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抗战之不灭军魂 > 第21章 第一篇战地日记 上

  “民国二十二年3月11日,这是个春雨如油后的夜晚,夜空中繁星点点,月光皎洁。
  如果是之前坐于大学教室中的我,我一定会很欣喜,能在民族最为瑰丽的作品之上仰望星空。
  如果是初登记者之职的我,一定会更欣喜,在报纸上写一首诗或是随笔,一定会赢得不少人的夸赞吧!
  可惜,现在的我,不是学生,也不是初登职场的见习记者了。在这个美丽的夜晚,,我作为战地记者,与受命反击日寇的二十九军将士们一起,参加了这场夜袭战。
  我其实很害怕,真的,虽然我表面上很平静,但只有我自己知道,当我看到官兵们投出自己手里的手榴弹炸出的第一团焰火,我的衣物内衬,其实已经湿透了。
  我曾以为自己不会害怕,因为我曾看到那一张张坚毅的面孔整齐列队,他们背上大刀尾环上的红绸,就像是即将在这个春天绽放的映山红,分外美丽。
  我认为,有他们在,我就不会害怕。
  但我错了,正是因为他们,我才会害怕,会恐惧。不是他们不能保护我,而是,我害怕看见他们死去,我恐惧看到他们一个个倒下,从此再不会起来。
  我知道,我的心,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坚韧。
  可我,必须得坚韧。
  因为,死亡在这里,已经成为平常。
  我如果不坚强一些,又如何将这里的事情告诉你们,告诉你们这些正在被我们的英雄们保卫的同胞们。
  是的,我称呼他们为英雄,我想,他们值得这个称呼。
  亲爱的同胞们,你们或许此时正在为这次喜峰口大捷而欢呼,为第29军官兵歼灭了700余日寇而欢呼,但请你们在欢呼之余,为这次战斗中牺牲的600余官兵们默哀三分钟。
  我不知道他们任何人的名字,但却想写写他们的故事。
  我曾见到一名年轻士兵的遗体,他已经死去,但他的双手依旧牢牢的握着插在他胸膛上的日军步枪。
  他的身前,倒伏着一名失去了武器的日寇尸体。
  我虽然没有亲眼见到他战斗的过程,但我开始是想,他或许是不想死的吧!我从他没有闭上的眼睛里,看到了对生的希冀,可他依旧选择了死亡,用自己的胸膛当成了盾牌,用自己的双手锁住了日寇的刀枪。
  那一瞬间,我明白了,他的希冀不是想让自己活下去,而是,想让他的战友活着,唯有这样,他的战友才能顺利击毙日寇。
  但我的心却是颤抖着的,年轻士兵的心愿并没有完全达成,十米外,另一名中国士兵的遗体倒伏,在杀死那名日军后,这个战士,也牺牲了,牺牲在另外一场搏杀中。
  这样的场景,在战场上随处可见,他们牺牲了,我却要履行我的职责,记录下他们死亡的瞬间。
  我依旧害怕我依旧恐惧,我希望这样的场面少一点,但事实是残酷的,战场更残酷。
  哪怕日寇被歼灭的越来越多,胜利的天平已经在向我中华儿郎倾斜,可我的心,却是越来越疼,疼的让我几乎无法呼吸。
  这种脆弱的感觉,直到我看到了另一幅画面。
  那是一名旗手,手持着军旗的士兵,应该是旗手吧!
  请原谅我这个初登战场战地记者的傻,除了军衔,军队编制我不是太懂。
  可我也无法询问他是不是旗手,因为,他已经死去。
  军旗就死死的插在那块高地肥沃的泥土里,而他,死死的扶着军旗旗杆,他扶的是那样的紧,以至于他其实已经死去,依旧和他的旗一起,站在那里。
  站在胜利已经来临的曙光里。
  他的头,垂着,他的身躯和战旗的旗杆呈现一个“人”字型。
  山风微抚,战旗的一角轻轻抚过他年轻而苍白的脸。
  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副画面,或许只有一句话能送给这名旗手,也送给在这个战场上牺牲的中国官兵:为什么战旗美如画,英雄的鲜血染红了它。
  我一直觉得我是个不算太坚强的人,我一直牢固的会认为经历过这场战场后,我会做很久的噩梦。但当我写下这篇文字的时候,已经是十几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中间因为极度的疲惫,我曾经闭上眼小憩,但我的梦中却没有恐惧,我的梦里出现了这面鲜红的战旗,它让我无比安心。
  我不再害怕面对死亡也不会再恐惧死亡,不是因为麻木,而是因为我知道,我有这样一群英雄的士兵,英雄的人在保护着。
  我其实也想问问他们,问问他们是怎样想的,或者说他们怕不怕。
  黎明来临的时候,我们已经胜利了,所有敢死队士兵撤回长城阵地,我碰到一个蹲在战壕中休息、抽着烟卷的老兵,他的确很老了,看他的皱纹比我父亲还要深的多。
  他没有佩戴军衔,我无法知道他的职位,所以我只能称呼他老兵。
  老兵听完我有些幼稚的问题,龇着牙笑了半天,常年吸烟的牙有些黄,加上他好像一个多月都没刮过的胡子显得很落魄,我想他这若是被他的长官碰见,他一定会倒霉的,尤其是他在用那种表情看着我笑的时候。
  ‘怕个吊啊!怕了小鬼子就不来了吗?自然得是该睡睡,该吃吃,吃饱喝足睡好觉等小鬼子来干死他个狗日的。’
  这是老兵的原话,但请大家原谅我不知道那个diao字该怎么写,应该是个很粗鲁的字眼吧!
  还从来没人这么粗鲁的在我面前讲话,换成以前的我应该起身就走,根本不会和他再说第二句话。
  可是我没有,哪怕我在那个仪表不整言语粗鲁的老兵眼睛里看到了很多东西.
  他看着我的时候有对女人的渴望,请相信我做为一个女性的直觉;也有对我做为记者、一个文化人应有的尊敬,但惟独没有恐惧。
  不是对我,是我问他对数倍于我的日寇害不害怕的时候,他的眼神很坦然,就像他眼睛时不时看向我胸部那样坦然。
  在那一刻,我终于知道哪些年轻的士兵们为什么能那样勇敢的战斗。
  是的,他们不是不害怕,只是,害怕无用。
  多么简单的道理。
  既是没用的事儿,还去想它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