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抗战之不灭军魂 > 第38章 第一道军令

  不愧是能混到中将的人,虽然他没在现场,只是师部副官在109旅指挥部默默观察远超大部分人想象的报道考核的画面,顺带提了一下明大记者正在现场奋笔疾书,他就想到了后果。
  别看明毓不提刀枪,但文人的笔,却是比刀枪更锋利的东西。
  刀枪,最多也只能要人的命,可文人的一杆笔,却能诛心。笔锋稍稍一转,就能把你钉上历史的耻辱柱,遗臭万年不说还连累后人遭殃。就像至今还跪在岳武穆坟前的秦桧那两口子,虽然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没有那位帝皇的命令,十个秦桧也杀不了那位领兵十万的镇国大将,但经过文人的笔一渲染,所有的锅都背这个大奸臣身上了,历经千年那,他家那个后人敢说自己的祖先是他?普通人的口水都能淹死他。而赵家人,却是照样过得挺滋润。
  这就是笔杆子的力量。
  而明毓呢,现在可也不是普通的记者,那两篇战地日记一出,全国闻名,不知有多少人在等着她的战地日记继续更新呢!她若是说谁英勇,那谁就是英雄,说谁渣渣,那恐怕中将的军衔也不好使。
  别看她的报道里写牺牲之兵,写残兵,写孤独的老兵,唯独对刘浪这位立下大功的抗日英雄一字不提,何大头这种直肠子的家伙知道后一直愤愤然想说她忘了刘浪的救命之恩,但在陆军中将这一层级的人来看,其实是一种变相的保护。
  在这样的战场上,给人带上荣耀的光环固然很光彩,但英雄的桂冠一旦戴上,想取下来可就难了。那也就意味着,别人不敢去的,你得去,别人不敢做的,你也得去,别人不想死的,你还得去。
  这个时候把刘浪捧的高高的,战死的几率绝对大于百分之九十,但若是战后再写,效果可就不一样了。
  明毓,别看在战场上挺倔,不畏生死像个傻妞一样给刘浪找麻烦,但其实很聪慧。
  而这一切,又怎么可能逃过老冯这种人老成精的老狐狸的观察?
  能这样对刘浪,如果老冯战后打了刘浪的脸,大记者不给某中将在小本本上记上一笔,老冯都敢跟她姓。而且,老冯甚至敢断定,刘浪那个腹黑的家伙,就是看着明大记者在,才专门这么说的,他也知道,自己咬着牙也得把这事儿给应下来。
  不过,虽然被刘浪小小的算计了一把,但老冯却意外的没觉得自己有多不爽。因为,刘浪升少校的事已经铁板钉钉,他根本不是为自己要官,而是为的跟随他一起去赴死的官兵们。
  当然,更重要的是,若是真炸了日军的火炮,这样的大功,自然配得上这样的奖赏,若是不给,那才显得小气。
  这,或许是活了近40年的陆军中将第一次心平气和的接受被人算计这档子事儿吧!
  陆军中将也应该感谢自己的人生智慧,明毓本来正在自己的小本本上热血澎湃记录眼前一幕:3月14日午后3时,由37师师部任命的“决死队”上尉刘队长发出召集令,请原谅我现在不能写出他的名字,甚至,这段战地日记将会在许久以后才能和大家见面。
  因为,在战时,这些军队编制调动和军官军衔以及姓名都是保密的,以防止被日寇利用而得知我军兵力部署。
  这次任务秘密而艰险,或许能活着回来的几率少于百分之十,而这还是我猜测的,所以也才有了“决死队”之名。不过报名却是全凭自愿,但令我意外的是,四个步兵团,来报名参加考核的官兵,绝不会少于一个满编步兵团,甚至还要多上几百人。
  看着黑压压一片,在山坡上以各自步兵团为单位自动列成一排排,站得犹如青松一般的官兵们。
  那一刻,我的眼眶是真的湿润了。这就是我们华夏的军人,明知赴死,却依旧前赴后继。天略微有些阴沉,他们的脸上也满是战场硝烟留下的烟熏,站在他们面前的我,几乎看不清他们的眉眼。可是,他们身上仿佛有种光,在我的眼里,他们就是这世上最俊朗的男子,没有之一。。。。。。
  正在明毓奋笔疾书之际,师部的命令通过电话打到了109旅旅部,听闻此令的明毓眼里露出兴奋,继续写到:就在官兵们舍身卫国之际,师部长官令也下达了,将对牺牲者予以军衔提升三级,奖大洋20,完成任务归队者军衔提升一级,奖大洋10元之奖励。虽然这个奖励对于他们来说,算不上有多大,但我们还是能够感受到长官们对于官兵的爱护与尊重,我替这些站在这里的军人弟兄们谢谢他们。
  请允许我用弟兄来称呼他们,因为我将在这里,等待他们胜利归来。。。。。。
  刘浪也很满意眼前的人数,人来的越多,出现精兵的可能就越高,他要行的是火中取粟,战力不够者只能成为累赘。
  就如同他曾经参加过的特种兵选拔一样,需要的就是能以一敌十,哪怕是一个人,也能在最恶劣最复杂的情况下完成作战任务的强者,坚韧的精神和强悍的战斗力缺一不可。
  那没有丝毫人情可讲,不行就是不行,行就是行,一切用实力来说话。
  从怀里掏出一块精致的怀表看了看,径直对何大头下令:“一个小时已到,带你的老兄弟去山口,让后面再来的人返回,无需理由,不遵从军令者,军法从事!任何人。”
  “那,那如果是团长或者是旅长呢?”何大头呆了呆,终究没说师长两字。
  虽然说他也认为这些大人物不会来,但万一呢?
  “师座手令在此,不管是团长还是旅长,把手令给他们,让他们自己决定。”刘浪拿出一张纸条,丢给何大头。
  “那行!”何大头屁颠屁颠招呼着217团警卫排来的十来个人领命而去。
  。。。。。。
  PS:看书的童靴们要记得投出你们手里的票票啊!阿唐一个萌新,需要你们的支持,我大哥汉唐也说了,你们投票,他的《第一重装》拼命更新,号称每天十万更,当然了,这是我吹牛皮,你们别太当真。
  姗姗来迟的老王差点儿没气吐血。
  狗日的何大头,竟然第一个就挡住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