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抗战之不灭军魂 > 第23章 背影

  战地记者明毓的这篇战地日记被看过之后连声叫好的王大团座呈送给赵登宇看过之后,这位上一秒还面色冷峻的盯着作战地图研究下一步的作战方案的少将旅长眼中闪过了一丝感动。
  明毓的文字一点儿也不华丽,却无比华丽的将战士的牺牲呈现。
  做为一旅之长,在他看来,他和麾下的弟兄们在面对日寇的时候,无惧生死,但他们也会害怕。害怕的不是生死,害怕的是家人心痛,害怕的是家人因为失去他这份军饷没了生活来源。
  所以,他们需要被人知道,需要被这个国家、需要被那些掌权者、需要被全国的老百姓所知道!
  明毓,用自己的笔,帮那些普通的士兵们达成了这个心愿。
  赵登宇相信,有了这个报道,那些牺牲官兵的家人,会被善待,至少是在一定程度上被善待。
  “传我的军令,凡是明记者要求上一线,身边的警卫队不得少于一个步兵班!”赵登宇下了一道军令,这已经是他在捉襟见肘的兵力中极尽所能抽出的人手了。
  明毓书写的那个牺牲人数,在这个早上,已经变成1480了,而他整个109旅,满打满算也不过才6400人,这都还不算负伤的。
  或许是因为昨日凌晨夜袭战日军损失太惨重,急于报复的日军的攻击近乎疯狂,109旅的防线上,最少投入了三个步兵大队一个步兵联队的兵力,昨天白天就发动了超过15次冲锋,连最后做为预备队的那两个步兵营,在早上的时候就已经派上去了一个。
  而今天,战斗或许会更惨烈。
  轰隆隆的炮声,再次成为喜峰口长达10公里防线上的主旋律。
  但因为明毓所书写的“战地日记”而在整个中国民众中引起的轩然大波或许才刚刚开始。
  北平。
  “北平老百姓日报”的销量在这个平常的清晨,因为明毓的这篇战地日记而变的奇货可居,一报难求。
  昨晚加急印出的十万份,竟然没用到一个时辰,就全部告罄。不光是他们,在全国各地,“北平老百姓日报”没有要任何酬金将这篇战地日记转给各地报社所出的报纸,也成了那个清晨最抢手的商品,没有之一。
  与之相随的,却是如同那个毅然转身离开的民夫一样出现在平津各大中型城市招兵处的人群。
  驻地原本位于察哈尔第29军军部设在北平的办事处门口,更是人满为患。
  最后还是北方军事委员会下达战时命令,将办事处暂时改为招兵处,才算是解决了近两千人堵门的“群体事件”。
  陕西,西安街头。
  “卖报啦,卖报啦,长城防线大战爆发,战地日记新鲜出炉!二十九军大刀敢死队喜峰口大胜!斩敌酋近千人!”报童背着满兜刚刚刊印的申报号外,正沿街叫卖。
  不到片刻功夫,报童兜里的百余份报纸就已经被哄抢一空,许多没有买到报纸的行人纷纷拉住旁人,争相阅读。
  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大娘伸手拉住旁边的年轻人,颤巍巍地问道:
  “娃儿,你跟额说说这报纸上都说了些啥?二十九军是不是立了大功了?”
  年轻人顿时目光一凝,问道:
  “大娘,你问这做啥?”
  老大娘满脸自豪地道:
  “我娃儿前两个月写信回来了,说他在部队上当了班长,手底下管着十来个仍,也不知道那算不算官儿?”
  “您儿子是班长?”年轻人闻言顿时肃然起敬,急忙翻开报纸,一边问道:
  “大娘,你儿子在二十九军哪个旅、哪个团?”
  老大娘大声道:
  “额娃儿说他在109旅,217团。”
  “217团?”年轻人顿时目露哀伤之色。
  同时,年轻人眼圈红红的看着眼前已经头发花白至少六十多岁的老大娘,仔细端详。
  根据明记者的战场日记,一个夜晚加一个白天的战斗,109旅阵亡千人,那都是从全旅挑选出来的精兵悍将!
  如果是个班长,那应该一定是其中之一吧?!
  老大娘显然是没注意到年轻人的脸色变化,一脸关切地问道:
  “娃儿,咋回事情?是不是额娃儿的队伍?”
  “是是是!”年轻人强忍热泪道:
  “大娘你看,整个109旅都立了大功,他们现在是英雄,大英雄!可能这一仗打完,他就可能是排长甚至是连长了呢!”老大娘欣然微笑道:
  “额就说嘛,家里邻居也是这么说的,额娃儿从小都有出息。”说罢,老大娘又颤巍巍地走了,路过几名青年学生的长城抗战募捐处时,又颤抖着双手从怀里摸出五个铜元,毫不犹豫地放了进去。
  在年轻人通红的眼睛的注视中,又往前走了十几步经过拐角时,老大娘看着街边早点铺炸好的新鲜喷香的油条,嘴角翕动几下,却终于扭过头坚决地向旁边一条破旧不堪的老街走去。
  那里,是这座六朝古都最贫穷的街道之一。
  不远处,年轻人终于忍不住泪水夺眶而出,毅然掏出身上最后十个铜元,一半丢进了募捐箱,一半去买了老大娘注视许久的新鲜出锅的喷香油条,朝老大娘的背影追了过去。
  在上海,面对挂满琳琅满目商品的橱窗。
  一对父子在互相对视。
  小男孩儿不过七八岁的年龄,穿着小皮鞋背带裤,显出家境还不错,但父亲穿得却稍显寒酸,虽然也是西装革履,但那件袖口都已经磨出毛边略显陈旧的西装显然已经穿了不少年头了。
  七八岁正是嫌死狗的年龄,橱窗里的玩具枪显然吸引了孩子的目光,先前正因为父亲拒绝了他的请求,他正鼓着小嘴巴和父亲闹别扭。
  “儿子,来,爸爸给你讲个故事。”已过而立之年的父亲拉着小男孩儿靠着橱窗坐下,拿起手里的报纸,极为认真地读起了那篇战地日记。
  那上面的每一个字,年轻的父亲都看过数遍,是再熟悉不过,用他的理解重新演绎,显然吸引了小男孩儿全部的注意力,把先前没有得到玩具枪的不快全部丢到了太平洋。
  小男孩儿虽然年幼,虽然懵懂,可对于这场由日本侵略者强加在中华民族身上的战争却已经有了模糊的认知,尤其是一年前发生在上海的战事,对他的影响还是很大的。
  听完父亲带着些许哽咽的故事,他用手支着小下巴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问道:
  “爸爸,可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些士兵要晚上去战斗,白天不是更容易吗?因为那样能够看清敌人啊!”
  小男孩儿充满童稚的问话让年轻父亲的泪水夺眶而出。
  是啊!一个七八岁孩子都明白的道理,那些士兵们和他们的指挥官会不知道?
  他们当然知道,可他们没有其他选择!
  日寇有足够的火炮,如果是在白天战斗,他们将毫无胜利的可能!只有在晚上,在敌人的炮火不敢随意开火的情况下,他们才能凭借手中的大刀,用最原始的冷兵器战斗方式,将所有日军覆灭。
  他们就是要用鲜血告诉日寇,想踏足中国的领土,就必须得付出足够的代价,让他们痛彻心扉的代价。
  “因为,他们没有选择,他们要用这样的方式告诉我们所有中国人,我们,要和小鬼子拼到底。”年轻的父亲握紧了拳头。小男孩儿认真的点了点头,拿手指街边橱窗里的玩具枪,非常认真地道:
  “爸爸,我还是想要那把枪,我要从现在开始练习枪法,长大了专门杀日本鬼子。”
  “好,我一定给你买!”年轻的父亲毫不犹豫地道:“等爸爸下月领了薪水就给你买。”
  “爸爸,为什么还要等到下个月?”儿子仰着头,又重新嘟起了小嘴,拿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不解地望着父亲。
  “因为爸爸已经将这个月的薪水全部捐给了北方前线的将士们,现在真的没钱给你买枪了;而且,回家后可能还要挨你妈妈的骂。”年轻的父亲看着远方,有些怅然若失,如果不是有妻儿要照顾,他现在就想去北方,去和那些勇士们一起战斗。
  “没事儿,爸爸,我会帮你解释的,你是帮着英雄打鬼子了。”小男孩儿拉着父亲的手,很英气的安慰道。
  父子二人一长一短的身影,在街灯的映照下,渐行渐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