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抗战之不灭军魂 > 第52章 比试?那就来吧

  迟大奎很懵,陆军中将很懵,陆军少将稍稍有点儿懵,但更懵的,却是220号刚被选出来的精兵。
  绝对不是早饭很丰盛,又是肉粥又是扎实的大馍馍。也不是摆在他们面前发着湛蓝色幽光让当兵的人光是看着都要流口水的冲锋枪、驳壳枪和一箱箱黄澄澄的子弹。
  那些玩意儿,可是他们这帮大头兵们做梦都想有的枪,只可惜,他们只能有汉阳造,那些枪只能是师部和旅部手枪连的精兵们才能拥有。
  当然了,相对于步枪,这些短枪操作起来不要太简单,他们可不会觉得这种枪难度有多大,给了他们,一样可以像手枪连的弟兄们一样宰鬼子。
  但这些震撼,都不及他们眼睁睁看着师座身后的几个警卫士兵万分不舍的把自己的花机关亲手送到枪械堆里,换句话说,也就是给他们了。
  但那,可是冯大师座最贴身的警卫排了,好家伙,这一放,可就没几个还有花机关冲锋枪了,至少眼前的,没一个有。
  刘上尉,竟然为了他们,把师座都“洗劫”成这样了。
  真的是,咋说呢!说感动的眼泪哗哗的,估计有些不太真实,但佩服的五体投地,却是实实在在的。
  甄大壮那货的嘴,绝对可以填上两个大馍馍,虽然他怀里刚才还特意揣了俩。
  大个头可不傻,本能的知道这是一场硬仗,被打死不可怕,可别最后饿死了。没挨过饿的人,那里知道挨饿的滋味?但他可是知道。
  220号士兵在三个少尉的带领下,强忍着内心的震撼站得笔直,等着脸色有些臭臭的冯大师座训话,但没想到等来的竟然是走出长官队列的刘浪和陆军少校。
  刘浪自然不用说,他们现在的直属长官,但陆军少校,他们却也不是很陌生,就算不认识的,也至少都听说过这位刀喜欢斜插腰间的全师刀术总教官。
  毕竟,37师上上下下近万人,迟大奎这个总教官也不可能亲自教到每一个人,基本都是他到达团营,亲自教出一批人之后,再一层层教下去。
  说起来,入伍两年内的新兵,绝大部分“破锋八刀”都是出自这位之手传授。
  士兵们不由自主的脸色为之一肃,站得更是笔直了一些。
  37师刀术总教官之威,非同寻常。
  不过,不等自带荣耀光环的迟大奎开口,刘浪就抢步上前:
  “师座有令,迟总教官想考教我“决死队”的精锐之名。做为队长,我自是当仁不让!”
  迟大奎。。。。。。
  特娘的,都还没开打,你丫的就又是队长了?
  不过看在刘浪直接用考教之名把他意图争这个队长的事给遮掩过去的份上,迟大奎也只能先忍了这口气。
  要不然怎么办?直接对这些官兵说,老子是来争队长的?赢了当正的,输了当副的?这输赢都丢人那!
  赵登宇微微叹息。论功夫,或许这位迟总教官不会差,但论人心的精准把控,他距离刘浪,真的是有拍马都不及的距离啊!
  刘浪分明是算准了他的心思,才会如此说的。
  而且赵登宇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脸上没有多少表情的陆军中将,就已经知道,这一场比试,无论输赢,那位都只能是个副的。
  带着200多号人去炸日本人的炮,要的可不是单兵战力有多强,而是这心思够活络,越狡猾越好。要是只会打打杀杀,这200多人还有活路吗?那还不如不去的好。
  “迟教官,军中比武,吟诗作对啥的就算了吧,我可是读书人出身,不能占你这个便宜。何况军情紧急,最多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出发,咱们就比两项,射击和格斗,你看如何?”
  丫的,就你特么这体型还读书人,陆军少校又是一窘,差点儿快被某“读书人”给呕吐血。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是想和这位所谓“读书人”比试一下吟诗作对,不过想想自己的小学文化,还是算了。
  也幸好陆军少校默默放弃了这个打算,要不然某胖不光能让他钻地缝,估计两个将军都能惊艳到眼瞎。
  “为什么我的眼中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从来燕赵多豪杰,驱逐倭儿共一樽!”
  “两岸烽烟红似火,此行当可慰同仇!”
  。。。。。
  刘浪或许不是什么学霸,但抗战时期几句耳熟能详著名诗句还是知晓的,随便甩出一句的话。好吧!那边悄悄看着刘胖子的明大记者,或许都能被“才华横溢”的胖子给那啥了。
  但刘胖子从来都不是靠才华,靠的是那张。。。。。。好吧!说脸的话那实在是有些太不要脸了,是那张好身板吧!
  “没问题!”陆军少校只磨牙。
  浪胖倒也直接,在队伍排头目光一扫,下令:
  “大壮,拿两杆枪,放50米外,对了,把你怀里的两个馍馍贡献出来,插刺刀上,还有谁再给我去拿支驳壳枪!”
  甄大壮脸色一苦,大踏步站出来:“长官,你咋知道我藏了两个馍馍?”
  “废特娘的话,你块头再大,还能有娘们胸大?藏那儿一点都不专业,老子啥经验?”刘浪咧咧嘴,“不屑”的回答眼前这个傻大兵。
  别裤腰带上,都比藏那地儿强啊!大的地方明显不对。
  甄大壮脸红脖子粗的去弄他的两个馍。
  “轰!”200多号士兵笑得不行。
  “呸!登徒子!”那边明毓轻轻啐了一口,脸红得像天边的朝霞。
  虽然在军队里已经不短的一段时间了,士兵们粗鲁的开着关于女人的玩笑她已经司空见惯,但刘浪这样却是莫名的让她有些害羞,尤其是想起这货也偷瞥过她那啥几眼的时候。
  他这么有经验,是不是?
  有些事,真不能深想,真相简直呼之欲出啊!就是个凑不要脸。
  不过,别看刘浪这个玩笑开得有些粗俗,却是极符合当下军队的特点。都是没读过多少书的庄稼汉,你指望谁跟你吟诗作对?闲暇之余,不就是讨论男女那些破事,老兵油子讲得吐沫横飞,年轻的新兵们听得心驰神往的?
  一直端着,可是不容易融入他们这个群体。
  看着站得笔直如松的迟大奎,陆军中将也微微叹了口气。
  别说刘浪更容易放下架子,俗话说,气势这东西,就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刀术总教头甫一出场的气势,早就被刘胖子巧妙的化解得一干二净了。
  此战,未打先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