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抗战之不灭军魂 > 第46章 “不要脸”的扩编

  也许是医护们准备的很充分,更或者是甄大壮的身体素质比所有人想象的还要更强。
  在得知大块头的生命体征正在逐渐恢复的时候,刘浪笑了。
  原本,他打算有第二轮考核,但现在看来,第一轮,很成功,成功的超出他的想象。
  而且,因为已经入夜,如果这里响起一片枪声的话,让日军夜不能寐,冥思苦想之下突然不傻逼了,那怎么好?
  按刘浪的想法,西义一继续犯二那是最好不过,头越铁,在喜峰口这块就越会碰得头破血流。
  在曾经的时空中,关东军的右翼兵团在西义一这个倒霉蛋的率领下就没有通过战争的手段踏过长城一步,第29军就在这长城脚下,硬挡了他们近30天,直到北方军事委员会命令他们撤退。
  喜峰口,别看山地前地势开阔,适合坦克车以及步兵冲锋,但等到最后一步,山势却陡然变得急起来,躲在石缝和工事后面的29军官兵能轻易的投出手榴弹。
  别看中国军工厂制造的仿M24手榴弹药量变少了,但杀伤起步兵来,效果也是杠杠的。日军伤亡五千余,最少有一半是死在这个最简单的武器下的。
  而纵观整个卫国战争时期,据不完全统计,最少有40万日军是伤亡于手榴弹的威力下。
  干脆,刘浪也不搞什么预先定下的第二轮胸靶射击考核了。并且做了个让四个步兵团长差点儿吐血的决定,准备再淘汰70人的220人,他新成立的“决死队”都要了。
  “滚蛋,师部给你定的是150人,老子凭什么要多给70几号人给你。”老王第一个蹦出来,以曾经洗刷过何大头面部的口水给刘浪也清洗了一遍。
  老王是支持刘浪,但那也是有限度的,早在甄大壮这个兵中之兵还在进行最后的冲锋的时候,他手下的参谋就已经悄然将220人中属于217团的给清点了一下。
  何大头带着警卫排近十号人马入选那是正常的,也是他默许的,他需要刘浪这个宝贝疙瘩活着,这些人就是他能给刘浪最后的保障。但4个步兵团,平均每个团55个人的入选率,他217团竟然就入选了65号人,就有些太过分了。
  老王早已经想好了,从220号人中再拨拉十几个老军士和年轻少尉下来,满打满算凑个四五十人给刘浪,对刘浪很够意思,冯师座那边也有面子。
  在心里拨拉着小算盘的老王却是没想到,刘浪竟然会狮子大张口,一口把220人都给吞了。
  别说老王了,另外三个步兵团长的脸色也是各有不好看。
  可别小看这本应该被刷下来的70号人,平均到4个步兵团,也是一个加强型步兵班的兵力,而且,尽是精锐老兵,就这样被刘浪带去执行近乎必死的任务,他们能不心疼吗?
  没当众发飙,那是因为217团的老王,刘浪的直属上司已经行动的结果。
  “团座,刚才我想了一下,150号人看着挺多,但人手依然有些不足啊!”刘浪皱着一张大脸,也不知道是老王的口水作用还是这货硬挤的眼泪花子,反正月光下脸上水气四溢,一副受了多大委屈的模样。
  “要是您舍得我带着全师的150名兄弟就这么肉包子打狗,得,刚才就当我没说。要知道,小鬼子的。。。。。。”
  老王唬的一把捂住刘浪的嘴,硬生生把刘浪即将口不择言的话给堵到嗓子眼里。
  狗日的想坑人,也不能这么坑法啊!全师官兵都知道选“决死队”是去执行决死任务,但并不意味着可以说任务内容,那可是绝密。
  所有人都知道日本人情报系统的厉害,包括29军自己,也不知道暗藏了多少日军的探子。
  但“决死队”可以不是秘密,那可以让日本人疑神疑鬼。不过任务内容却是绝密,全37师只有中将师长和两个少将旅长以及四个上校团长知道,一旦泄露,别说刘浪,就是他这个上校团长,也会倒了大霉。
  手一挥,周围负责警戒的直接把闲散人等全部赶远,被选上的200多号人留在50米外待命,四个上校团长拥着“委屈”的不行的浪胖往109旅旅部走。
  直到确定不可能有人再听见,老王的口水再度汹涌而出,不过声音却是压低了很多:
  “狗日的,报复心咋恁重,老子只是说了你一句,你就拿老子的领章做文章。”
  刘浪眨巴眨巴眼:
  “冤枉啊!团座,我只是想说小鬼子的火力那么猛,150号弟兄坚持不了多久啊!”
  “滚蛋,别给老子装可怜,老子还不知道你个混球的臭德行。”老王被耍臭不要脸的浪胖给生生气乐了。“老子就是不想给你那么多兵。”
  三个上校虽然没说话,但脸上同样深以为然的表情已经表明了他们的态度。
  就是特娘的这个意思。
  走出旅部的赵登宇脸上浮起淡淡微笑,却是并不发言,显然是把这个难题抛给刘浪自己解决。
  师部命令的150号人,你一个小上尉擅自扩兵70,人家几个团长能同意嘛!咋的,使出一招混不吝把几个团长忽悠到旅部,想让老子帮你充这个大头?那你真是想多了。可还有两个团长是人家110旅的。
  “那行呗!”刘浪臊眉耷眼。“那我就如实给师座上报,因敌兵力突变,为完成先前拟定之作战任务,“决死队”本欲扩兵70,但为王,董等四位团长所拒。所以刘浪打算自壮丁中选拔70壮士随同前往。”
  “团座,您看这样行不?”
  四个上校面面相觑。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样不要脸的。
  没错,刘浪这货所说的都是实情,他想扩兵70,但四位团长不同意,也没什么添油加醋。
  就是,那个什么敌军兵力有变和为保证完成作战任务的前提一加,后面再来个什么为王、董等四人所拒,更是来个欲从壮丁中选人,咋听都不是那个味儿。
  不了解内情的,从这几句话里,听出的满满都是王、董等四人的不顾大局。
  “好了,好了!”赵登宇瞪了靠耍不要脸把四个上校架火上烤的刘浪一眼,“此次任务艰巨,150人是兵力稍显不足,扩兵70这事儿我先答应了,但还得师座批准,你们都回去等师部军令,这初步选出的220人就在这里待命修整。”
  “是!”见赵登宇都这么说了,四个上校那还不就坡下驴?
  别看还得师部的命令,但少将旅长都答应了,中将也得给面子不是?赵登宇这样说,只是不想让四个步兵团长太过难堪,哪能被浪胖这货一耍不要脸就软了呢?
  “我送各位长官!”得了便宜的浪胖绝对不卖乖,老老实实把四个步兵团长送出旅部。
  “你个狗日的,硬是个人才。哈哈!”最后才离开的老王,指着刘浪,突然放声大笑。
  月光下,敛起笑容的上校狠狠拍拍刘浪的肩膀:“老子的60多号兵,就交给你了,别的不求,你把他们给老子带回来,不管死地活的。”
  不待刘浪回答,随即转身大踏步离开。
  刘浪立在原地,久久未动。
  夜风已凉!寒风萧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