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抗战之不灭军魂 > 第51章 抢活儿的来了

  不给堂堂中将面子也就算了,竟然还如此嚣张。
  远处笔直站着的何大头在暗暗抽冷气,浪上尉还真的不是一般的浪啊!
  那位迟少校,在37师可也是大名鼎鼎的人物,你以为人家那刀术总教头一职是闹着玩儿呢!自从两年之前由军部分配到37师,首先做的就是把37师的刺头儿兵们挨个收拾了一遍。
  其中自然包括从军警卫营下到团部的何大头,别看何大头不错,在217团大小也是个人物,但这位面前,都没走过五招,就被干翻了。
  如果不是这位手下留情,就算是一把木刀,也能打断好几根肋骨。
  “好,好的很,刘上尉果然够霸气,怪不得能单枪匹马挑了军部警卫营!”迟大奎怒极而笑,立正转向微微有些凌乱的陆军中将:
  “迟大奎想向刘上尉讨教一二,请师座恩准,若是迟大奎侥幸获胜,请让迟大奎率决死队执行绝密之任务,若不能完成,迟大奎愿立下军令状,提头来见。”
  “这个嘛!”陆军中将将目光投向刘浪:
  “有人想和你竞争了,刘上尉,你怎么说?”
  “师座您既然都发话了,那就比一比呗!”刘浪“羞涩”的摸了摸脑袋,“就是,师座您看我万一没打赢,先前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陆军中将算是被这没脸没皮的货给打败了,他这话里话外的意思,那有什么像他说的什么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分明是你堂堂中将既然想说话不算话,那行,得拿好处,不拿好处的话,我跟他打一架没问题,但别提什么谁当队长的茬。
  其实,如果真要当什么“决死队”队长,至少在陆军中将的心目中,迟大奎绝对是合适人选之一。
  那可不是说迟大奎刀法精熟,一身国术为整个37师之冠,而是这位虽然是受军长之邀加入部队,但却是有着军事方面极强的天赋,治军统军两年下来都是像模像样,两把驳壳枪更是犹如玩枪多年的好手,百米射程内精度极为惊人。
  要不然老冯也不敢让他当自己最后的王牌师特务营副营长,说白了就是他的警卫连长,如果能借着这次战功再进一步成为中校,陆军中将是打算将他提拔成主力步兵团副团长的,下一步自然是成长为上校团长。
  只不过这两天,这位负责军需,被老冯派出去押送全师上万人所急需的弹药以及给养药品等紧要物资,于昨夜才返回师部。
  结果一听说全师最著名的“土二代”竟然挑了军警卫营,不由就炸毛了。要知道,负责调教军警卫营的,是他的大师兄,恰好他那位大师兄在出兵之前因为母亲去世赶回家中守孝,可能收到开战信息赶至不及,现在尚未抵达军中。
  做为师弟,师兄倾力调教的部队就这样被一个胖子挑了,迟大奎怎么能忍?更是在获知刘浪挑选全师精锐组建“决死队”后,本就不忿的心思又多了几分,很自然的向陆军中将提了这个不太合情理的要求。
  陆军中将当然得给自己这位心腹面子,只是到刘浪这儿却颇为有点儿说不过去。咋,你就算是中将,也不能昨天下令说我是队长,今天就出尔反尔?而且哥还出钱了呢!两万多大洋,有本事你师座大人给报销了呗!
  只不过,人家刘胖子没说这么明显罢了。
  咬着后槽牙,陆军中将也只能说道:“得,得,你狗日的也别给老子上眼药,“决死队”所执行任务重要,为加强力量,大奎也加入决死队,你们两位都是队长,不过一为副,一为正,正副我说了不算,拳头说了算。”
  “不过,既然大奎是我特务营副营长,他抱着必死的决心参加这次行动,我这个当师长的不能表示一下支持,这样吧!原定的40支花机关冲锋枪,老子再挤一挤,给你们再拿5支,再多,可真没有了。”陆军中将“咬牙切齿”的看向刘浪,道。
  那意思是,狗日的就别蹬鼻子上脸了,再多5支已经是老子可以承受的极限。
  赵登宇在一旁大口的抽着烟,以缓解内心的震撼。
  在他的印象里,可还真没有谁能像浪胖一样勒索冯大师长。
  别看5支冲锋枪数量不多,但他贴身的手枪连总共才18支,在凑那40支的时候搞不好已经拿出了一半,仅剩9支再拿5支出来,他冯大师座身边可就只剩4支了。
  加上还要拿出230把驳壳枪,估计这会儿冯大师长的手枪连基本已经改为步枪连了吧!这是快把底裤都给浪胖的节奏。
  “行吧!您是师长您说了算。”浪胖倒也见好就收,一副看在师长面子,我受点委屈不算啥的模样。
  不过内心中,浪胖却是笑开了花。不就是找人打一架热个身嘛!结果竟然就意外的多了5支冲锋枪,这样的好事天天有就好了。
  先前看迟大奎不太爽,但现在刘浪看这位却是亲切的很,他很想问问这位师兄弟在这里的多不多,如果打跛了他,还有人跳出来就好了,反正有长官兜底,怕个啥!
  好想揍他啊!别说迟大奎的拳头不由自主地捏紧了几分,就连咬牙切齿中的陆军中将都悄然的握紧了拳头。
  牛逼的浪上尉。109旅警卫排的官兵们简直都快崇拜上了这位胖上尉了。
  砍日本鬼子人家行,跑步人家也牛逼,但这都不算啥,最牛逼的是把师座都快勒索哭了。
  不过浪胖答应是答应了,但向来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货。一边安排着何大头带着人清点由师座亲自带人送过来的各种装备,一边撺掇脸色明显不太好看的刀术总教头:
  “老迟,先不说咱们谁正谁副,但从现在开始,咱们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你看师座刚刚答应的五支冲锋枪,你要不要先让师警卫连的弟兄先给我们。”
  。。。。。。
  老迟,那一刻,真的很懵。
  什么一条绳上的蚂蚱听着就像是要一起完犊子的说法也就算了,最特么牛逼的是,你这是要现场缴师座警卫排的械啊!
  而且,最过分的是,还安排他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