上,已经完成了从一名新兵到一名合格老兵的转变。
  他已经有资格被称为-----战士!
  战士,不畏生死!
  而明毓,猛然睁大的明眸里充满了愤怒。
  对刘浪的愤怒。
  这不是胡闹吗?敌人的刀都已经开始往下劈了,你还呆在哪儿不动,你在想什么?
  月光似霜,小岛太郎的刀光则亮过那道芳华。日军中尉的眼中满是狰狞,刀光已经劈到刘浪的头颅之上不足二十厘米,只要0.1秒,他就可以斩开那个中国胖子的头。
  他几乎已经可以想象包围着他的那十来名中国士兵在冲天血色中惊恐而愤怒的眼。
  他们越愤怒,他越开心,日军中尉甚至已经想好一刀劈死胖子之后,再杀往那个女记者方向,或许,吓破胆子的女人让开路,他还有一丝生机。
  然而,他的一切野望,在0.1秒之后,全部落空。
  刘浪只是微微后仰,间不容发的避开数厘米,日军中尉倾尽全力劈下的那一刀,擦着他的鼻端高速而过。
  如果是换成平时,小岛太郎只需手腕微微一转,刀锋斜劈,就算躲得过这一刀,也必然躲不过致命的一割。
  可惜,他这一刀已经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力量和精气神。
  当然,最关键的是,就算他想变招,也是来不及了。
  刘浪军服下隐藏的胳膊肌肉鼓起,环首大刀在月光下乍起的芳华刺的小岛太郎都忍不住闭了一下眼。
  刀光,由下而上。
  随之,血光冲天。
  明毓猛然转身、弯腰,呕!……
  不只是他,还有那那名紧握着步枪,已经可以被称之为战士的少年,在呆愣了两秒之后,也是一样的反应。
  其余的十名士兵,除了一人之外,也全都在那一刻脸色“唰”的一下变的惨白,目光中尽是惊恐之色。
  虽然胖上尉一刀宰了敌人很解气,但那个场面实在是过于血腥了。
  利用无比强大的心理和精准到令人恐惧的判断力,他间不容发的躲过日军中尉的劈砍,然后,在招式已经完全用老的日军中尉距离他不过一米的那一刻,他大刀,就这样由下而上猛然挥动。
  日军中尉曾努力的想躲,但他实在是太想一刀砍死自己的对手了,双臂和借助着双腿跃起的力量乃至腰腹之力,都投入到攻击中了。
  他的力量根本不足以让他再进行有效的闪避。而刘浪出手的时机又实在是把握的太好了。
  刀锋直接由他的胯下,向上。。。。。。
  从小岛太郎的角度,他只是觉得先是猛然一凉,再是浑身一热,然后就意外的发现,自己的视野变宽了许多,为何自己能看到自己包围圈两侧的中国士兵?
  再后来,就没有后来了……
  他的思绪,就停留在这里,意识彻底陷入了黑暗!
  如果刘浪知道他的疑问,一定会很诚实的回答他,之所以感觉凉,那是刀锋入体,中国北方的三月,刀锋上早已满是霜花;而感觉浑身温热,那是血,他自己的血,喷出去足有一两米高,导致方圆三四米的范围内,就像是下了一场血雨。
  而在明毓和中国士兵们眼中,刀光乍现,血雨如丝,日军中尉的的尸体向两边倾倒。
  “砰!砰!”一个人,竟然发出两声倒地的声音,那副场景,真的,让人这一生恐怕都难以忘记。
  执拗而倔强的始终跟在刘浪身后来到这里、甚至不惜以自己为诱饵去吸引日军的注意力、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却从不曾后悔过的明毓,首次后悔。
  这真的是,太残暴了。
  不过,为何感觉,心里好爽呢?
  刀光如电,日寇血雨漫天,那感觉,真的是太解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