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抗战之不灭军魂 > 第31章 长官“召见”

  日军虽然和曾经那个时空中相比在犯二,但刘浪却更笃定一件事,不管日军将领有多二,当无法承受的伤亡出现之后,他们一定会重新考虑战术。
  战略,已经不是一个中将甚至大将所能改变的了。仗打到现在,日本陆军大本营是无论付出何种代价都要攻破长城防线的。
  因为,他们要一口吞下热河,那攻进长城进犯平津就是必然的选择,否则,等中国政府调集全国精锐之军支援北方,热河这块肥肉可就没了。
  战略不能改变,那就只能改变战术。分兵罗文峪依旧是他们的首要选择。29军高层更不是傻子,也必然会认识到这其中的变化,曾经的时空中他们都能快速反应,更何况现在他通过冯志安再次谏言呢?
  果然,等到下午,刘浪就被亲自跑过来的王长海通知,命令他去十公里外的军部,那位29军目前最高长官宋上将要见他。
  能得这位召见,自然是有戏了。
  刘浪带着自告奋勇非要给他带路的何大头,带着王长海的一脸忧愁,靠着两人四条大粗腿直奔军部。
  “大头哎!你良的可别给老子惹事啊!”
  老王临走那一嗓子喊的刘浪差点儿都想退货。
  显然,王长海忧愁的不是刘浪,可是自己那位不太省心的警卫班长。
  果然,这货真不是个省心的主,别人进了军部,都是小心翼翼生怕惹事,这位却搞得跟还是自家团部一样,见谁都大大咧咧打招呼。
  最过分的被一位不着军衔的大汉喊住后,径直把刘浪一丢,就跟人家走了,搞得刘浪不得已只能和卫兵自报家门,一层层汇报上去才让他进到军部所在村庄的最核心区。
  后来刘浪才知道,何大头这货之所以和军部里的警卫营官兵熟悉,那是因为他本身就是出身于此,后来同为老乡的王长海当了营长,才找了师长特批从军部警卫营把他调到了自己身边。
  当然,那是后话。现在是刘浪进了军部所在的小院,却是被通知原地等待。
  在院子里站了半小时军姿,刘浪也没见到想象中的29军第一人,反而见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一句“军座忙着开军事会议,委任我找你谈谈!”就让刘浪这次来军部的规格低了一格。
  不过,暂2师师长,陆军中将刘如明,也算是29军高层人物之一了。毕竟29军总共就三个步兵师,除去一个军长两个副军长,这位暂2师师长怎么说也算是排名前六的大人物。
  不过,在37师貌似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的浪胖在这位眼里并不怎么受待见,虽然浪胖也不知其中的原因。
  等刘浪自我介绍完毕,这位陆军中将也只是鼻孔里发出一声冷哼,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刘浪是新上门的女婿,不被老丈人待见。
  吓得浪胖连忙自我检索记忆好半天,确定自己这位本体没和这位闺女发生什么超友谊关系。
  这才没脸没皮的自来熟:
  “刘师长的大名如雷贯耳,职下刘浪做为本家,与有荣焉。”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浪胖都如此“谄媚”了,陆军中将的嘴角抽了抽,脸却也不好老挎着了。
  对这个靠着他老爹花钱买来个上尉军衔的胖子,刘如明其实并没有多少好感。哪怕是当看到这个混子胖子竟然在夜袭白刃战中连砍20名日寇,原本是多了几分好奇和好感后又在看到这货圆滚滚的身躯的那一刻又彻底化为乌有。
  有人天生就不喜欢胖子,尤其是军营中的胖子,陆军中将显然就属于这一款。
  但刘浪这会儿的尊重甚至算是谄媚,那可不是因为这位的中将军衔,而是因为眼前的这支军队,和这支军队的指挥官们在这场被后世称为“热河之战”的指挥官们,各人是非功过不论,至少在这场战争里,他们无愧华夏军人之名。
  29军的前身是西北军,因为在中原大战中战败,残部数万避入山西,因无军费来源,差点儿集体变成乞丐,最后被张少帅收编成立了第29军,并最终驻防察哈尔。
  说第29军的前身恐怕所有人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可成立后的第29军在和日寇的战争中可是威名赫赫。
  先是长城喜峰口和罗文峪之战,穷困潦倒的第29军全军几万人只有山炮野炮十二门,重机枪百挺,每个连轻机枪两挺,就这点轻重装备,日军一个师团轻松秒杀他们,但他们却成为整个长城抗战最大的亮点。
  后来卢沟桥事变,也是第29军打响了抗战的第一枪,向全世界表明了中国人的不屈。
  接下来的徐州会战,血战台儿庄,枣宜会战,常德会战,第29军所部亦证明了他们的战斗精神。
  看完战绩再看他们在整个抗日战争中留在中国人民心底辉煌丰碑上的名字:宋、佟、张、刘、赵、黄。。。。。。你就更知道这支军队为中国人民付出了多么大的牺牲。
  这几位,都是以将军的身份名列抗日战争牺牲名单之上。
  而刘浪眼前的刘如明,也是个牛人,历史上正是在他的指挥下,罗文峪之战率领两个杂牌之中的杂牌步兵团打的日军叫苦连天,他甚至还进行了一次全线反击,将战线向前推进了十几公里。
  若不是防守古北口的中央军大败被日军在长城防线撕开了个大口子,整个长城抗战的结局说不定就此改变也亦可未知。
  “刘上尉,我听冯师长说了你对日军下一步作战计划的推测,我想问你,如果是你,对于可能遭到日军突破口的罗文峪关口,要如何布防?”面色稍雯的陆军中将也没跟刘浪多废话,直截了当的问道。
  刘浪瞬间就明白过来。
  感情,这位宋长官这是安排了个考官对他进行考试啊!
  这也难怪,毕竟他这个“小财神”可是大名鼎鼎,冯志安来举荐,那保不齐就不是在大洋的“影响”之下。
  所以,宋长官才会安排这位刘师长对他进行“考核”,
  刘浪也不废话,拔出腰间的匕首,不露痕迹地扫了一眼身后的第29军军部,径直在地面上画了一幅罗文峪草图:
  “刘师长,日军如果全军进攻罗文裕,那么别说是一个团,就算是两个团、三个团,都不见得能守得住。
  可一旦只是分兵,尤其是不敢派出其主力的情况下,我军如果能在罗文裕、黑锅顶和于家裕三处同时布防,同时罗文裕守军分兵驻防罗文裕口、大毛山口、山楂裕口。。。。。”一整套分析下来,刘如明刘浪不由对刮目相看,这脸色却是和蔼了不知多少。
  胖子不招人爱,但有本事的胖子却是另外一回事了。
  不说刘浪对罗文峪的熟悉,光看刘浪所做的准备,就知道这位可是下了大工夫的。
  因为,就算是他手里,也没有画得如此详细的地图,甚至,那幅地图还是现场纯手绘的。
  “刘长官,如果这次军座能同意让我先前的建议,带一队精兵提前赶往罗文峪山区,日军一旦来犯,我刘浪就用我的项上人头向你保证,一定会减轻步兵兄弟对于防御日寇炮火方面的压力!”这一刻,刘浪脸上的表情无比坚定。
  “好!刘上尉你先回你的驻地,军部若有新的作战计划,冯师长会通知你。”
  “是!长官!”
  听这位如此一说,刘浪知道,考核已经通过,也不废话,冲这位行了个军礼,在这位抬手还礼后就转身离开。