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抗战之不灭军魂 > 第17章 高手也怕王八拳

  正在冲过来的士兵、以及没有冲过来的老王,在那一刻都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
  日军少佐的实力真的很强。
  在距离刘浪还有四五米的时候,他一直保持着极度平稳的刀突然动了。随着他猛然加大的步伐,动了。
  皎洁的月光下,原本清晰可见的武士刀竟然化作数道刀光,让人根本分不清那个是虚影那个是真正的刀,无迹可寻。
  如果有深谙日本武道的人在这里,一定会告诉他们,这名日军少佐,就算是在高手如云的“一刀流”也能排进顶级高手的行列。
  事实上,方才在战场上,牺牲在青木妙一手下的中国官兵就高达十六人。而在极度的愤怒和又需要保持冷静的矛盾下,青木妙一就在这短短二十多米疾冲的距离内,其实又获得了一定突破。
  在那一瞬间,他甚至有种人刀合一的错觉。
  青木妙一无比确定,他一定能将对面这个貌似已经做好格斗准备的中国胖子一刀毙命,在他的刀挥起之前,就能一刀砍断他的脖子,那是属于武道高手的直觉。
  刀光,距离刘浪已经不足一米,但他的刀依然还没挥起。
  就算是对刘浪已经身具信心的明毓,也不由有些急了。她不会什么刀术也不会格斗术,但并不妨碍她知道,对面这个日军军官是个高手。
  但为什么,刘浪还不动?他是累了,还是吓傻了?
  让人眼花缭乱的刀光猛然一敛,一柄刀就像破空而出的闪电,在所有人的视野中,劈向刘浪的脖颈。
  不少人不忍心的闭上了双眼。那样一刀下去,别说是人脖子,就是一根碗口粗的木头,也给劈断了。
  然后,刘浪动了。
  不是刀动,而是脚动。
  悄然陷入砂石地面的军靴猛然踢出,不知多少的砂石尘土扑向双眼瞪得老大满是狰狞的青木妙一。
  “八嘎!”青木妙一怒吼,也不知道是恼怒刘浪用改良版“撒石灰”偷袭,还是暗恨自己的眼睛实在是张的太大了。
  那砂石,就跟箭一样直蹿眼窝啊!
  虽然刘浪这一招有攻其不备的心计,但不得不说青木妙一的确是个神经坚韧的高手,哪怕骤然遇此变故,也是猛然闭上眼睛,凭着先前的记忆,一刀不管不顾的劈下。
  他这打算的是,砂石打到脸或许会疼,也会迷了眼,但至少不会死人,而他这一刀劈下,卑鄙的中国胖子一定会死。
  但是,他并没注意到,因为刘浪意外的踢出这一脚,他神经反射要闭眼,所以他的手也忍不住缓了一缓,虽然那个时间极短不会超过0.2秒,但有这0.2秒,对于刘浪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扬起砂石的那一瞬间,刘浪堪称庞大的躯体借着那一脚后仰,一个铁板桥,险之又险的躲过那道对着脖颈劈下的刀光。
  而与此同时,踢出的那一腿却不是做无用功,狠狠地踹在闭上眼的日军少佐大腿上,并在日军少佐刀光回转狠狠劈下之时,一个侧滚翻避开。
  没有听到自己熟悉的“咔擦”声,这让刘浪有些郁闷,如果换成他曾经的躯体,光是这一脚,就能生生将这货的大腿骨踹断,但此刻,却只能将其逼退。
  当然了,刘浪这一脚虽然没把青木妙一的大腿踹断,但造成的伤害也是显而易见的,不断舞起刀光避免自己再度受到攻击踉跄后退的青木妙一的右腿明显已经有点儿瘸。
  而刘浪的作风向来是“趁他病要他命!”
  提着刀大步上前,没有任何花哨,举刀就劈。
  双目流着泪勉强睁开眼的青木妙一大骇,本能的选择抬刀格挡。所谓的武道高手,最终也会被本能驱使,这就是事实。而不知杀过多少人经历过多少战场的刘浪,自然是深知这一点,在死亡的威胁面前,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类都是保命第一。
  “铛铛铛”连续十刀劈击,青木妙一也挡了十刀。
  画面无比暴力,刺耳的金属摩擦声更是刺激的让人胸中烦闷的想呕吐。
  旁观者是被声音刺激的想吐,身为当事人之一的日军少佐更想吐,不过是想吐血。
  在杀向这个中国胖子之前,他设想过种种可能,甚至连这个中国胖子是中国武林高手的可能性都预计到了,还做好了和这个死胖子同归于尽,以全和小岛家族的忠义之名。
  但他万万没想到,会打成这般模样。眼里的沙刺激得热泪长流也就算了,这被压着砍又算是怎么回事?粗鄙不堪的战斗。
  就像是一个铁匠,拼命的挥动大锤子,而他,就是砧板上那块铁,被打得浑身发热,发骚,不,是发燥。
  整个人,都已经湿了!被汗水浸湿的。
  做为一块铁,可怜的青木妙一很不想这样啊!他也想奋不顾身的不挡那蛮不讲理劈下来的刀,八嘎的一个直刺戳死那个混蛋。
  可是,一想到自己不过是将对方戳个透明窟窿,而对方却是能一刀将自己劈成两个小肉瓣!就觉得有些不划算那!
  “奶奶的,原来,这就是所谓的高手也怕王八拳那!”老王目瞪口呆好一会儿后,也不由喃喃自语的总结。
  当然了,他那也就是一说。刚刚“小财神”踢腿躲刀那一招,没有足够的观察力和敏捷,没极强的身手,可是玩不出来的,换成一般人,砂石倒是踢出去了,但脑袋也被砍掉了,那还有机会使出什么“武功再高也怕菜刀”的王八拳?
  就单说这十刀劈击,其实也有讲究,你看到的只是刘浪用蛮力往下劈,但在老王这种练习刀术超过六年的高手眼中,他每一刀都是劈在日军军官不得不挡的地方,根本不给他有任何反击的机会。
  而且,一刀快似一刀,这没有足够的臂力和武术修为,可是万万不能的。
  刘浪的下一刀又要劈下来,心中和身上已经痛苦不堪的青木妙一本能的再次双手握刀上挡。
  然后下一刻,刘浪的那条大粗腿,犹如一条吐信的毒蛇,猛然弹出。
  “卑鄙!”这是被自家昭五式军靴和猛然来袭的巨力生生踢飞的青木妙一脑海中最后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