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抗战之不灭军魂 > 第2章 一颗中国心

  而就在刘浪刚刚长身而起的时候,随即悄悄再度猛然伏低身形,就像一头发现猎物的豹,目光转向右侧的山路。
  冷冷的,杀气森然。
  冷冷的月光下,一名左臂上系着一条白毛巾,身穿明显有些肥大的蓝色军装、手里拿着一部相机的女孩儿正从山脚的山路上绕过来,极为慌乱的奔跑。
  在她身后十几米,一名身高不超过一米六的日军正端着比他还高出一截的三八式步枪追赶。
  从军衔上来看,那是一名曹长。
  虽然女孩儿的身高接近一米七,两条腿要比那个小鬼子长出一大截,但是双方之间的距离却还是越来越近。
  就着月光,刘浪几乎能看清日军眼底泛出的残忍。
  对这个日军来说,他不是不能开枪,而是担心开枪会引来二三百米外正在奋力搏杀的中国士兵的注意。
  而用冷兵器杀戮一个中国女兵,无疑,会对中国士兵的士气形成巨大的打击。
  对于任何一支军队的军人来说,不能保护自己的女人,都是巨大的耻辱。
  突然,女兵脚下一个踉跄,顿时摔倒在地,并且刚好扑在了一具中国士兵的“尸体”身上。
  怎么说呢?对于极为惊惶的女兵来说,“肉垫”浑身都是血的确显得很恐怖,但浑身都是肉,绝对足够缓冲摔倒而造成的巨大冲击力。
  很棒的“肉垫”!
  努力的想要爬起来继续跑,只是刚站起身,腿却不听使唤的一软,再一次扑倒在地上。
  而这个时候,那名日军曹长已经追到近前,毫不迟疑的举起了手中的刺刀,满目尽是狰狞,刺下!
  而就在这个瞬间,一只大手却突然猛的抓住了他的脚踝。
  下一秒,那具不足一米六、体重却绝对超过七十公斤的身体,就“飞”了起来。
  也不算高,就两米多。
  可如果这具身体是被一只手臂的力量给掀起来的呢?
  在女孩儿恐惧加震惊的目光中,那具身高超过一米八、体重绝对在二百斤以上的“肉垫”就那么直挺挺的从地上“弹”了起来。
  诈尸了?
  下一刻,一道雪亮的光芒乍现。
  “噗!”
  “哗啦!”
  一声闷响过后,半空中的那个日军曹长的肚皮被横着划开,鲜血混合着内脏一股脑的掉落下来。
  “啊!”
  女孩儿的一声尖叫刚出口,就被那个浑身浴血还在滴答往下滴着暗红色液体犹如恶魔般地家伙猛然回头,生生给瞪了回去。
  那两道目光中,饱含凶戾,就算女兵看到他右臂上的白布条和他手上的大砍刀知道他是战友,此时也禁不住浑身寒气直冒。
  不过,在满满的凶戾中,女兵以女人特有的直觉,竟然还奇迹般地感觉到一丝丝怜惜。
  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尽在这冰冷的眼神中,很矛盾,却奇迹般地给她一种安全感。
  或许,因他是中国之军吧!
  “你是,记者?”刘浪挥起满是血污的衣袖有些徒劳的擦拭脸上还在流淌的鲜血一边问道。
  “是的,长官!”女兵看看刘浪的上尉领章,有些弱弱的回答。
  “离开这里,下次不一定会有这样的好运气。”胖子语气平静的甩出一句话,提着一把环首大刀转身就准备离开。
  “我不!我是记者,也是军人!”女孩儿对着刘浪宽厚的背影低声却坚定的说。“我不会当逃兵的。”
  这句话,似乎是说给胖子听的,但更像是说给她自己听的。
  “想死,没人拦你!”胖子没有回头,冷冷的回了一句,继续向前走。“不过,我还是建议你最好滚远点儿,别让士兵们看见你死在鬼子的刺刀下。如果因为你死,他们发狂导致更大的伤亡,那还不如我先杀了你。”
  刚刚被日军追杀,女兵没有哭,被刘浪这么冷酷无情的一骂,却是热泪滚滚而下。
  显然,她不怕死,却怕被人轻视,尤其是被自己人。
  但她依然没有走,继续跟在刘浪身后。
  刘浪微微叹息!
  这个时代的女人,都这么倔强的吗?
  虽然他说的冷酷,但他还真不能拿这个随军女记者如何,只是在心里默默吐槽这场夜袭战指挥官的愚蠢。
  他不知道如果这名身着军装的女记者如果被日军杀死甚至俘获,会对士气造成极大的影响吗?
  刘浪没有歧视女性的意思,但这是事实,没有任何男人会愿意看见自己这一方的女性被敌方蹂躏。
  而在战场上没有足够的冷静,往往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或许因为这个女记者的生死,现在战场上的中国官兵们会付出更大的伤亡。
  看着刘浪越走越远,小记者虽然依旧在默默流泪,但眼中依旧闪过一丝坚定,迈步朝前方的刘浪追了过去。
  这会儿,脚下生风、大踏步向那边杀声震天战场上冲去的刘浪,脑中也在程序式的整理这具身体留给他的记忆。
  除了对眼前这场正在进行的战斗的记忆之外,还有关于这具身体“原主”的相关资料。
  不出意外,根据身体素质,这货就是个关系户。
  刘浪,二十二岁,山西太原人,祖籍阳泉平定。
  父亲刘平八,原是一名土财主,说白了,就是有地有钱。
  但这位心思很灵活,不甘心只在阳泉一地发展。
  刘平八还开始经商,并于五年前把市场拓展到了太原,同时还托人找关系的跟阎老西儿搭上了那么一点儿关系。
  至于具体是啥关系,老阎与其说他是大军阀,不如说他是个大商人,本来穷得掉渣的山西被他经营的成了此时中国排名前五的经济实体。
  想搭关系,不外乎我负责搞钱,你负责罩着我,互利互惠,传说中的“双赢”嘛!
  作为一个地地道道靠打拼混起来的地主老财,刘平八最上火的就是自己那个“地主家的傻儿子”,整天四处厮混,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搅合在一起不说,家里的银洋和粮食被这货偷摸拿出去不少。
  眼瞅着就是个败家子,刘平八咬着后槽牙,要送自己的独生儿子参军!
  做为充分了解老阎的商人,刘平八考虑到如果把儿子送到阎老西儿手底下,那费用……
  货比三家之后,就托人找到了驻守察哈尔的宋中将,只花了二万大洋,就换了一个上尉通信参谋的虚职。
  典型的“物美价廉”!
  刘平八已经打算好了,只要这小子能在部队里混到一点儿战功,到时候他再去找阎老西儿,在太原或是阳泉给儿子弄个县长啥的当当,他老刘家也就算是彻底“支棱”起来了。
  毕竟,在这个动乱的年代,商不及官、官不及军嘛。
  手里有枪有兵,那你就是大爷!
  要不是来自九十年后的刘浪机缘巧合之下接管了这具身体,那这位精于算计的刘平八刘老爷这回可算是彻底赔了。
  而且,是再也回不了本儿的那种。
  地主老财算尽了一切,可没算到日本人的胃口会这么大,刚吞掉东三省就开始打热河的注意,自然也不会算到第29军会上战场。
  要不是刘浪一梦百年,这老刘家就断后了。
  但让刘浪嘴角微微翘起的,可不是自己这位便宜老爹是个地主老财,在未来他想拉队伍跟上红色一代那些伟大的先辈们的脚步有足够的底气。
  而是,做为曾经的又红又专的共和国军人,这一世,他不用那么费事了。
  这位“肥公子”却是早就替刘浪完成了这一夙愿,他接触的那些在土财主看来“不三不四”的,可都是这个时代最有理想的那批人。
  而他自己,更是早已有了那个最为重要的身份-----红色党人。
  也就是说,这一世的刘浪,不光是心未变,身份也未变。
  当然了,最重要的,无论他是谁,都有一颗中国心。
  中国人当前和未来最大的敌人,是外寇,是鬼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