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抗战之不灭军魂 > 第7章 来,战吧!

  “啪!”
  风声乍起!
  不是枪声,而是纯粹一条大粗腿像毒蛇一样弹起的声音。
  在明毓和数名中国士兵满满的不可置信中,刘浪的腿猛然弹起,狠狠一脚踢在刚刚握住手枪正欲抬起枪口的日军军官的手上。
  “咔擦!”一声。
  手枪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没入黑暗中,光是听这个声音,手骨貌似不会很秒。
  小岛太郎下意识的扭头,迎接他的,是借着一记鞭腿踢飞手枪一个大步跨前的刘浪堪比钵盂的大拳头。
  “砰!”
  小岛太郎只觉得鼻子一酸,脑子“嗡”的一声,整个人连续踉跄后退了七八步才算是摇摇晃晃的站住了。
  拳头虽大,但此时的刘浪可没鲁提辖那份巨力,没打出一个染坊,但却也是让日军中尉两道鼻血长流。
  是有些担心目前这具身体的力量和速度不够,刘浪这一次发动的攻击,可没任何收力,算是全力而为。
  可即便如此,还是没能让小岛太郎瞬间失去反抗能力。
  当然了,眼前这个日军中尉别的不说,但论抗揍还是很不俗的。虽然看着身体不高,但却是够粗壮,想来平时营养也是不错,可比每天就两个大馒头一碗稀粥个个瘦若竹竿的中国官兵要不知道强哪儿去了。
  不过,刘浪这次却没有趁他病要他命,上前三下五除二解决小岛太郎。
  原因自然是,他也不是神,他也得回口气啊!
  极短的时间内,他连续干掉四名日军可也是竭尽全力,最后一脚一拳击退这名强壮的日军中尉,更是几乎耗尽了体力。
  如果现在小岛太郎立刻就发动进攻,已经汗出如浆的刘浪或许就没有现在看起来那么气定神闲了。
  可惜的是,被揍懵的小岛太郎也同样在回气,并观察对手。
  眼前的胖子和站在对面的那十一名已经被解开束缚的二十九军士兵让他很快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月光明亮,中国士兵逐渐围拢过来,他带着的七名士兵却是一个也不见。
  不用想就知道,他们应该是去天照大神的怀抱了。
  “八嘎!”小岛太郎兔死狐悲而绝望的怒骂了一声,完好无损的左手再度摸向腰间。
  南部手枪没了,但刀还在不是?那可是小岛家族祖上传下来的宝刀,锋利无匹。
  那是他要来中国东北驻守的时候,祖父专程赶到码头送给他的。
  对面的中国士兵们没有阻止他,不过,却是有七人默默端起了三八步枪。
  那是他们方才的缴获。
  很有默契的,俘虏中最强的六人获得了武器,少年兵或许是个例外。
  七杆长枪虽达不到“长枪如林”的地步,但在月光下,还在滴血的刺刀证明着一件事。
  宝刀虽快,但太短啊!刀法再强,但人家人多啊!
  小岛中尉这会儿已经清楚的知道,他没有未来了。
  什么功劳、什么少佐军衔、什么大队长,都注定与他无关了。
  在眼前的这种情况下,他活下去的几率,已经基本等于零。
  或者说,就是零,没有基本。
  但,日军中尉依旧选择高高举起了手中的刀。
  做为帝国军人,最重要的是作为作为一名武士,作为一名贵族,他有着属于自己的骄傲!
  好吧!他想的是,捞一个够本,杀两个就赚一个。
  一旦将生死置于度外的话,其实这是所有人类的想法,并不是只属于中国军人的专利。
  中国军人,其实并不想有这个专利。想不拥有这个,那就只能变得更强,强大到没人敢冲你龇牙,强大到,你丫就是放了个屁,老子也要说你污染大气,为了地球母亲揍死你。
  “八嘎!支那人,你敢与我决斗吗?!”
  小岛太郎抹了一把糊满了半张脸的鼻血,目光阴冷的沉声问道。
  回过气来的刘浪笑了,那笑容之中满是轻蔑。
  转身看了看身体微微有些颤抖但依旧坚定的少年,平静的说:“去把我的大刀拿过来。”
  少年略微迟疑了一下,转身跑向第一个被杀死的日军士兵的尸体旁边,拿回了刘浪的大刀。
  刘浪接过大刀,看似随意的挥了几下,重新把目光投向小岛太郎,声音平淡、言简意赅:
  “来吧!”
  刘浪懒得说什么狠话。
  对于他来说,洗清仇恨的方式,莫过于淋漓的鲜血,对手的血。
  其实,他本可以把刚刚踹过去的那一脚换成刺刀的,如果那样的话,小岛中尉这会儿也与他的那些士兵一样,成了一具尸体。
  之所以没有那样做,是因为刘浪有点儿“私心”,想要亲身体验一下这个时代的小鬼子单兵战斗力到底是不是真的很强。
  尤其,这货还是个军官,而且是看上去有几分战斗力的军官。
  不过,之前那四个被他亲手送去天照大神那里报到的日军士兵也就那么回事儿。
  当然,这其中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们走神儿了。
  在课堂上走神会不及格,而在战场上,那就永远也体会不到不及格的滋味了。
  而现在,在看到眼前的这名日军中尉在挨了自己一脚之后竟然没有晕厥,刘浪有些来了兴致。
  看的出来,这家伙提着刀后,还颇有几分日本武士的味道。
  小岛中尉也并没有如某些神剧情节中那样大声咒骂起来没完,脸上的表情也并不夸张,只是眼神中充满怨愤和恨意。
  他当然要恨刘浪。
  七名麾下去天照大神哪儿去报道喝茶,十来名中国士兵能解脱束缚,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胖子自然就是始作俑者。
  如果不是这货,他一定很快就要成为少佐大队长了。
  可是现在,面对着除了胖子之外的十二个中国人、七支黑洞洞的枪口,他最多,也就只能拉上胖子弄个够本
  “长官!您要小心,这个鬼子,很厉害!”站在少年身边的中年人突然开口提醒刘浪,手中的枪口更是瞄准了小岛太郎的脑袋。
  刘浪没有回头,摆摆手,沉声说道:“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许开枪!”
  对面的小岛中尉显然听得懂这句话,并且还能够听出其中满含轻视与不屑的含义,脸上的怒意更浓。
  在他看来,面前的这个胖子,实在是太猖狂了!
  要是换了一般人,这个时候应该说“除非我死了,否则不许开枪”,而胖子说的却是“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许开枪”,这不就明摆着是在说他一定能获得胜利吗?
  “混蛋!你滴,太猖狂!”小岛太郎沉声大喝,同时迈步举刀,猛然朝刘浪冲了过来。
  面对日军中尉的攻击,清楚知道自己这具身体难以发挥出真正实力的刘浪也并没有托大,而是微微后撤半步、双腿分开、降低重心的同时,双手也握住了刀柄。
  小岛太郎用出的第一招很是符合他们日本人的进攻方式,举刀下劈。
  而刘浪则是自下而上,借着腰力,挥刀而上,正面迎击。
  任谁都看得出来,这样的对抗当中,显然是刘浪处于吃亏的一边。
  自上而下那叫借势,可自下而上,那就完全要靠人本身的力量了。
  “铛!”的一声,二人的刀刃撞击在一起,瞬间弹开。
  刘浪的大刀刀刃上多了一个近一指深的缺口;而小岛太郎却是连退三步,虎口被震裂,双手微微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