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抗战之不灭军魂 > 第45章 近乎残忍的坚持

  甄大壮艰难的仰头看看,那个胖胖的身影,就在前方。
  魁梧而疲惫的身躯过后,一条血线,在地面上蜿蜒。
  “大壮,别爬了,你会死的。”先前和甄大壮互相顶牛的那个**冲出队列,双目赤红的冲着甄大壮大吼。“你特娘的都已经入选了,老子服你了,打以后都服你个憨娃了还不行嘛!”
  “是啊!别爬了,放弃吧!”
  “长官,你下命令吧!”
  “长官,求求你让他起来!”
  。。。。。。
  周围的士兵们也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没人能想到这个彪悍的大个子会以如此惨烈形式来完成跑步考核。要知道,他已经入选了,甚至,已经是第一了,连刘长官都停止跑动了啊!他就是参与考核的2000多人的第一,当之无愧。
  虽然他依旧在坚持,在爬动,但所有人都知道,他是不可能爬到百米之外的胖长官身边了。
  不说他已经极为疲惫的身躯不可能再有这个体力,就是看他血肉模糊的脸上喷涌而出的血,再不及时止住的话,光流血就能让他的身体再度重创。
  都是经历过血战的老兵,知道流血不止的可怕,他们的很多战友,没有死在枪弹的致命威胁之下,却因为失血过多脸色苍白的倒在战壕里从此再也不能跟自己说话。
  仿佛是接受了周围不断响起的替大个子求情的哀求声,刘浪面无表情的看着远方不断蠕动前行的身躯,慢慢抬脚在地上划了一条线,缓步走向那个场上最后一名士兵。
  甄大壮艰辛的抬起头,失去焦距的眼神茫然的看着缓步走到自己眼前的刘浪。
  凝视着这个顽强的大块头,刘浪低声叹息道:“你叫甄大壮是吧!大壮,我知道,你的体力已经完全透支,你已经完全爬不动了,你现在就想闭上眼睛好好的睡上一大觉。
  你已经很不错,你比参加考核的2700人,另外还要加上我和另外一个傻乎乎的小家伙,你比我们都强。
  我不得不说,你很出乎我的意外,你是我在这个时代见到的第一个拥有成为兵王潜质的军人。”
  这个趴在地上,因为体力透支过度,整个人都缩成一团,身体不受控制的不停颤抖的大块头的确已经足够顽强。
  他喘气喘得那么急,急得让人担心他有可能会突然一口气喘不过来,突然心脏停止跳动。
  事实上在不远的地方,一个医生已经打开了自己手边的急救箱,从里面拿出一支药剂。那应该很珍贵,医生却毫不犹豫的掰掉了玻璃口,拿着注射器吸了进去。
  不光是在场的官兵们都知道,军医同样知道,这样的兵,只要不死,注定会在这场伟大的保家卫国战争中光芒万丈。
  刘浪在他身上,看到了那些已经长眠战友们的影子,都是一样的执着而坚强。
  只是,刘浪希望他更强,强的能跟上自己的脚步,让自己能在追逐梦想的路上不再孤独,没有能守护自己身后的战友,刘浪怕不能守护自己的-----娘。
  在曾经的时空中,刘浪失去了战友,他很孤单,但在这个时空,他想把他们找回来。
  现在,他有了这个机会。虽然这是他的自私,但他突然很顽固的就想这样自私一回。
  不强,用什么来守护自己想要守护的?
  汗水浸透了甄大壮的全身,他趴在那里,淡淡的水气不断从他身上腾起,随着他的身边不断颤抖,他的衣服里还传出一阵阵“吱啦、吱啦”的水声。
  所有人都知道,这个男人,真的已经用尽全力了!
  “但是,以我对你的期待,你还是不合格。”刘浪摇摇头,眼里充满了失望。
  所有人瞪圆了眼睛,这样都是不合格,那什么叫合格?
  已经攥紧了拳头的老王差一点儿就没忍住一脚把刘浪踹趴在当场。看他身边站着的几个陆军上校铁一般的脸色,估计都是这么想的。
  这个兵,已经够好了。
  “我希望你能爬起来,看到那条线了没有,那就是你今天胜利的终点。
  当然,你就算现在停下,我承诺过的二百块大洋依旧有效,不是你赢了,而是,我也有娘。”刘浪继续说道。
  四周一片哗然。
  刘浪这样,就是分明要这名士兵去死!
  在这样体能已经透支的极为厉害的情况下,他竟然还要求那名已经表现的极为出色的士兵去完成那样一项绝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刘浪你个混蛋,那是老子的兵,不是你的,你没权力这样。”远处的一个年轻上尉终于忍不住冲着刘浪嘶声大喊。
  “对不起,他现在已经算是老子的兵了。”刘浪淡淡的回了他一句。
  没有看任何人,目光凝视着已经痛苦不堪的大个头,刘浪继续说道:“大壮,我可以正式通知你,你已经被选入了决死队,如果日本人能再蠢一点儿,我们或许还有一夜的休整期或者更多一点,你不用顾忌身体极度的疲惫跟不上决死队的步伐。”
  “我也知道,你加入部队,最初的目的不过是拿军饷养活娘亲。但我可以直言不讳的告诉你,或许先前那样可以,但现在,却是不行了。
  因为,小鬼子已经来了,他们已经占领了东三省,占领了热河,他们还想要华北,要整个中国,他们会为了财富,杀了所有敢反抗的人,有你,有我,甚至还有可能是你生病的娘,你说,我们能怎么办?”刘浪突然指着远方自己用脚划过的那条线大吼:“士兵,现在我以决死队队长的名义命令你爬起来,冲过那条线,用你行动告诉东洋小鬼子,为了娘,你可以付出所有,包括生命!”
  “哈哈哈”场上突然响起一阵撕心裂肺的大笑。
  声音不大,却仿佛压过了四周的声浪。
  在所有人的注视中,已经油尽灯枯的甄大壮突然抡起钵盂大的拳头,朝自己脸上猛砸,已经流血渐缓的鼻血就像突然打开了的水龙头,不要命的喷溅出来。
  谁也不知道,一个人的鼻子,竟然可以有如此多的血。
  甄大壮竟然从先前摔倒流血而恢复了几分力气中领悟了生物在体力消耗到极限的时候,大量的放血可以短暂恢复体力的方法。
  这真是个天生的士兵!
  全场一片寂静。
  然后,所有人目光肃然的看着大块头疯了一样从地上弹起来,迈着两条长腿狂奔,冲过了百米之外的那条线,然后便倒在了早就在一旁等着接应的士兵们怀里,那名早已准备好注射药剂的军医疯狂的扑了上去。
  这名叫甄大壮的士兵,用近乎残忍的坚韧,获得了所有人的尊敬。
  而一众军官们没有人说话,却是将目光投向不远处笔直站立着的刘浪。
  眼中皆有惧色。
  不是因为刘浪近乎残忍的苛刻。
  而是,那是个可以摸透人心的家伙!
  他们必须承认,刘浪那句话说到了所有人的心坎。
  日本人的兵锋在步步迫近,所有中国人,都已没有退路。
  不能退,唯有战!
  死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